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贞观九年大唐赵辰李世民目录阅读

老李头今天很高兴。

朝堂上的那些大臣,可是一个个的追着自己问。

一副没有见过世面的模样。

老李头自有一副高深莫测的语气,告诉他们不要着急。

众人约定,待秋收的时候,所有朝臣全都要去亲眼见见。

来到忘忧酒馆的时候,老李头脸上的褶子都出来了。

他今天可是在一众朝臣哪里,狠狠的摆了个谱。

“赵小子,某今天又来你这吃饭了。”李世民还在街上,便朝着酒馆里面喊道。

李世民感觉自己很幸福啊。

既能在赵辰这里不时吃上一顿好的。

有机会的话,还能顺走赵辰一些东西,让那些日常以怼自己为乐的朝臣们开开眼。

这样的日子,别提有多舒服了。

赵辰正在院子里晒着太阳,听到李世民的声音,不由得皱了皱眉。

心道这老李头平日里就没有事情可做?

怎么一直来自己的酒馆?

虽然这老李头上次送自己的东西不少,可那也经不住他这样一天接一天的来。

而且这老李头,每次都想着从自己嘴里带些干货回去。

当真是没脸没皮。

赵辰正想着呢,便见眼前的光线突然一暗,睁眼一看。

便见老李头俯身看着自己,露着两排牙,眼角的皱纹都团在一起了。

“赵小子,刚才叫你,怎么不见你回应?”老李头笑呵呵的问道。

“心情不好。”赵辰瞥了一眼李世民,淡淡说道。

“咋了,谁欺负你了?告诉某,某替你教训他。”李世民拍拍胸膛,满脸得意之色。

他今天在一众大臣面前,那是赚足了面子,心情极好。

“你怎么又来了,福伯今天出去办点事,酒馆不营业,你回去吧。”赵辰摆摆手,示意李世民不要挡着自己晒太阳。

见赵辰似有不耐之色,李世民尴尬的笑笑。

不过他来这么多次了,早就习惯了赵辰的脾气,也不脑,提了提自己手里拿来的礼物。

“某这次又不是空着手来的,你看,这里头的糕点,可是一般人家吃不上的。”

“你姨母让我带过来给你尝尝。”李世民笑着说道。

长孙皇后今日后宫中有些事情,便没有过来。

只央着李世民带来一些平时她自己爱吃的糕点过来。

“还是姨母厚道,不像老李头你,每天跑来白吃白喝,简直就把我这当成善堂了。”赵辰这才起身,慢慢悠悠的说了一句。

李世民嘴角抽搐了两下。

这小子,朕不久前还送了他那么多的东西,现在竟然说出这样的话。

虽然心中这样想,但是李世民嘴里可不敢说出来。

现在赵辰可是他的高人。

李世民心里还有很多问题,要求教赵辰。

“所以某今日不是来了吗?”李世民笑呵呵的说道。

之前赵辰与他说的科举改制,李世民并未在朝堂上与众大臣宣布。

他还需要一个合适的机会。

今天来这里,自然是为了其他的一些事情。

……

看在老李头拿了不少东西过来,加上老李头的不断央求,赵辰才勉强给他做了几个小菜。

两个凉菜,两个热菜,一小坛赵辰自己酿的美酒。

“你小子的手艺果真不是盖的。”李世民夹了一块炖土鸡,美滋滋的说道。

“便是当今圣人,想来也是没有我们吃的舒服。”李世民叹了一声,满脸享受模样。

就算是在皇宫里,李世民每日吃山珍海味。

厨子不管做什么菜,都是差不多的问道。

久而久之,李世民都要吐了。

哪里有赵辰这里的味道好?

若非不能每日来此,李世民都恨不得在这里住下。

当然,还得要赵辰同意。

“老李头你这话说的可没有错,当皇帝可没有我们如此舒服,便是这吃的,可是远不如我们。”赵辰笑笑,话似乎多了些。

就皇宫里的那些厨子,也能有自己的手艺?

李世民坐在赵辰对面,愣了一会,继而面上闪过一丝尴尬之色。

“皇帝虽然吃的可能没有我们好,但是大权在握,乃天下共主。”李世民笑笑,言语中却是开始试探。

他这次来,还是想知道,赵辰到底有没有掌权的心思。

大唐太子不好当。

若是赵辰没有这个心思,便是强加在他身上,无疑也是一种累赘。

苦了赵辰不说,也损伤大唐社稷。

李世民定然要慎之又慎。

“天下共主是不错,只是高处不胜寒,皇帝,孤家寡人罢了!”赵辰摇摇头,脸上甚至露出一丝嘲讽的表情。

李世民愣了愣。

心道赵辰一个少年,竟知晓的如此之多。

他李世民,现在便有这样的一种感觉。

所有人都怕他、敬他,不敢与他说真话。

若非如此,他又怎会时常过来与赵辰说话?

只有赵辰这里,李世民才真正感觉到自己也是一个人。

“老李头你想想,做皇帝的,哪有朋友、亲人?”

“家事即国事,儿子即臣子,权力的更迭之中,有几人不是罔顾亲情?”

“老李头,要我说,还是做一个小老百姓好,开心我就多做一点,不开心我就早点休息。”赵辰与李世民缓缓说道。

这既是赵辰的想法,却也是在提醒着老李头。

老李头与赵辰已经认识有些日子了。

从这些天老李头的各种打探,赵辰也明白眼前的老李头,断然不是一个简单的货色。

如此关心政事,想来必定是有所企图。

老李头野心不小!

好在赵辰没有与李世民说出玄武门之事,不过李世民自己却是已经回忆到这悲痛一幕。

当下有些牵强的挤出一丝笑容。

赵辰见老李头如此表情,以为自己的话,触动了老李头,

心道这老李头不会真的是想造反当皇帝吧?

赵辰心中想了一阵,才将举报老李头的念头打消。

李夫人待自己不错,要是真的举报了老李头,岂不是把她也牵连了?

赵辰不吭声,就当刚才的话从没有提起过,埋着头吃自己的饭。

“赵小子,我且问你,九年前的玄武门之变,可是当今圣人的错?”李世民抽搐了许久,抛出一个差点让赵辰噎死的问题。

赵辰瞪着李世民,小声说道:“你疯了,这事你也敢说?”

玄武门之变岂是能随意开口的。

若是被人听了去,他们全都得完蛋。

可李世民不这么想,玄武门之变是他一直以来的心结。

赵辰既是自己的儿子,李世民也想听听他是如何看待此事的。

“你与某说说,某可以发誓,此事绝对不会有第三人知晓。”李世民缓缓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