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72772小说韩紫怡顾独行目录阅读

一旁吃饭的两人绘声绘色地说着玉州灭门案的事儿。

韩紫怡留心听了几句。

从京城到玉州,夷安是必经之地,想必顾独行也是去办案的。

然想到顾独行,她差点将手中的杯子捏碎。

“这事儿都过去一个月了,连顾独行都抓不住,那凶手也胆大,竟敢逃去京城。”

“听说现在京城各个城都被重兵把守…”

听到这话,韩紫怡动作一顿,忍不住皱起了眉。

城门重兵把守,对她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吃过了饭,韩紫怡休息了会儿便准备出城。

可才离了桐县不过五里,身后竟传来一阵马蹄声。她攥紧缰绳,调转马头望去,不想看到的是顾独行。

他面色苍白,两眼通红,苍色衣裳上几处都沾了灰,右肩隐隐透着血色。

韩紫怡眼神微怔,心莫名微窒。

她早猜到那帮人看不住顾独行,但也没想到这么快。

马不停蹄地赶了一整夜,顾独行望着几丈外的韩紫怡,薄唇微颤:“你要去做什么?”

单枪匹马闯京城,若被人发现了她的身份,必然是个死。

顾独行悬着一颗心,生怕从前为保韩紫怡的命所做的功亏一篑。

“报仇。”韩紫怡理所应当地回了两个字。顾独行眸色一暗:“杀他们的人是我。”

闻言,韩紫怡眼眶渐红,似是看到了血流成河和的惨状。

“杀你难解心头之恨,杀了你最重要的人,看着你生不如死我才咽的下这口气。”

顾独行手微微一松,紧绷了一夜的思绪突然散开。

最重要的……

他自小父母双亡,五岁被顾父收养,十四岁便入六扇门。

顾父对他有养育之恩,但对他的严苛也比常人更甚。即便名义上是的父子,二人之间却没有父子之情。更不用说顾王氏和沐婉仪。

顾独行望向韩紫怡,心不由慢慢收紧了。

他下了马,一步步走了过去:“若你是我最重要的人,那又该如何?”

听了这话,韩紫怡一怔,看着渐渐靠近的人,她眼底掠过一丝无措:“胡说八道!”

顾独行站住,声音低却清晰:“桃之天天,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桃之天天,有蕢其实。”

迎面扑来的微风将那带着隐忍情意的低吟吹进韩紫怡耳中。

她眼眸一震,心中所有的情绪仿佛在此刻都被滞住。“你是书生,那你一定会识字读书对不对?”

“自然。”

“那你教我读书好不好?”“你想读什么?”

“你读什么我就学什么。”

脑子里一男一女的声音渐渐放大,如同烧红的铁块被嵌入了脑中。

韩紫怡捂着头,神情痛苦:

“住口!”

她一个翻身,抽出一把刀落在了顾独行面前,寒光凛凛的刀刃横在他的脖子旁。

顾独行面不改色,只是见韩紫怡那愈发苍白的脸,他心不觉收紧。

韩紫怡瞪着他,却仍旧无法将刀刃划下去。

似乎就是脑海中那个女子的声音在阻止她。

越来越多的声音画面带着刺骨的痛意如浪涌来,韩紫怡紧皱着眉踉跄了一步。

她狠命地甩了甩头,想要摆脱,然顾独行忽然移步到了她身后。

紧接着后脑一钝,只觉眼前的天旋地转后陷入一片黑暗。

顾独行将韩紫怡揽进怀内,眼底带着几分怜惜:“对不起了,九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