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偏执欲桃禾枝在线阅读-他的偏执欲全文免费阅读

乔臻从沙发上站起身,拿着手机就去了隔壁。

韩斯衡依旧是一个人在家。

他发完信息就在沙发上等着,果然听到了熟悉的敲门声。

打开门让她进来,乔臻晃了晃手里的手机,试探性地问,“你没开玩笑吧?”

韩斯衡默默掏出自己的手机,将查询录取结果的页面打开给乔臻看。

乔臻看了一眼,不可置信地说:“你疯啦!”

“你这么高的分报S大干嘛?!那天不是让你和老师好好聊聊的吗?”乔臻的脸上露出一丝困惑,“难道老师说你的分数不够报计算机吗?”

“我不想去B市。”韩斯衡静静地看着她。

她的眼睛睁圆,嘴巴因为惊讶微张,轻轻“啊”了一声。

“就因为这个?”乔臻皱眉,难以理解。

“B市离我们这是远了一点,但是……但是……但是这也没什么啊!”

和前途比起来,这些根本不值一提。

“我不去。”韩斯衡抿唇,语气里有一丝执拗。

乔臻知道他脾气倔,小时候不管被揍得多惨都不肯开口向韩母求饶。他做的决定更是没有更改的例外。

她叹口气,“那我不管你了,你自己的人生你自己负责。”

说完,她转身就要出门。

“不行。”

身后却传来韩斯衡压低的声音。

乔臻转头,不明所以。

韩斯衡乌沉沉的眸子盯着她,眼神里带着几分固执。

“我要去S大了,你得管着我。”

他认真地纠正她的话。

*

8月,T市正式通了地铁1号线。

他们两人在一个学校,身为学姐加邻居,乔臻自然是会照顾一下他的。

乔臻家离1号线地铁站只要步行5分钟,她决定开学的时候和韩斯衡一起坐高铁去S市。

有了韩斯衡结伴,乔臻父母总算放弃了送女儿去车站的想法。

两人一人带着一个行李箱,上午从家里出发去了S市。

差不多中午时分,他们就到了S市。

在高铁站解决好午饭,乔臻带着韩斯衡坐上了去S大的地铁,忽略了站内迎新生的校友。

到了学校,乔臻把韩斯衡送到宿舍楼下,叮嘱了几句就回自己宿舍了,准备等他办好手续再一起吃饭。

韩斯衡点头,他把行李放到宿舍,接着办手续,领东西,收拾宿舍。他一个人惯了,做起这些事来紧紧有条。

乔臻是宿舍里第一个到学校的。

她简单打扫了一个假期没人住的宿舍,然后在微信群“小仙女驻S大基地405”里发了消息。

【乔臻:我到学校啦。你们什么时候来啊?】

这微信群是乔臻的舍友宁语檬建的,她和乔臻是同一个省的,平时共同话题也多,是个网瘾八卦少女。

【一只柠檬:我马上就到!等我!】

【燕子:我大概要到晚上了。】

【单凝:我说你们都到那么早干吗啊?我明天再来。】

另外两个舍友分别是何秋燕和陆单凝。她们几个都是S大会计专业的大二生。

乔臻笑笑,陆单凝家就住在S市,一般不到最后一天是不会来学校报道的。

【一只柠檬:对了小臻臻,我们的章鱼学长有没有来接你啊阴险阴险】

乔臻无奈,回了一个“没有”。

章俞是金融系的学生,比乔臻大一届,是学院学生会的副主席。乔臻大一的时候参加了学院的学生会,就这么认识了他。

他前几天是问过乔臻什么时候来学校,他去高铁站接她。

可是乔臻是要和韩斯衡一起来的,不好意思让他来接,于是拒绝了他。

【一只柠檬:唉,照章鱼学长这作风,什么时候才能追到你啊?】

【乔臻:他没有追我吧,不要乱讲。】

【一只柠檬:左哼哼右哼哼】

章俞隔三差五地会发微信给乔臻,舍友都说他是在追她。可乔臻还有些不确定,这就是追吗?应该算是在相互了解中吧。

乔臻宿舍4个人都是单身,可只有她和燕子是从没谈过恋爱的。

高中的时候,乔臻也收到过同学的示好。

可韩斯衡那小子不知道是怎么知道的,每次她有点春心萌动的时候,他总会在旁边恶狠狠地警告:“你不许早恋!不然我就告诉叔叔阿姨。”

乔臻的父母是明令禁止她在高中谈恋爱的,她自然是不敢违禁。

这么几次下来,乔臻彻底断了那点想法,一心学习。没想到她后来竟然逆袭到了S大。这么想来,她还是要感谢韩斯衡的。

两天后,新生的报道彻底结束了。

乔臻大一的时候申请了班级辅导员,需要带下一届的新生们熟悉环境。所以这几天她都在忙着自己班里新生的事情。

等她和班里新生熟悉了后,一年一度的新生军训也开始了。

S大的军训是按院系分的,商学院的阵营在校北区操场。

军训第一天,乔臻上完课和舍友一起回宿舍。

路过操场的时候,响亮的口号声不断传来,宁语檬看着大片大片的迷彩服,忍不住感叹:“今年的新生运气好好,天气都不怎么热。哪像我们啊,晒得我黑了8个度。”

乔臻笑,“哪有这么夸张。”

“哼,晒不黑的人没有资格说话。”宁语檬不满,她最羡慕的就是乔臻的皮肤,像牛奶一样,还不容易晒黑。

“诶,臻臻,今年的教官帅不帅,有没有好看的小哥哥?”宁语檬突然问道。

“没注意,带着帽子都差不多吧。”教官们的皮肤都黑,帽子常常压很低,她压根就看不出来谁是谁。

“不行不行,我跟你一起去操场看看。我觉得兵哥哥最帅了。”宁语檬兴奋起来,压着乔臻的肩膀往操场走去。

乔臻带着宁语檬走到自己带的新生阵营那里。会计系女多男少,大概3比1的比例。她们到那里的时候,正好教官宣布了原地放松。

方阵里的小姑娘瞬间软了下来,擦汗的擦汗,捶肩的捶肩。

有窃窃私语传来,“计算机”的字眼落在了乔臻的耳朵里。

计算机系也在这里?

