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白初将一背篓的药材分拣好收拾好之后,药炉里的药也已经沸腾了,白初将要烧完的柴火又往炉子底下推了推,后这才站起身。

抬头间才知外面不知何时已经彻底落下了黑幕,不过今晚的月光很好,还能看见院子里菜地里的小菜苗在那随风摇摆。

跺了跺因为蹲太久而有些酸涩的腿,白初将分拣好的药材纷纷从地上捧了起来放去了一侧的架子上,她可还是记得有一次忘了放高药材,都被小黑给糟蹋了,所以她才那么嫌弃它来着。

不过那是从前了,现在她觉得她的小黑老可爱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感知了她的想法,一直乖乖在一侧趴着的小黑突地站起了身来到了她的腿边对着她吐着舌头摇起了尾巴。

白初不由得轻笑了一声,后弯腰狠狠撸了一把小黑的头,这才继续将地上分好的药材捧起来。

而小黑被她撸完之后又去一边趴着去了,乖极了。

收拾好一切之后,白初才后知后觉感觉自己有些饿,早上出门出的急,就带了一块早上剩下的饼,爬了近一天的山,体力太消耗了。

白初还记得王萍离开前的话,当下速度舀了水给自己清洗了一下,然后就去掀开了锅灶上的盖子。

软糯的白粥和香喷喷的野菜饼就那么映入了眼帘,很简单的吃食,但在白初眼里比山珍海味还好吃,这不仅仅是食物,更多的是王婶一家对她满满的关爱。

白初只觉得一颗心泡在了温泉里,暖极了,当下伸手直接取了一块蔬菜饼就放进了嘴里咬了起来。

“有食物吗?”

刚要放好掀开的锅盖,就在这时,身后突然响起了声音,吓得白初抓着锅盖的手直接松了,然后锅盖就那么垂直落下了地,不过没听见落地声,不仅如此,白初眼前的光亮还被挡住了。

白初就那么叼着口中的饼转过了头,沈砚高大的身影就那么蓦然映入了眼帘之中,这比刚刚沈砚突然的出声还让白初惊恐,几乎下意识的她就猛地后退了两步,企图远离沈砚。

这个时候的白初已经不记得身后是放置碗筷的架子,两步一退直接就撞上了身后的置物架,一只大碗从白初的头顶上方就那么落了下来。

沈砚速度向前一步抬手抓住了那只大碗,在那碗离白初发顶零点零一公分的时候,这个距离,可以清晰地让白初感受到头顶的碗,却不会感觉到任何的痛意。

这一次沈砚离自己的距离比刚刚的一尺还要近,但白初却不敢再动了,也后知后觉意识到自己刚刚反应过度了,这不该是一个陌生人该有的反应,毕竟对方怎么看怎么都是在帮她。

“谢谢。”白初抬手拿下了叼在嘴里的饼,按照正常逻辑道了一声谢。

沈砚什么都不说,往后退了两步,将一只手里的锅盖放在了锅灶上,另一手里的大碗放在了锅灶台边。

“不用,是我先吓到你。”放好东西后,沈砚才开口,一如白初记忆里的高冷矜贵,即便穿着一身不是很合身的粗布麻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