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一凡墨寒太太你又不乖了全文全章节顾一凡小说阅读

宝鑫的负责人姓裴, 叫裴丽馨。她的丈夫叫墨勋华,按照辈分来算,是墨寒的叔公。

顾一凡一行人到的时候, 墨勋华并不在宝鑫, 只有裴丽馨在。

宝鑫的大楼修得相当气派,不是如墨氏一样仿佛通天入云。而是修得相当宽阔, 占地面积广,乍一看,仿佛某个ZF部门。

等进了门,陈于瑾的助手出示了一张工作证。

前台小姐立刻就带着他们上了楼。

他们想要私下来访不现实。

陈于瑾、简昌明,都是相当出名的面孔。就连顾一凡,这几天也因为上了热搜,而渐渐拥有了知名度。

电梯门打开。

顾一凡先一步走了出去, 一眼就看见了等在那里的中年女人。

女人四十来岁,烫着时髦的卷发,穿的是的高级成衣。只是她的审美似乎不太好, 这套衣服选得并不适合她。上面大团的印花, 和过分宽阔的腰身, 像是要把她吃进衣服里一样。

女人的身后还跟了一排的人,都是这里的高层或者秘书一样的人物。

女人笑着疾步迎了上来,却是径直越过了顾一凡, 直直停在了陈于瑾和简昌明的面前:“陈总!还有这位, 这不是简先生吗?简先生怎么来了?实在是蓬荜生辉。”

顾一凡慢吞吞地掀了掀眼皮, 看向了女人身后跟着的那些人。

那些人也都在第一眼的惊艳后,纷纷迎上了陈于瑾和简昌明。这两位才是要紧的大人物。一个是墨寒的喉舌, 一个是简家的家主……都能决定他们在一个行业里的生死啊。

“裴总好。”陈于瑾微笑着道:“太太想过来看一看。”

这是他和顾一凡彼此默认好的说辞。

裴丽馨脸上生疏又客气的笑容, 一下变得亲切了许多。

“原来是太太想过来看看啊。”裴丽馨转头看向了顾一凡。

其他人也才纷纷跟着和顾一凡打了招呼:“墨太太。”

顾一凡显得姿态冷淡, 连正眼都没有正眼看裴丽馨。

裴丽馨早就听闻过她刁蛮的名声,也不觉得奇怪。只是心底多少有点不爽。

裴丽馨重新扬起笑容,说:“太太来这里看什么?这里可不是制造化妆品、首饰和女士服装的地方……”

语气明显带着一点对顾一凡的讽刺。

讥讽她只懂化妆打扮这些东西,跑来这里凑什么热闹。

顾一凡面上丝毫没有怒色,她眉眼冷淡,有种与生俱来又理所应当的高傲与轻慢,她问:“这是墨家的产业吗?”

裴丽馨的表情变了变。有种被对方的傲气牢牢压制住的感觉。

“……当然,当然是墨家的产业。”裴丽馨笑了下。

“那我是谁?”

“墨……墨寒,不,墨总的太太。”裴丽馨的表情更僵硬了。

“那我有来这里看的权利吗?”

“……有。”

裴丽馨脸上的笑容已经快维持不住了。

按理说,她算是顾一凡的长辈。

可顾一凡这么一个三连问,问的还是明知故问的问题,这不就是故意踩她的脸消她的气势吗?

“嗯,这就对了。哪怕这里是造军.火的,我哪天想起来要过来看看,我也看得。”顾一凡不急不缓地道。

宝鑫的高层和秘书人员全都不由站直了身体。

这位墨太太,实在太傲慢压人。

但他们不仅没生气,反而一下提高了对顾一凡的态度。

狗眼看人低。

弱者总欺负更弱者。

陈于瑾将这一幕收入眼底,心底讽刺地想道。

等目光落到顾一凡的身上,陈于瑾又忍不住升起了几分激赏的感叹。

……她的确有本事。

顾一凡这番话,听在裴丽馨耳朵里,却是把她心头的怒火与不满一下都激了出来。

她僵着脸,挤出了声音:“是,您说的是。”

“那还愣着作什么?带路啊。”顾一凡淡淡道。

“您想去哪里?”

“有账务记录吗?我要看账务。”

裴丽馨听见这句话,心底一下笑出了声。

心说不好意思,这个你可真看不了。

裴丽馨笑着说:“抱歉,太太。这个随意出示给您的时候,不仅是我们,您也要坐牢的。”

顾一凡皱了下眉,似是有些不耐。

她道:“那你们有什么能给我看的?工程计划书?”