乔臻向旁边的方阵看了看,发现自己原来的想法是错误的。

不是分不清谁是谁,只是长得还不够显眼罢了。

她一眼就看到了旁边正在后排立正的韩斯衡。

“我的天,我发现了一个巨帅的学弟。和你一样白!”旁边的宁语檬惊叫出声,“快快,我们往旁边走两步。走近点看。”

计算机系的男生比女生多,韩斯衡因为身高的原因站在最后一排。同样的迷彩服,穿在他的身上就多了一份好看。

他戴着帽子,刘海被压在了眉毛处,没有一丝邋遢感,反而突显了他漂亮的眉眼。他皮肤白,在旁边男生的衬托下有种鹤立鸡群的感觉。

像谁呢?

乔臻不自觉盯着他发起了呆。

“像流川枫!有没有?!”旁边的宁语檬突然拉着乔臻小声说道,“除了刘海没那么长,但脸型五官和气质真的很像啊。哇!不知道他会不会打篮球。会的话就更像了,简直帅呆了!”

“会。”乔臻小声说了句。

但滔滔不绝中的宁语檬并没有听到。

流川枫?像吗?

乔臻小时候痴迷过灌篮高手,她不喜欢樱木,和女主角一样喜欢流川枫。

她看着韩斯衡的脸,思绪飘到了动画片上。

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韩斯衡原本白净的脸上已经染上了一抹不正常的红。

嗯?太热了吗?

紧接着,她就发现韩斯衡的眼神老是往自己这里飘。

她发现了,教官自然也发现了。

“4排5列那个!你往哪看?!再看出列!”教官的声音很大。

“哎呀,教官真是的,对帅哥宽容一点嘛!”宁语檬在一旁絮絮叨叨。

乔臻紧张,盯着韩斯衡怕他又出什么幺蛾子。

可惜,怕什么来什么。

当韩斯衡的目光不自觉又往乔臻这里飘了过来。

乔臻:“……”

“你!出列!”教官忍不住了。

韩斯衡乖乖叫了声“到”出了列。

“100个深蹲!做!”

韩斯衡也不含糊,立刻双脚打开与肩宽,双手抱头做了起来。

“看到没有?再有东张西望的人也出来和他一起做!”教官围着方阵走了一圈,警示其他人。

乔臻拉拉宁语檬,“我们还是走吧。”

她怕自己呆在这儿,他还会被罚。

吃完晚饭,乔臻估摸着军训结束了,给韩斯衡发了条微信。

【臻臻:腿酸不酸?军训不可以东张西望,好好听教官话。】

韩斯衡过了很久才回复。

【斯衡:你怎么走了?】

【臻臻:怕你乱看呀。】

【斯衡:你看我,我忍不住。】

乔臻吸了口气,这是在倒打一耙吧?

好,那她不看他就是了。

第二天,乔臻去操场的时候目不斜视。只将注意力集中在自己学院的方阵。

晚上,她在宿舍收到了韩斯衡的微信。

【斯衡:我今天被罚了。】

【臻臻:你怎么了?】

【斯衡:你今天没有看我。】

刚看到这句话,乔臻就能想象出他说话时的模样,一定是嘴唇微抿,语气里带着三分质问和七分委屈。

真拿他没办法,乔臻还是耐着性子解释。

【臻臻:我是怕你又被罚啊。】

【斯衡:可我看你的时候被教官发现了。】

昨天在操场看到她,他开心极了。感觉到她在看自己的时候,他紧张又兴奋,还有一丝抑制不住的羞涩。就算被教官罚,他也是乐意的。

可今天,她一直站在会计系那里,动也不动,连一个眼神都吝啬给他。他趁着走步和转身的间隙忍不住偷瞄了好几次,她却毫不知觉。

后来,她甚至和旁边的班导聊起了天。

有那么多话好说吗?

她直到离开都没有看他一眼。他气,看她背影的时候不小心又被教官抓住了,被罚跑1了千米。

【臻臻:!不是让你不要东张西望吗?】

【臻臻:我明天不去了。你也别找我,好好军训。乖乖听教官话。】

【斯衡:不要。】

乔臻将手机放在桌上,一手撑着侧脸微微叹气,没想好要怎么回复。

那头的人却像是慌了似的,接二连三地发消息过来,手机的提示音响个不停。

【斯衡:不行,你来。】

【斯衡:我错了。以后不乱看了。】

【斯衡:我保证好好军训,不被罚了。】

【斯衡:好不好?】

【斯衡:你来。】

【斯衡:来。】

乔臻知道他的脾气,如果自己不答应,他估计马上就要楼下来找自己了。

【臻臻:你乖乖听话,我就正常过去。但不一定每天会去,有空的时候我会去的。】

隔了几分钟,韩斯衡回复了。

【斯衡:我保证听你的话。你不要不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