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妻难训:重生天才卦女冰柠微微全本小说最新阅读

“呼……”

“呼……”

阴冷的风声在耳边无情的肆虐,往日富丽堂皇的屋子里尽显鬼哭狼嚎,浓郁的阴煞之气盘踞在正中央,一点一点的升腾,死死缠绕上一双纤足。

身后,是熊熊燃烧的大火,呛人的烟味侵入肺腑,冲天的火光之下,隐约能看见在阴煞缠绕中保持着诡异姿势的女人。

双臂大张,双腿曲于地,一条半跪,一条半曲。

明明没有任何实物,四肢却仿佛被厚重的锁链囚禁般,动弹不得。

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滑落。

久玉全身都在痉挛,泛白的唇紧抿,似乎在忍受着极大的痛苦,额前湿哒哒的发丝与这燃烧的火焰极为不符。

‘哒哒……’

高跟鞋踏在地板上的声音清晰的响起,门外的女人慢悠悠的走了进来,像一个成功者一样,欣赏着自己策划许久的杰作。

脚步停在了阴煞之气外,久菲嘴角甜美的笑容在此时极为诡异,“姐姐,滋味好受么?”

许是听见了声音,许是半开的大门带进了几许新鲜空气,久玉微微动了动,一点一点抬起头来,湿发下,那双瑰丽的眸子终于产生了难以言喻的波动,“……是你!”

两个字,透过嘶哑的嗓音说的极为缓慢,缓慢到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

“想不到吧”久菲笑的畅快,就像是终于撕下了那层温柔的伪装,眸光一冷,“明明都是久家的孩子,为什么你就能那么轻易的被所有人认可呢?”

从小就是这样,所有人都只看得见久家的大小姐久玉,有谁注意过她?

她讨厌这种被她压在下面的感觉!

就像一颗毒瘤,生根发芽。

“天纵鬼才?”

“你知道我最讨厌你什么吗?”久菲上前一步,伸手想捏住人的下巴,顾忌到周围的阴煞之气,这才生生忍了下来,“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这副高傲的性子,好像什么都打不倒你一样,明明经脉寸断再无续接的可能,老老实实当一个废人该多好。”

“可你偏不,一个商业帝国竟然还能引起隐门世家的注意,更让温家动了联姻的念头,哦,对了,差点忘了,姐姐才回来,应该还不知道这事吧?”

相比于已经没落,排在末尾的久家,温家才是真正的风水大家!

久菲恨恨地俯视着地上的人,“是你逼我的,这种再次踩在我头上的机会,我怎么会让你如愿?”

‘姐……’

‘姐姐……’

记忆中甜甜的撒娇声和面前阴险狠毒的声音重合在一起。

一句句一声声,重重地砸在地上的人耳边,明明大火已经蔓延上了手臂,她却只感觉冷,寒的彻骨!

久玉低头,瞥向地上隐约可见的阵法,忍着全身的痉挛,讽刺一笑,眼中如刀,笑中带血,“六鬼聚阴阵,四鬼锁四肢,二鬼封七巧,我早已经脉尽断,不过是大火送葬,何必整的这么复杂?”

真是看得起她!

久菲面色一僵,就像是被人看见了心底的弱小,眼中狠毒,手指掐诀,“毕竟是曾经的鬼才,我怎么也要多防备一手,万一姐还有什么底牌呢?”

刹那间,阴风阵阵,六鬼扑面,一道痛苦的闷哼声从久玉口中吐出,鲜血从嘴角滴落。

嗡嗡作响的耳中只听见了底牌两个字。

呵,一个五岁便经脉尽断的人,还能有什么底牌?

“姐姐放心,我知道,自从大伯死了以后,你一直想要家族恢复以往的辉煌,这一次,妹妹会帮你的,你就好好的看着,看着我带着你的商业帝国嫁入温家。”

视线开始变得模糊,火烧般的疼痛蔓延全身,夹杂着阴冷的感觉,蚀骨的疼。

“强强联手,比起经脉寸断的你,我才是更加合适的人选,别怪我心狠,我给自己算过一卦,你若不死,我会很麻烦的,好好享受吧……”

‘吱呀。’

古朴厚重的大门被紧紧关上,火焰如得了命令般迫不及待的席卷而来,热浪吞噬下,悉数倒映在那双瑰丽的眸子中,凝固。

川市,医院高级病房。

疼,脑袋爆炸似的疼,痛,身上火烧般的痛,无数的记忆碎片不经主人允许,挣扎着汹涌而来,一幕幕一卷卷,合着耳边嗡嗡作响的声音更加的恼人。

“医生,我女儿什么时候能醒,这都躺了半个月了!”

“我不是说过了,她体内吸入了浓烟,等自动调节干净了,人自然就醒过来了,你急什么?”