裴丽馨目光一闪。

这顾一凡果然刁蛮得过分,热搜上还夸她有什么豪门太太的气势手腕。依她看,恐怕只有那张脸像豪门太太吧?

这顾一凡真是个麻烦。

“不好意思,这个也不行。”

顾一凡脸色一冷,盯着裴丽馨:“你是不是故意针对我?嗯?这个也不许,那个也不许。现在我要去仓库。马上带我去看。不然……”

裴丽馨听见她的话,心底就笑了。

果然是什么都不懂。

一会儿要看这个,一会儿要看那个。现在用这样的口气,也不过是想挽回自己的面子吧?感情是来这里过太太的瘾来了。

又或者是来清点墨寒的“遗产”来了?

陈于瑾和简昌明,多半也是陪着她过来折腾的,怕她弄坏了墨寒的什么东西。

裴丽馨起了轻视之心。

加上她心底已经讨厌上顾一凡了,就更本能地将顾一凡往蠢处去想。

“好,我带您去。您可别乱来。”裴丽馨说。

陈于瑾顿住脚步:“我和简先生就在这边喝喝茶,太太慢走。”

裴丽馨心说,果然是被迫陪着顾一凡来折腾的。

人压根就没想真和顾一凡来。

裴丽馨立刻带着顾一凡往楼下走。

其余高层则在上面陪着陈于瑾和简昌明闲话,他们都应得漫不经心,心思其实差不多全都到顾一凡身上去了。

看账务。

裴丽馨当然不肯。

那是最重要的东西。

然后是工程计划书。

但这个已经算不得什么多么机密了,里面能暴.露出宝鑫问题的地方并不多,但如果是由陈于瑾和简昌明来审核的话,那就能收获不少了。

于是裴丽馨也拒绝了。

最后是仓库。

陈于瑾和简昌明不能看,但顾一凡能看,她看了又带不走。当然不会暴.露任何问题。

于是,裴丽馨最终答应了。

这是很简单的一种手法。

先提出不可能的要求,再层层递减,提出最后的真实要求,往往比一开始就提出真实要求,要更容易达到目的。

她很聪明。

甚至,好像这样的事,她相当有经验一般……信手拈来。

陈于瑾扣着茶杯,面上笑眯眯,心底却浮动起了一点焦灼。

她独自跟着裴丽馨去仓库,真的没问题吗?

这么多人在这里。

有他和简昌明,最后却让顾一凡去了……陈于瑾心底涌动起了复杂的情绪。

这头简昌明神色淡淡。

几个高层使出浑身解数也讨好不得。

简昌明的目光越过了他们。

……她真是演技一流。

连刚才傲气凌人的模样,都让人再难产生半分的恶感。反而觉得,她仿佛天生就该是尊贵骄傲的。

……

宝鑫究竟麻烦到了什么地步呢?

之前顾一凡特地在万能的网络上,搜查过相关的信息。可相关信息非常少。她是从某个冷门小众爱好者的论坛里,看见了一点只字片语。

到这一刻,顾一凡才大致弄明白,宝鑫究竟是干什么的。

它承接工程。

但承接的不是单纯的建筑一类的工程。

它承接的是来自官家的军工项目。

顾一凡置身仓库里。

仓库占地面积很大,周围摆放着各种集装箱……

顾一凡对墨家究竟有多厉害的认知,又上了一个全新的高度。

两个小时后。

“看够了吗?”裴丽馨问。

顾一凡抬了抬下巴:“嗯,走吧。”

裴丽馨松了口气。

照她这么个走马观花式的看法,恐怕连集装箱上的字都没能看清呢。她看得出来个屁?

大家很快回到了会客厅。

等看见陈于瑾和简昌明在喝茶,顾一凡冷声道:“陈秘书在干什么?我们走了。下面还要去庆和看呢。”

庆和,那是墨氏另一家子公司。

果然是来点“遗产”的吧?

裴丽馨轻蔑心道。

陈于瑾丢开了茶杯,跟上了顾一凡。

顾一凡走了几步,突然扭头说:“简先生就不用一起了吧?”

聪明人和聪明人之间,自然是一点讯息就足够心领神会了。

简昌明淡淡道:“墨寒不在,我得替他护着点墨太太。”

顾一凡冷冷地别过脸,进了电梯。

裴丽馨的猜测全部坐实。

她笑着送走了顾一凡。

这次笑得真情实感极了。

简昌明回到自己的车里。

顾一凡和陈于瑾上了另外的车。

两辆车一块儿行驶了出去,真去了一趟庆和才各自返回。

“裴丽馨不麻烦,躲在后头的老乌龟才麻烦。这个事不解决,墨家这一笔生意就做到头了。”陈于瑾突然开口。

等说完,陈于瑾又陡然意识到,他和顾一凡说这些干什么?

