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灿灿紧抿着唇,看着司见御的眼神中满是警戒。这个男人,就算她和他这会儿近在咫尺,就算她可以数清他每一根的睫毛,可是依然看不透对方。

他太深太沉,远不是她这个年纪可以去看透,猜透,去明白的。

他唇角的浅笑加深着,“放心,我只不过是想要抱着你睡而已,你的声音我很喜欢,可以让我睡得着。”

拜托,他还真把她当成是抱枕吗?“就因为我的声音你喜欢,所以要抱着我睡?”

“对。”

关灿灿无语了!一次也就算了,她可没打算以后每次都被他那样的抱着睡,“你有没有搞错啊,这种事情,只能对你的妻子或者女朋友做吧!”而不是随便拉个女人,就因为声音就可以。

司见御的眸中闪过一抹若有所思,“所以只要你是我的女朋友,就可以了吗?”

哎?这思维,是不是跳跃得快了点?关灿灿顿时愣住了。

“那么我们交往怎么样?”他吐气如兰地道,虽然他并没有和女人交往的打算,不过如果只有这样才可以让她心甘情愿地陪着他睡的话,倒也无妨。

然而下一刻,她的回答,却让他微扬的唇角凝固住了。

“我不可能和你交往的,因为我已经有男朋友了。”关灿灿道。

司见御眯了眯眼眸,定定地凝视着身下的人儿,而关灿灿亦同样地瞪大着眼睛回视着对方。

“那么你现在最好和他分手。”他的脸上这会儿没了笑意,声音亦冰冷得可怕。

她只觉得脊背处阵阵发寒,当他用着这样的神色看着对方的时候,会让人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有些人的可怕,并不在于外表地可怕恐怖,而在于一种骨子里所散发出来气势,给人以沉沉的压迫感和威胁感。

关灿灿双手拽紧着衣摆,深吸了一口气道,“司先生,就算你是GK集团的总裁,也没有权利要求我和我男朋友分手!”

当她说出这句话后,他的脸色更冷了,空气中的气氛,简直就像是降到了冰点似的,明明这会儿是春天,房间里的温度更是舒适宜人,可是关灿灿却觉得冷得要命。

司见御蓦地一笑,神情又恢复成之前那种温和优雅的样儿,指腹轻轻地摩擦着她的脸颊,用着诱……惑的声音低喃着,“你的男朋友会比我更好吗?”

他的眉、他的眼、他的声音还有他的动作,无一不充斥着一种强烈的蛊惑。

关灿灿勉强镇定着心神,“就算你的各方面条件都比我男朋友更好,可是我喜欢的人是他!”

“是吗?”他突然松开了她,缓缓地走到了一旁的吧台边,倒了一杯白水,又抽出了一个白色的小药瓶,从里面倒出了几片药片和着水吞了下去,“关灿灿,那么就让我瞧瞧,你的这种喜欢,可以喜欢上多久。”

关灿灿离开了休息室,走到了一楼大厅处的时候,就看到了自己的母亲张怡和李阿姨正在焦急地等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