许是察觉到医生口气里的不快,想到自己的女儿还躺在这里,苏继军深吸了一口气,放缓了口气,“是是是,可九玉真没事么?我这也是想到当时送过来的时候一度休克的事情。”

久玉?

床上的人眉头微微动了动,这是在叫她么?

医生看着他面上掩不住的焦急,眼中不屑,“那也是她自找的,你在这儿担心她,倒不如赶紧去把钱交了,没钱就别住着高级病房,讲究什么讲究。”

苏继军脸上一阵难堪,手指有些发白,“马、马上就去交。”

许是见人没反驳,医生面子上好看多了,眼中却透出高傲,“赶紧的啊,还真以为自己还是苏大总裁呢,也不瞅瞅——”

“咳……”

还未说完,一道压抑的咳嗽声从床上的少女口中传来,突来的声响,两人齐齐一惊,一个狂喜,一个厌恶。

“九玉!九玉?”

长长的睫毛微微煽动,少女唰地睁开了一双黑沉的眼,扑鼻而来的是一股消毒水的气味,望向雪白的天花板时,脑袋有一瞬间的眩晕。

还未反应过来,视线被一道身影所遮盖,疲惫的面容明显比记忆中要老了许多,就好像一夜之间似的。

等等!

一夜之间,记忆中?

“九玉你别吓爸爸,你没事吧?是不是哪里疼?医生?医生!”苏继军看见女儿这副皱紧眉头的样子,吓了一跳。

“吼什么吼,人又没死。”医生掏了掏耳朵,不情不愿的走上前来。

身体被一阵检查捣鼓,久玉却没有任何的反抗,她正在整理着那些不属于她的记忆。

她是久玉,那个死在了六鬼聚阴阵的束缚之下,葬生在了那场大火之中。

可她也活过来了。

这个身体,名字里有着和她谐音的字,苏九玉。

川市苏氏集团的大小姐,喜欢一个男人到了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地步,到最后,不仅人没得到,甚至还连累了父母被赶出了苏家,一度成为上流社会的笑话!

“医生,医生,我女儿没事吧?”

感受着手中沧桑的温度,久玉垂眸,掩下了眼中翻腾的情绪,她在亲情中死,却也在亲情中生,癫狂地笑声从口中而出,真好,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她还活着。

呵,算了一卦?

谁不知卦不算己,不过是为自己找个借口罢了!

可惜,久菲说的对,她若不死,她会很麻烦,漆黑的眸子划过一抹寒光,她的东西,她早晚会亲手夺回来!

正在检查的医生被苏九玉突来的笑声给吓了一跳,手不解气的狠狠压了压她脸上的伤疤,没好气的道:“好得很,不就是被毁了容么,能有什么大事?”

脸上轻微的疼痛唤回了久玉的思绪,她抬头,目光终于对上了正在检查的女医生,傲人的胸脯掩藏在白大褂之下,细看下来倒是有几分犹存的风情,尤其,眼角还略带桃花。

只可惜。

“看什么看!”这种略带侵略性的目光,让李丽极度不舒服。

久玉轻轻一笑,拿下氧气罩,虚弱的身子半靠在病床之上,嘴角却忽然带出了一丝邪气,“我是不是被毁容了,我不知道,不过,你可要小心了,桃花运弄不好可是会出现桃花煞的。”

“什么东——”

“小白脸要藏好了。”

对上那忽然间变得诡异的人,李丽心下猛地一跳,面上一慌,“你胡说什么!好心当驴肝肺,既然醒了就赶紧从医院搬出去!”

病房门砰地一声被关上,隐约还能听见不甘的嘀咕声。

“还真当自己还是大小姐呢,我看你以后还拿什么跟人横!”

久玉低了低头,嘴角意味不明,她可没乱说,就算她当初修为停在了入境,面相之事,却是早已烂熟于心。

夫妻宫凹陷,人中短细弯曲,分明是有桃花煞的征兆,况且,她眼底微暗,刚刚那女医生,瞳孔与眼白之间黑白不分明,这样的人极爱贪小便宜。

若是她猜的没错,这人敢明目张胆的踩压苏继军,除了他被赶出苏氏之外,恐怕更是得了暗示,收了钱的原因。

要知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苏氏依旧姓苏,苏继军还是苏老爷子的儿子,谁知道哪天会不会又突然起来了?

“九玉?”

苏继军刚刚差点儿以为自己看花了,再一看,却见女儿又埋着脑袋,从他这儿刚好能看见那狰狞的伤疤,心下顿时一揪,“九玉,你别听这医生瞎说,就是有点小伤疤而已,过段时间就好了,没事啊。”

久玉抬了抬手,指腹下分明感受到了凹凸不平的坑洼,对着自己还没哭,却率先红了眼的父亲微微一笑,“我没事,爸,回家吧。”

“诶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