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秦连漪将心赠你全文全章节边秦小说阅读

但同样的也让他觉得异常兴奋。

连漪最近没回去,陆潇还不知道她搬走的事,陆潇以为她回边家了又或者回连家了。

陆潇好不容易愿意放她离开,连漪拿了手机头也不回的立刻往外走,恨不得立刻从他的地盘上消失的无影无踪。

陆潇原本还想和她玩玩,逗逗她,但他这会有电话进来,是母亲的打过来的,母亲的电话,他不得不接。

至于连漪,没关系,他们来日方长。

既然在一个公司,以后想见面,有的是机会。

……

赛琳见到连漪慌慌张张从办公室里出来,并不吃惊。

撞见连漪从陆总办公室出来的人不少,也不是每个人都很吃惊,有的人也不认识连漪,但看她如此慌张的模样,难免多看了一眼。

还有人觉得她是挨骂了,这才如此慌张。

连漪可顾不上别人看她是什么眼神,她手腕被领带搓红了,她赶紧离开了现场,

想到陆潇刚才是怎么碰她的,她只觉得恶心,这远远比边秦碰她还要让她觉得恶心。

她现在很不冷静,直接离开了公司,她不想在这继续待下去,一分一秒都不愿意。

她现在急需要东西麻痹自己,什么都行,她给姜歧打电话,约她出来,她讲电话的声音都在抖,“姜歧,你有空吗?”

“咋了,有啊,刚忙完,我现在准备下班了。”

“你能陪我会么?”

连漪只能找姜歧出来陪她会,随便聊聊会天。

“当然可以啊,老地方见?顺便晚上去按摩,我最近脖子疼的厉害。”

“好。”

连漪先到的酒吧,等姜歧到的时候,她已经喝了两杯了,姜歧看到她觉得她很不对劲,连忙问道:“怎么了,你不是说戒酒了么?不喝了?怎么又喝上了。”

连漪薅了下头发,“有点烦,坐会,今天我请客。”

姜歧平时见到的连漪都很冷静,很少有情绪失控的时候,能让她如此慌乱不安,肯定是出事了。

“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边秦又欺负你了?”

连漪摇头,这次跟边秦没关系,可她不知道怎么说,也不想把这件事说出来,何况是姜歧,她不想姜歧以后会用异样的眼神看她。

她朋友也不多,说得上话的人更不多了。

姜歧也叫了一杯酒,她不挑的,不过想起前几天发生的意外,姜歧还是有点怕的,还好是跟连漪在一块,她才敢喝。

“那能跟我说吗?你怎么了?”

连漪犹豫再三,还是没敢说出来,她双手抱着头,摇了摇头,又抬起来,说:“也没什么事,就是感觉不太顺利,好像做什么事都是错的,让人讨厌。”

“你是在说边秦么?边秦讨厌你?”姜歧一拍桌子,“那不是正好,你们俩各过各的,互不干涉!”

“你要是想要什么小奶狗啊,什么男大学生,我都能给你介绍。”

连漪被逗笑,“我敢么?”

她也不是这种人。

“你别怕边秦啊,他也玩,你也玩,没什么大不了的。这个圈子就是这样,婚后陌路的夫妻多的是,你不要有负罪感。”

连漪没在意,摇了下头,并不想。

姜歧知道她的性格,也就开个玩笑,她不要,也就不继续聊这话题。

而连漪心情不好,喝的有点多,姜歧意识到连漪今天心情是真不好。

要不然她也不会放纵自己喝这么多。

“连漪,你别喝了,我怕你醉了。”

连漪抓了把头发,眼神明显有了醉意,“姜歧,今晚我能去你家吗?”

“可以啊,你来呗。”

连漪扯了扯嘴角笑:“谢谢你。”

“客气什么,对了,你不是自己住吗?”

“没,搬家了,搬去和他住了,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回来,我不想回去见到他。”

“那好,来我家吧。”

姜歧就喝了一杯,不敢多喝,怕自己也喝醉了,到时候两个人都回不了家。

连漪趴在桌上,手机响了,她拿起来一看,是连母打开的,她不太想接,就放在一边了。

“连漪,你今天到底怎么了?你跟我说说,发生什么事了?”

她摇头,说:“没事,只是遇到了点麻烦,我可能要辞职了。”

“不是才找到的工作么?”

“对,但是遇到了点麻烦,要辞职了。”

连漪没具体说什么麻烦,她不想说,姜歧不勉强她,安慰了几句,也么什么大事。

姜歧这会手机也响个不停,是工作的事,前几天那个客户给她杯子里下药,公司都传开了,虽然这事是个意外,但公司也扣了她的奖金,算是给她提个醒。

“连漪,我去外边接个电话,很快回来,你等我一下。”

“恩,去吧。”

连漪甚至还点了根烟抽,烟雾缭绕的,只有这样,她才感觉自己是活着,真真实实的活着。

戒烟戒酒是戒不掉的,不是那么好戒的,她就是个很好的例子。

许堃今天是和几个朋友约了喝酒的,他是酒吧常客,晚上几乎都住在酒吧了,他没女朋友,夜不归宿也没人管。

像他这种男人,情场浪子,一般女人吃不住他。

许堃刚进酒吧下意识扫了一圈场内有没有漂亮女人,结果就让他看到了坐在吧台上的连漪,先是觉得背影熟悉,稍微靠近看到了她的侧脸,这才确认那是连漪。

“许堃,愣着干嘛。”边上的朋友靠近撞了下许堃肩膀,让他回神,“看到今晚的猎物了?”

