晋州锦衣卫章节柳明月裴慎免费阅读

那一贯清冷中透着一丝沙哑的嗓音,如寒雨中的一束暖阳照在了柳明月心扉。

她仰头看着裴慎,视线有些模糊。

苍白的脸颊上,早已分不清哪里是雨水,哪里是泪水。

“裴慎。”

她第一次,如此认真地唤着他的名字,“带我回家,可好?”回家,回到那个你给我的家。

裴慎看着泪眼摩挲的柳明月,眼底闪过一抹复杂的情绪。

“好。”

他将肩上的披风取下,披在了柳明月身上,再与她并肩而行。

雨伞倾斜,淅沥的雨水淋湿了他的半边身躯。

锦绣苑。

柳明月躺在床榻上,盖着厚厚的被子依旧浑身颤抖。

“你发烧了,我去找大夫。”

裴慎给她掖好被角便要起身。

柳明月拉住了他的手腕,眼底带着恳求:“不要。”

她不想让裴慎知道自己中毒已久的事。

“抱抱我,求你。”

她紧紧攥着裴慎的手,好似拉着唯一的救命稻草。

裴慎蹙眉,身形未动。

柳明月看着他,嗓音中的苦涩蔓延成海。

“一次就好,求你……明日我便离开裴府,自此不复相见。”

一字一句,撕扯着咽喉挤出,浸满卑微和痛苦。

裴慎一怔,心头毫无征兆地升起一抹前所未有的沉闷感,让他呼吸压抑。

他伸出手,将那颤抖的女人搂在了怀中。

怀中人,瘦骨嶙峋。

“叩叩叩”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破了温暖一刻。

“大人,晋宁公主来了。”

门外传来管家的声音。

裴慎身形一僵,松开了抱住柳明月的双臂。

柳明月脸色一寸寸发白,有些仓惶地拉住了他的手:“不……裴慎,不要走……”任性无理也好,胡搅蛮缠也罢。

只此一次,求他不要为了那个女人离开自己。

裴慎一根根掰开柳明月冰凉的手指,薄唇吐字如冰。

“早些休息。”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还有再次被关上的房门,柳明月无力的蜷紧了手指。

就好像溺水之人,无论如何都够不到救命浮木时那般绝望。

书房。

裴慎对江知诩行了拱手礼:“锦衣卫指挥使裴慎,见过公主。”

江知诩看着他,眼底闪过一抹哀怨:“你我非要这般生分?”“君臣之礼不可乱,不知公主深夜到访有何事。”

裴慎语气平淡无冷意,却字字透着疏离。

江知诩神情带着愠色:“再过几日你便是我的驸马,柳明月为何还住在你府上?”“答应过公主的,臣自会做到。

贤妃寿辰之前,臣定会让她离开。”

裴慎说道。

裴慎这幅样子,让江知诩心情更为恼怒。

“你我志同道合,办案配合默契,结为夫妻应是喜上眉梢之事,为何你一脸不情愿?”她语气透着咄咄逼人之意。

裴慎神色毫无畏惧之意:“臣从不将公私之事混为一谈。”

江知诩不甘心追问:“你若对我无意,那日为何在歹人手中拼死救我,并为我挡剑?!”裴慎眼神坦然:“锦衣卫与六扇门,同为兄弟。

守护每个人,是臣的职责。”

江知诩眼底闪过错愕:“我心许你,你竟只把我当兄弟……”她怆然笑出了声,画着精致妆容的眼眸浮现一丝扭曲。

“即是如此,那本公主便打开天窗说亮话。”

江知诩深吸一口气,看向裴慎的神情透着一丝狠戾,“父皇密旨,锦衣卫指挥使听命。”

裴慎瞳眸微缩,有些僵硬地跪了下来。

江知诩看着他,一字一顿道:“晋州县令柳恒通敌叛国,诛全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