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医妃俏夫君安雪棠最新小说大结局阅读

秦夫人见安雪棠不想说,这会儿识趣的转移话题,“云夫人可否赏脸留在府里吃顿便饭?”

安雪棠站了起来,“我便不打扰了,烦请秦夫人准备纸墨,我给夫人留下方子和煎药方法。”

秦夫人这会儿对安雪棠的身份更加好奇,她不仅会医术还会识字写字,属实让她惊叹。

可是当下人准备好纸墨后,安雪棠面露尴尬的看着秦夫人,“我…我不会写字。”

“……”

秦夫人一愣,随即掩嘴笑了笑,“那我来吧,你说我写。”

“好。”

安雪棠刚要开始说药名,这时门口响起一道男声,“娘。”

“沉儿来了。”,秦夫人抬头自家儿子过来,她笑容逐渐放大。

秦俊沉走进来,“娘可是要写什么?不如让孩儿来?”

“好,对了沉儿,这位是云夫人,是娘请来的大夫。”

女大夫?

秦俊沉眸底闪过一丝惊讶,不过转瞬即逝,他对安雪棠拱了拱手,“云夫人。”

安雪棠虽然很讨厌这一来一往的礼数,但还是对他欠了欠身,“秦公子。”

“来,沉儿,你来写,云夫人说药方。”

秦俊沉看安雪棠这么年轻,他有点怀疑她的医术,他可不想他娘病急乱投医。

“娘,你的药方不是王大夫在开吗?”

安雪棠一眼就看穿他的心思,这会儿不想浪费时间,直接解释,“我就是王大夫介绍来的。”

她的语气态度冷漠,倒是让秦俊沉刮目相看了下,“那云夫人请说,我来写。”

秦俊沉现在看似妥协,但他心底想着这药方能不能用还得找别的大夫看过之后才下定论。

安雪棠很快将药方和煎药的方式说了出来。

见秦俊沉写好后,她提出了告辞。

秦夫人将一个荷包放入安雪棠手里,“这是云夫人今天的诊金。”

“多谢秦夫人。”,这荷包的重量倒是出乎安雪棠的意料。

收下荷包,管家就将安雪棠送出了府。

秦俊沉看着她的背影若有所思,秦夫人见了后,眉头挑了挑,“沉儿在看什么?”

“娘,她真的是王大夫介绍来的?”

“当然,你别看她年纪轻轻,可她这一身医术恐怕不简单。”

“这话怎么说?”

“王大夫说,这女子仅用一个时辰就把难产且陷入昏迷的产妇救了回来,而且还保证了母子平安。”

“噢?”,秦俊沉明显有些不信,“她看起来并不像医术精湛的模样。”

秦夫人轻笑,“沉儿万不可以貌取人,这云夫人只是诊了我的脉就准确无误的说出了娘这些年来身体存在的问题,你说她要是没点能力可能吗?”

秦俊沉眸光一亮,“那她怎么说,娘的病可能医治?”

说到这,秦夫人脸色微变,“云夫人说能,只是……”

“只是什么?娘,如果能治我们一定得治。”

“只是,这治疗的方式需要开腹。”

“什么?”,向来稳重的秦俊沉脸色大变,“胡闹,简直胡闹,人若是开了腹,不就没命了?她…她肯定是一派胡言!娘,这人不可信,她给的药方肯定也不能行。”

说着他就想把桌上的药方给撕了。

秦夫人赶紧拦住他,“沉儿不可。”

她把药方收起来,“这药方我们给王大夫看看,而且娘觉得,她没必要欺骗我们。”

“可是她说的开腹简直匪夷所思,从古至今,我从未听说过,也从未在哪本古籍上看到过有人治病需要开腹。”

“所以我并没有第一时间答应让她治疗,这件事还需要跟你爹以及王大夫商量商量。”

秦俊沉眉头紧锁,他心里认定了这安雪棠就是个骗子!

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秦俊沉匆匆出门,“娘,我出去一下。”

“沉儿……哎”

秦夫人叹了口气,随他去了。

……

秦府本来是要派人送安雪棠回村的,可安雪棠拒绝了,她还要去逛一逛,去买点东西再回去。

安雪棠离开秦府后就去了医馆,只是这次她去的不是王大夫所在的那个医馆。

今儿来的这医馆没什么人,不过这药童可比那家的好太多。

安雪棠一进门,那药童立马露出一个善意的微笑,“姑娘是看病还是抓药?”

“我想找一味药材。”

“姑娘想找什么药?”

“贝母花。”

药童听了有些茫然,“贝母花?这是一种什么药材?”

安雪棠拿出一张图,这上面是她画的贝母花形状。

药童看了后还是摇头,“小的从未见过这样的药材。”

“什么药材?”,这时,医馆唯一的大夫陈大夫走过来。

“陈大夫,这位姑娘说想找一味叫贝母花的药材。”

陈大夫眼底也是疑惑,“贝母花?老夫也没听过这药材,我来看看。”

说着陈大夫把画像拿过去看了看,眼睛一亮,“原来是此花,姑娘画的这花可是紫色?”

安雪棠一喜,“陈大夫见过?”

“老夫确实见过,只是这花生在云南一带且稀有,我们这北方是不可能有的,我也是年轻时候偶然去过一次南方,有幸见过。”

安雪棠顿时泄气,果然如她所想,这药材想要在北方找到,太难了。

“姑娘寻这药是为了?”

“哦,我只是听说这药材对某些疾病有些作用,就想着碰碰运气,看能不能找到。”

说完安雪棠将画收了回来,跟陈大夫道了谢就让药童给她抓了几味药。

“川乌15克,白芷9克,川椒21粒,草乌15克,半夏9克,胆南星4.5克,全蝎9克,细辛4.5克,炒盐15克。”

药童按照安雪棠说的给她配了药,对这个药方并没有多想。

但陈大夫越听表情越激动,这可是上好的麻药配方啊。

“姑娘抓这药方妙啊。”,陈大夫一脸不可思议,“敢问姑娘这药方从何而来?”

安雪棠并不打算多说,她只是笑笑,“一个江湖郎中相赠。”

说完安雪棠付了银子拿着药包就离开。

陈大夫却心难平,赶紧让药童按照刚刚她说的药方,给他抓了一份,他要亲自试试这药方的效果。

安雪棠从医馆出来,刚走没几步,她突然就发现身后有尾巴。

她微微蹙眉,加快了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