“说什么你,看到了熟人而已。”

“熟人?有多熟?你看上的?”

“没有,别开玩笑。”

“还不知道你,死闷骚,来,要是小姐姐给我,要是男的当我没说。”

许堃咬着烟头,“女的,就怕你不敢上。”

“还有我不敢上的?开什么玩笑,告诉我哪一个,长得好不好看。”

许堃抬手指了指吧台的方向,“诺,那边,长头发那个女人,看到没。”

“太远了,灯光这么暗,看不清,让爷上前几步看看。”

许堃友好提醒:“悠着点,别吓到人家。”

说完,许堃嘴角勾起一个弧度,跟着另外一个朋友去喝酒了。

许堃挑了一个能看到连漪的方向坐下,对面的朋友看许堃频频回头看一个方向,他也顺着视线看了过去,“怎么了,一直看那边,人家泡妹你也要看?”

“说什么呢。”许堃点了一根烟,缓缓吐出一口,“玩你的去,别他妈盯着我。”

“急了急了,又急了,要不给你找几个妹妹过来玩?”

“你自己享用就行了,别给我。”许堃一脸嫌弃,也不知道嫌弃妹妹还是嫌弃妹妹是他的。

许堃又给孟耿如发微信,跟她说他在网吧撞见连漪了,没想到她也会来酒吧喝酒。

孟耿如迅速打来了电话,问他:“你没看错么?有照片么?”

“没拍,干嘛,还要我帮你偷拍?”

“没啊,我也没这样说,问一句,她不像是会跑酒吧玩的人,看不出来。”孟耿如轻声笑。

“我也看不出来,我就跟你说一声,没其他事,我这吵得很,不说了,挂了。”

“你在哪个酒吧,我过去看看。”

“你要过来?行吧,那你来。”

许堃给孟耿如说了地址,挂了电话,他回头看了看,他朋友坐在连漪隔壁,像是在聊天。

看这模样聊的还可以。

许堃眯了眯眼,像是小看了这女人,也不知道边秦要是看到这一幕,作何感想。

连漪是喝得有点糊涂了,但还是清醒的,因为姜歧在,她才敢多喝几杯,但也差不多了,也没有继续喝了。

身边忽然走过来一个陌生男人,坐下来就跟她搭话,语气态度像是跟她很熟似的。

连漪顿时想到了陆潇,她别开脸去,没有理会他的搭讪,事实上,她之所以喝酒,是因为心情郁结,她需要发泄。

“怎么了,别不理人啊,美女脾气这么大?”

那男人看她高冷,越是来劲,就喜欢这种爱答不理的,要不是看她长得漂亮,他也不会热脸贴这个冷屁股。

姜歧很快就回来了,看到自己的坐位上坐着一个陌生男人,她快步上前,皱眉道:“这位先生,麻烦让开,这是我坐的位置,杯子也是我的。”

那男人回头一看,顿时觉得这女人很眼熟,“你是、你是姜家那个?!”

姜歧脸色一变,“姜个屁,麻烦让一下。”

“诶诶,你等等,先别走,我认识你,我知道你是谁!”

姜歧没有搭理他,而是跟连漪说:“走吧,要不回家吧。”

“好,走吧。”

说话间,两个人就要走,那男人也跟了上来,“姜歧是吧,我认得你,你不认识我了?我以前跟周斯也一块玩的,周斯也还记得么?”

提到周斯也这个名字,姜歧身体一僵,但很快反应过来,拉着连漪走了。

但那男人不让姜歧走,快步挡在她们俩的去路,“我没认错人,就是你,姜歧,真没想到还能在海城遇见你,怎么,姜家倒闭了,周斯也不要你了?”

连漪有点晕,但还算清醒,感觉姜歧握着她的手很冷,还在抖。

“我不认识什么周斯也,你认错人了。”姜歧冷眼说道,“让开,听见没有?!”

许堃看这情况有点不太对劲,抬了抬下巴:“给小东打个电话,让他滚回来。”

“怎么了?”

“别废话,赶紧的。”许堃可不想事情闹太大,开个小玩笑就算了,那小东怎么还跟她们纠缠上了,这要是闹到边秦那,那可不是什么好事。

拦着连漪和姜歧的男人就叫小东,他来劲了,就要拦着她们俩,尤其是姜歧,他倒是没想到能在海城遇到姜歧。

“你别装了,我还不认识你么?姜歧,你家倒闭后,周斯也趁机上位,现在青城姜家,都是周斯也的了,你怎么不在青城,跑海城来了,周斯也不要你了?”

“你他妈有病吧?逮着一个陌生人说说说,说个不停,你脑子有泡是不是?!滚开点!”

