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我家夫君造反了小说_赵小萌贺白澧全章节阅读

赵小萌气的脸颊鼓鼓的,恶人先告状!

她为什么还不睡,不是他害得吗?

男人都是大猪蹄子,现在听到他的声音都生气!

但也怕现在硬掀开被子,钻进去和阿元睡一块儿,阿元被吵醒了,更不好解释。

赵小萌只好屈服的不动,忽略隔着薄薄的里衣传来的热度,闭眼睡觉!

待她呼吸平稳,真的睡着后,贺白澧猛然睁开眼,硬朗的面容顿时冷峻锐利,眼里也夹着薄薄的寒冰,悄然翻身下床,将小萌身上的被子盖好,才悄无声息的出门。

低矮的院坝外,赫然站着一个头戴斗篷的黑衣人,看不见脸,黑衣人身量不高不低,但是身材看着瘦弱不堪,微微有些佝偻。

贺白澧手背于身后,冷冷的看过去。

黑衣人声音嘶哑,开口像是破烂的锈铜,“贺家满门英烈,贺大人死得冤枉,太子殿下更是死不瞑目,少主,如今九皇子流放宁古塔,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兹以为是什么机会?”

黑衣人停顿片刻,随后压低声音道,“九皇子乃六子之一,命断宁古塔也是皇帝老儿亲手送上来的,也让他尝尝丧子之痛,失去至亲的滋味!”

说着,黑衣人轻微的咳嗽起来,带着恨意。

贺白澧淡淡的笑了下,迎着凌冽的寒风抬眸,整个人看着阴沉又如地狱里爬出来的修罗。

“皇家无亲情,一个被放弃的儿子,弃之敝履,死了,只会如了那人的意,我何苦给他做好事?”贺白澧微微侧眸,“要疼,自然是打在他疼的地方。”

黑衣人一滞,在黑夜中站了半晌,最后身体佝得更厉害,捂着嘴巴咳嗽,“少主说得是,是老朽思虑不周。”

见他咳得厉害,贺白澧叹气,“回去吧,你身体不好,就好好养着。”

黑衣人应了声是,随后身如鬼魅的消失在暗夜里,两人之间的谈话,被风一吹就散,留在茫茫夜色中。

贺白澧回了房,在暖洋洋的炕边站了半晌。

待身上得寒意去除,才轻轻的掀开棉被钻了进去,劲瘦的手臂重新搭在身体软乎乎的小胖子身上。

“唔……好冷啊。”

睡着的女人模糊的轻哼,显得有几分娇气。

贺白澧却唇角一抿,搂着的力度加大,他走了都不知道,还嫌冷?呵……

第二日,赵小萌迷迷糊糊的转醒,打了个哈欠,一睁眼,就看到阿元裹在被子里,眼睛瞪的溜圆,好奇的看着醒过来的自己。

一大一小,两两相望。

“娘亲,你为什么睡在爹爹的被子里?”阿元瘪嘴,不太高兴。

每天娘亲都是和自己睡的,醒来就可以看到娘亲,闻到娘亲身上香香的味道。

今天醒来,只看到墙……

这感觉,不太美妙。

“呃……”赵小萌眨眨眼,“因为爹爹是坏人,晚上从阿元哪儿偷了娘亲。”

阿元慢慢的睁大眼睛,什么?爹爹偷人?

赵小萌从被窝里伸出手,捏了捏阿元的小脸颊,“所以,阿元今晚你要看好娘亲,不要被爹爹偷去了。”

阿元用力的点头,信誓旦旦的保证,“好!阿元看着爹爹!”

崽崽认真的样子太可爱了。

赵小萌起身,将小不点搂进怀里,揉了揉,然后先帮他穿衣服,是之前在清水镇上买的那一件。

给阿元做的那件,还有一点没做完,为了方便,是做的宋代圆领衣袍款的,裹成一个小团子,肯定也好看!

给阿元穿好后,赵小萌速度给自己穿好衣服。

去厨房一看,灶台已经烧了热水,还温着,锅里还有煨着的白粥,还加了一点熏肉,闻着格外香甜。

快速给自己和阿元洗漱后,也给自己和阿元盛了一碗粥,再夹了一小碗她腌的小脆萝卜,一口粥,一口小脆萝卜,爽脆可口。

吃得心满意足,刚放下碗,门外就现出一个高大的身影,不是贺白澧又是谁?

昨晚的种种忽然全部浮现出来,男人性感的低喘犹在耳旁,赵小萌顿时脸颊一热,撇开视线不去看门口。

见阿元也吃完了,立马拿起碗就背对门口去洗碗。

心脏却在砰砰的跳,没想到表面看着禁欲系糙汉,一旦不禁欲起来,那么狂野。

正洗着,男人的手却忽然从她身后,拿过手里的碗,三两下洗完,“力气怎么这么小,碗都握不住。”

噗,赵小萌脸颊更红了,由里而外的热。

赵小萌歪头,狠狠的瞪他一眼,昨晚,那男人不知羞的说了一句类似的话,“我们小萌的手真小,握不住。”

赵小萌一想到那个禁忌画面,就蹦老远,远离贺白澧。

“你不准说了!”

贺白澧扬眉,将洗好的碗放入碗柜里,这才回头问,“好大的脾气,不准我说什么?”

赵小萌:……

她红着脸,梗着脖子怒道,“什么都不准说!”

他不要脸,自己还要脸呢,这男人怎么这么坏!

昨晚不够,今天还要学昨晚的话,不要脸!

“贺老大贺老大!不好了,有人带着一群人找你来了,凶神恶煞的还带了家伙!”外面突然有人惊恐的朝院子里吼。

贺白澧眼一沉,按住小萌,“你在屋里待着,外面冷,我去看看。”

说完,贺白澧去了外面,赵小萌哄着阿元,“阿元不怕,爹爹和娘亲都会保护阿元的。”

贺白澧一出门,就看到胖虎爹着急的模样,伸手打开栅栏就进来,着急的道,“为首的看着是个夫家子弟,带了十几个人过来,进村指名点姓的要找你,赵三叔故意指错路,我跑来先知会你的,你快带着小萌和孩子出去躲躲吧。”

说完,胖虎爹就赶紧走了。

那群人声势浩大,要是看到自己通风报信,就麻烦了。

贺白澧一转身,就见赵小萌在门口,“是宋飞白?”

贺白澧点点头,“看胖虎爹说的,挺像。”

“你手臂还没好呢,不能动右手。”赵小萌看向他衣服下受伤的胳膊,“伤口崩开了,我还得给你换草药,我背篓里没有夏草枯了。”

昨天止血,夏枯草都给用完了。

贺白澧走上前,揽住小胖子的肩膀,淡淡道,“那我不用右手,用左手,保证伤口不会崩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