现在的顾一凡是聪明。

但这样的麻烦,也不是她所能解决的。

她也许听完,又要担忧墨氏破产了?

陈于瑾抿了下唇,正犹豫着要不要出声安抚一下顾一凡。然后就看见顾一凡神色平静地应了一声,随即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出去,她说:“我现在过来。”

好像今天的所见所闻,对她没有丝毫的影响。

陈于瑾怔了一秒,然后才重新出声。

“去剧组?”

“嗯。”

陈于瑾不自觉地脱口而出:“我送你?”

“嗯,好啊。”顾一凡应得理所当然。

陈于瑾噎了噎,几秒过后,他露出了一点无奈的笑。哪怕是理所当然的顾一凡,也比过去的顾一凡,要可爱得多。

陈于瑾亲自开车送着顾一凡到了剧组。

而这时候,已经是傍晚七点了。

陈于瑾这才有点后悔,把时间都花这儿了。他这个时候应该还在墨氏大楼里工作才对。

顾一凡下了车,李导就先迎上来了。

他一眼就认出了陈于瑾。

谁能不认识这位墨氏的代言人呢?多少人想要扒上墨氏,可都得先扒上陈总才行啊。

“陈总好。”

“墨太太好。”

打完了招呼。

顾一凡低头看了一眼手机时间,转又头对陈于瑾说:“很晚了,辛苦陈秘书,陈秘书先回去吧。”

她主动提起了很晚。

陈于瑾嘴唇动了动,鬼使神差地说了句:“不急。”

顾一凡听见这句话,也就不再过问了,转而问了李导更详细的情况。

“平谷跳伞都是白天跳,这位大少爷非得晚上跳。他经纪人说是,觉得晚上的平谷更美丽……”李导一边说着,一边摸自己的头。

瞧瞧,自从开拍这个电影。

他都秃了多少了?

“在哪里开始?”顾一凡问。

李导马上找来了工作人员:“这是他们跳伞点的,你带墨太太过去。”

工作人员忙不迭地应了,带着顾一凡徒步往山坡上走。

等到了半山腰,顾一凡看见了一个小房子。

工作人员注意到她的目光,介绍说:“这是咱们穿戴安全设施的地方。”

顾一凡顿住了脚步:“嗯,给我也穿一套。”

“啊?”

一直不近不远跟在后面的陈于瑾,眼皮猛地跳了跳,脱口而出:“你疯了?”

顾一凡却已经推开了小房子的门,走了进去。

陈于瑾用力地抿了下唇。

突然意识到,现在的墨太太,十分的有主见……这一点上,好像比过去的墨太太还难搞。

顾一凡很快换好出来了。

陈于瑾的唇抿得更紧了,一颗心吊了起来。

这不该他来管的。

陈于瑾试图说服自己。

但越是在脑中强调,他反而越是忍不住去想。顾一凡也不应该管墨文嘉的事……她知道有多危险吗?

哪怕遇上天大的事也从来不急不缓的陈秘书,这会儿却陡然间涌起了强烈的焦虑。

“好了。”顾一凡说。

墨文嘉在平谷泡了温泉,睡了一觉才起来换衣服,准备跳伞。

登上直升机后,直升机很快上升到了一定的高度。

美丽的夜空变得触手可及。

夜空下的平谷也变得更加美丽。

直升机的门打开。

墨文嘉知道,教练就坐在他的身后。

墨文嘉闭了下眼,再睁开。

他深吸了一口气。

突然间,背后突然传来一股力道,墨文嘉被一脚踢了下去。

失重感陡然笼罩住了他,心跳瞬间升到顶点。

墨文嘉:“草!”

紧跟着,一只手勒住了他背后的带子,一提。

墨文嘉感觉自己的肩带一紧,仿佛老鹰抓小鸡,而自己是被拎的那只小鸡一样……对方牢牢抓住了他,两个人似乎被绑在了一起。

对方也跳了下来。

他们紧挨着朝平谷落了下去……

降落伞打开。

风凶猛地吹拂着面颊。

墨文嘉艰难地睁开了眼,别过头。

不是本来的黑皮肤的教练。

取而代之的,是进入视线的一点白皙的皮肤。

“顾……雪……仪……”

他的声音被风吹散。

美丽的夜空下。

墨文嘉差点当场心肌梗塞。

她怎么敢!

陈于瑾眯起眼,望向顾一凡的身影——

肆意大胆又过分美丽,如同一只翻飞的蝴蝶。

强烈的视觉冲击之下,陈于瑾的心跳骤然加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