姜歧生气了,推开他,再次拉着连漪往外走。

小东骂了句婊子,就要动手,刚要动手,手机就响了,他下意识抬头看了看,看到许堃在盯着他,但太远了,灯光昏暗,看不清。

但小东不想就这样放过她们俩,尤其是姜歧,他追出了酒吧,抓着姜歧的手,“跑什么,有什么跑的,老熟人见面叙叙旧啊,来,和你的好姐妹一起啊,别着急走。”

就连连漪也忍不住了,她喝了酒,胆子大的很,“你别拉拉扯扯,再这样我报警了!” 

“美女姐姐,你捣什么乱啊。”

许堃看小东跟着连漪出去了,咒骂了一句,赶紧跟了出来,就看到小东和她们俩在拉拉扯扯的,许堃上前就呵斥小东:“干什么呢?”

小东看许堃出来,立刻“许堃哥,这不是遇到熟人了,随便聊聊么?”

“熟人?”许堃以为他说的是连漪,立刻板着脸,“什么熟人,你别在这拉拉扯扯的,想什么样子。”

许堃又讶异了一声:“连漪,是你啊。”

小东还想说什么,被许堃一个眼神制止了。

许堃说:“你还记得我么?我是许堃,上次我们见过。”

连漪记得,点了下头,但站不太稳,许堃提议说:“你们要回去了?我送你们回去吧。”

“不用了,车来了。”连漪不喜欢边秦的人,自然恨不得远离。

许堃也没坚持,等她们俩上车后,带着小东回去了。

等车一走,许堃骂道:“你刚才怎么回事?”

小东说:“刚才那个姜歧我认识,老熟人了,她是周斯也前任,这不看到她,我就想和她玩玩嘛。没想干嘛。”

小东还以为姜歧是许堃熟人,要不然这么着急干嘛。

“周斯也?”

“对,青城的周斯也。”

许堃听说过这号人物,但没打过交道,仅限于听说过而已。

“行了,回去吧,我不关心这个,你小子,下次别那么莽,人家女孩不搭理你,你就别死皮赖脸凑上去。”

小东被这么骂,也不敢说什么。

……

连漪没想到居然还能在这遇到许堃,没想到被许堃撞见了。

不知道他会不会跟边秦说,不过说也没什么关系,边秦早知道她烟酒都沾。

回到姜歧的住处,姜歧进门就倒了两杯水,她先喝完一大杯,这才松了口气,“妈的今天真是倒霉,真没遇到那个衰神。”

连漪喝多了,头重脚轻的,坐在沙发上蜷缩成一团,懒洋洋的:“那个男的是谁?”

“不提也罢,不是什么好人,对了,你明天就不上班了?”

“不上了,不去了。”陆潇的公司,她去做什么?

工作丢了再找就是了,她不会在陆潇的眼皮底子下工作。

刚工作没多久就失业了,连漪有点难受,心脏揪得很紧,甚至感觉很无力。

放纵了一天,还是得重新考虑以后的事。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连漪在姜歧这睡了一晚上,早上起来姜歧去上班了,走之前给她留了早餐,而连漪起床后给人事打了个电话,申请辞职。

工资不打算要了,也没上多久的班,直接不去了。

因为陆潇的缘故。

她也有情绪的,不是边秦所说的木头人。

她这通电话打完没多久,陆潇的电话立刻打了过来,她看到来电显示后二话不说挂断了。

她看陆潇就很烦,直接拉黑了,眼不见为净。

宿醉后,头疼欲裂,她想再休息会,没过会,手机又响了,她看也没看就接,瓮声瓮气道:“哪位?”

边秦清冷的声音响起,“昨晚上哪去了?怎么没回来?”

连漪还没彻底清醒,楞了一下,过了会才分辨出边秦的声音,“你、找我有事么?”

她嗓子都哑掉了。

“问你话。”

“……”

他一贯是这种态度,冷冷的,像是审问犯人,好像她一晚上不回去,就是出去鬼混了。

“去那混了?”她不吭声,不回答,在边秦看来就是不听话。

“和朋友在一块。”顿了会,她补充,“喝酒去了。”

“……”这下轮到边秦沉默了,她倒是回答得挺顺畅的,直接承认说去喝酒。

“你现在人呢?”

“在朋友家。”

“男的女的?”

“女生。”

后面的话,连漪都回答了,没有骗他,她也没做错什么,也不用骗他。

边秦说:“现在回来。”

“你在家里?”

“嗯。”

“大概不行了,我今天不回去。”她不想回去,要是想回去,昨晚上就回去了。

“开始野了?这就露出真面目了?”他的话有几分嘲讽。

“不是,我在朋友家,还有点事,你找我有事么?不能电话里说么?”

边秦是早上回来换衣服的,结果发现她不在家,昨晚上一夜没回来。

给她打电话,她理直气壮说出去喝酒,她一个女孩子胆子这么大?大晚上还跑出去喝酒?

边秦就是个直男,领证那会他看连漪乖巧老实顺从得不行,后面发现这都是假象,他可以夜不归宿,但连漪不行。

看看,她的真面目终于暴露出来了。

这就开始夜不归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