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小说军婚小叔我们结婚吧免费阅读

谁不知那白洛洛是他们首长的心头肉,拿着一个路人跟她做比较,那就是找死。

“一、一点都不像,我胡说的,哈哈,白小姐那风姿,岂是那群草囊饭袋相提并论的,哈哈……”

西装男笑到最后,冷汗都出来了。

他这是抽了什么风,竟然敢拿白洛洛和那些庸脂俗粉比,难怪顾沐寻不乐意的。

“滚出去。”

几乎话音落地,几个人连给西装男求情都不敢,纷纷离开了包厢。

房间没有开灯,只投射进走廊昏暗的灯光,男人坐在沙发上,单手只着头,姿态慵懒却让人不寒而栗。

顾轩站在一侧,就听男人手中酒杯被捏碎的声音。

“查!”

黑暗中,男人唰的一下起身,墨瞳在暗夜中让人辨不清其中情绪。

……

“死女人,一走就是五年,连个信息都不给我发,你是想担心是我,是不!”

杂乱的房间内,向小美一边收拾屋子,一边对着自己最好的朋友狠狠吐槽。

当年这小妮子一声不响的就怀了孕,还让她买了机票逃跑,到了国外更是直接失联彻底找不到人,害的她足足担心了五年。

“这不就回来了么。”

白洛洛坐在一旁捧着瓜子,一双墨瞳时不时的观察四周。

五年了,这里还是和过去没有什么区别啊,就连陈设都没有变过分毫。

向小美一个白眼就翻了过去。

“你知道当年顾沐寻找你找成什么样了么?他还把我和那个警卫……算了,反正多亏我聪明机智灵机一动,马上就把他给骗了过去,嘿嘿!”

“很好。”

一道冷厉的男声在房间内突兀的响起。

白洛洛只觉得后背一凌,整个人僵在了原地。

“握草……”

向小美吓的差点把手里的被单给扔出去。

他们是怎么进来的!

“向小姐,请你先出去一下。”

顾轩快步走到了她的面前,刚开口,就不由分说的直接将向小美一把扛出了房间。

只留下向小美渐渐消失的声音。

“你妹……你给我撒开…啊…”

望着远去的的背影,白洛洛缩了缩肩膀,刚想开溜,没走两步,手臂就被一股巨力拽住,下一秒,整个人被推至墙上,控制在了男人和墙壁之间。

白洛洛猛地咽了口口水,抬起头,就听见男人那用性感的烟嗓低沉有力的缓缓道。

“洛洛,你长本事了。”

五年后,她再度听到这个男人的声音,依旧那般低哑动听,可却没了往日的温柔。

空气仿佛被瞬间挤压干净,白洛洛只觉得就连呼吸都变的困难。

房间本就狭小,此时男人就立在自己身前,接近190的身躯,让她逃无可逃。

可想到他那般决绝冷漠的让她打掉了孩子,安排她和其他男人结婚,她还是强忍着心中的思念,抬起头对上男人那深邃的仿若星辰一般的眸子道。

“对不起,你认错人了,我不认识你说的什么洛洛,我、啊……”

尖叫声不等说落下半拍,她的下巴已经被男人一把捏起,凉薄的唇随之狠狠落下,堵住了她全部的惊诧。

男人的吻几近带着暴风雨一般的疯狂,惩罚一般的在女人身上留下烙印,掠夺她所有的呼吸。

以至于离开的时候,白洛洛觉得自己连呼吸都不能了,她猛地推开男人,几乎是控制不住的吼道。

“顾沐寻,我现在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了,你还来找我做什么!”

当年是他要打掉她们的孩子逼着她没有选择的离开,这次又来吻她,这算什么。

男人漆黑的墨瞳冷冷的看着她,眸光中的寒意像是要穿透女人一般。

“你觉得我在这里是要做什么?”

顾沐寻目光落到一旁床上熟睡的小包子身上。

“这个孩子是谁的?”

男人唇角扬起一抹冷厉的弧度,而睡梦中的小包子砸吧砸吧了嘴,又翻了个身,小小的身体十足憨态可掬,只有那张脸,竟是和男人惊人的相似。

白洛洛的脸瞬时白了又白,她努力想要平复情绪。

“是谁的都与你无关。”

“我的孩子,你说跟我没关系?”

空气仿佛都凝结住,女一抬头便撞上男人审视的目光,好不容易建起的防线瞬间坍塌,她抖了抖唇,故作不屑的道。

“谁说那是你的?那是我和其他人的孩子!”

一句话落,空气瞬间陷入一片沉寂。

男人的眸光骤然转凉,周身的气场近乎达到骇人的程度。

“白洛洛!”

他一字一句的喊她,眸光凌冽的近乎要吃人。

她的心骤然一抖,可下一秒,又重新挺直了身板和他对视,明明当初要她打掉孩子的是他,她凭什么要怕!

只是身体的反应比思想更直接,男人的逼近让白洛洛下意识的往后一缩,整个人不等缩到墙角,就被人一把揽住了腰。

“你干什么,你放开……啊!”

不等尖叫声响起,白洛洛整个人便已经被人一把拦腰抱起。

“顾沐寻,你这个疯子!放开我!孩子不是你的!你想做什么!”

被扛着的女人拼命的伸手去打男人,可那她拼尽全力的拳头在男人看来却像是打在棉花上一般,没有任何的反应。

“这是刚刚做的亲子坚定报告。”

一张报告单甩在她的身上,军改车内,男人眸色冰凉盯着许久不见的女人,墨瞳在霓虹下闪着诡谲的光,让人分不清是喜,是怒。

白洛洛下意识的瑟缩一下,同他在一起的十年光阴,她从未见他这样认真的样子。

是以,眼泪也瞬间溢满眼眶。

明明是他不要自己,还要打掉孩子,现在做这些算什么。

白洛洛怄气的别过头看向窗外,再不做声。

车内,一直佯装熟睡的小包子此刻正偷偷的掀开了一只眼睛打量着这一切。

刚刚他可是亲眼看到这个叔叔用嘴巴堵住妈咪的嘴巴的,虽然听不懂他们在说些什么,可是老师说过,只有喜欢一个人才会用嘴巴去堵别人的嘴巴。

而且这个叔叔长的还和自己很像,同样帅帅的,他很喜欢。

一直操心了这么久的妈咪的终身大事,看来有着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