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明歌夜墨云王爷喝药了完整版小说全本阅读

二人正说着话,赵明歌的心口处突然一阵绞痛,她拧眉闷哼了一声,一股冰凉感很快便席卷全身,她脸色瞬间变的苍白。

刚重生到这具身体时她就发现了原主体质阴寒,是天生的至阴之驱,也因此患有寒疾,药力调养皆不可医,该不会是此刻好巧不巧,正赶上这体内的寒疾发作了吧?

夜墨云也注意到了她的不对劲,眯了眯眼:“你这是怎么了?”

赵明歌的额上冷汗密布,难受的说不出话来,只能勉强轻轻摇头示意自己无事。

夜墨云却好像意识到了什么,神色一拧凝,下一秒沉着声吩咐起外头的车夫:“速度加快一些,本王要今早回到王府。”

外头很快便传来车夫老实巴交的一声应是,紧接着吆喝声响起,马车开始疾速移动起来。

王府门口处,刘伯远远的听见动静,赶出来敞开府门迎接,可却被轮椅上夜墨云凝重的神色吓了一跳。

“王爷,这是怎么了,可是出什么事了?”他凑上前去,小心翼翼地问道。

夜墨云微微颔首,没有回头,只沉声道:“找几个丫鬟把王妃扶下马车,送到我房中。”

刘伯因他这奇怪的吩咐而面色一怔,可还来不及细问些什么,夜墨云已被属下推走,他也不敢耽搁,连忙唤了人按着吩咐做事。

赵明歌身上的寒毒正是发作之时,她早在刚刚回府的路上便失去了意识,此刻毫无知觉地倒在床榻上,眉头紧紧拢起,不停地哆嗦着呢喃着些什么。

夜墨云端倪了她片刻,轻叹了口气。

柳如霜死后,为了护住她唯一的女儿,他曾派人在暗中观察了赵明歌数年,自然清楚赵明歌身上的寒疾。

只是过往寒疾只有月圆之日才会发作,且她从未像现在这样痛苦过。

夜墨云的眼神幽暗,里面透着几分淡淡的疑惑。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竟让这毒提前发作?

赵明歌痛苦的呢喃还在耳边徘徊,夜墨云暂时收起心绪,上前了些,大掌覆上她的后背,开始源源不断地输送起内力来。

良久,夜墨云收回了手,脸色有些苍白地轻咳了声,而床榻上的赵明歌已然无恙,眉目舒展开来,却还是无知无觉地熟睡着。

夜墨云瞥了她一眼,没有多打扰,悄声转动轮椅离开了房间。

才刚一出房门,便有黑衣属下迎了上来,满脸的不情愿。

“疏风,谁惹到你了?”他微微挑眉。

被唤作疏风的年轻男人冷哼了一声:“主子,您为何要耗费自身内力来为王妃驱除寒毒,您分明已经……”

话还没说完,就被夜墨云挥手打断。

“本王欠她母亲良多,不过举手之劳,本王岂有坐视不管之理?”

疏风还有些不服气,却到底还是把未说出口的话吞咽回了心中,没有继续同他呛声。

“皇兄传召本王明早入宫。”夜墨云仰头望向远处的天空,神情有些捉摸不透,“盛京怕是要不太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