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十二点药材铺淡漠的清尘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我一皱眉头,心情复杂的看向跑腿员,“你怎么知道?”

跑腿员接过我散的烟,低沉道:“我看到你身上阴沉沉的,眼眶发青,整个人也散发着一股冷气,明摆着是撞邪了啊?”

在我震惊的眼神中,他叹息道:“再这么下去,你可就完了,还是趁早溜之大吉吧。”

我心想你以为我不想啊,可是老林言之凿凿说,我要离开就会死的样子,也让我不得不信啊。

“我坏了规矩,现在可能是走不了了,您对这种事挺懂的?能不能指点我?”

我掏出两盒新买的芙蓉王递了过去。

跑腿小哥也没扭捏,满意的把烟揣了起来,若有所思道:“你还有救,你最近都接待什么奇怪顾客了?”

“是挺奇怪。”我就把孙颖雪的事和他说了一遍。

出乎我意料的是,跑腿员一点也没惊讶,若有所思的问我:“不是她,还有其他人吗?”

“也没了啊,再就是我这的员工,你看到的那个配药员,还有个老师傅。”

我对他指了指,一旁正在数药的黑子。

“老师傅,你说的那个老师傅什么样子?”跑腿员眯着眼睛问道。

我也不明所以,把老林的样子和他说了下,跑腿员的样子一下子沉重了起来,嘴里的烟,啪嗒掉到了地上。

沉默了半天,他从怀里递给我一个东西:“这个护身符可以辟邪,你偷偷的把这放到他的后颈上,到时候无论怎么邪祟,那都逃不了。”

我有些奇怪。

照这小哥的意思,难不成老林有什么问题?

“小哥,谢谢你了!”

不管怎么样,我还是客气的谢道,接过了那护身符。

那护身符是个三角形的木头,散发着淡淡的清香。

正说着话的时候,黑子也把药配好了,跑腿小哥也得走了,我们俩又留了联系方式。

就在要离开的时候,他又在我的耳边,小声的说道:“那个老林有问题,以前你奶奶在的时候,我没听过这个人,我觉得你有必要查查药铺的过往了。”

我心里也有些发慌,等跑腿小哥离开以后,我忙不迭的搜起了我家的中药铺。

很快我看到在配送软件上,有人晒出我家中药铺的图片。

紧接着,他在下面说道:这个药铺有点奇怪,你们看看,这三层像不像个骨灰盒?

我看了下,咽了口口水,还真别说,这三层的药铺看起来,还真特别像骨灰盒。

再看下面也都是议论纷纷,有的人说这里的药疗效挺好,还有人说药铺里面闹鬼的。

最火的一条评论,是一个女的发的。

——那天晚上我开车路过这里,本来听说那挺邪门的,我就多看了几眼,你们猜我看到了什么?

那时候是午夜十二点,店里面都是人,而且这些人都不说话,就那么静静的坐着,看的就瘆得慌。

就别提多邪门了,反正以后我可不敢从那路过了。

而且他家的药也特别的厉害,基本上吃上,就药到病除了,也有点不正常啊。

看到大家说的话,我这心里也七上八下的。

随后,我继续看了起来。

很快,一条新闻映入了我的眼帘,是三年之前。

——东华药铺负责人,林永强跳楼身亡。

林永强?

这名字我虽然没听过,但配图上的照片,正是老林啊。

一时间我汗毛乍起,这么说来,老林在三年前就已经死了?

那我这几天见到的人,到底是人是鬼?

可是奶奶分明交代我,让我找老林的啊。

我恐惧的看了眼旁边正在写药方的黑子,他那有些奇怪的样子,也让我觉得也有些不对。

我心里乱七八糟的,实在不知道怎么办好了。

最后我坚定了个信念,不行,我得赶紧跑,这个事是太邪门了啊!

现在大黑天的,我也跑不了,没办法只能天亮了再说。

因为不太适应熬夜,不知不觉的,我又睡着了。

过了半天,我被一阵咳嗽声吵醒了。

我坐了起来,还以为是来客人了,可等我开始招呼的时候,看到的人竟然是奶奶。

奶奶穿着临走时候的寿衣,站在店铺外面,微笑的看着我。

“奶,奶奶?”

我吓了一跳,可是面对的是自家奶奶,倒也没那么害怕了。

“东子啊,药铺得继续开下去,这是为你好,老林是个能相信的人,他和你爷爷是患难之交。”

说完,奶奶转身就要离开。

我也激动了起来,“奶,你干嘛去啊?”

奶奶背对着我,重重叹了口气,“好孙子,奶奶得走了,这以后的路都得你自己应对了。”

说着,奶奶背影佝偻,决绝的离开,见到奶奶的背影消失,我也无比的悲伤。

“奶,你别走啊。”

我实在太伤心了,刷的一下站了起来,看到外面已经是阳光明媚。

我是做梦?可也太真实了吧。

这时候周欣欣也来了,我也解放了,上了楼准备再好好睡一觉。

躺在床上,我心里七上八下的,老林确实不像要害我的样子。

况且,如果他真的已经死了,周欣欣和黑子也应该清楚啊。

或者说,整个店里的人都有问题不成?

一时间我寒芒在背,如果是真的,那可就太恐怖了啊!

我开始胡思乱想,心里非常的不舒服,折腾了半天才睡着。

不过接近三楼,我就莫名有点安心似的。

一觉睡到了下午,我再起来天已经快黑了,一下楼又看到一张熟悉的脸,我不自觉的心里一紧。

“那个女的,昨晚来没来?”见到我,老林迫不及待的问道。

“嗯,给了退烧药,今天又要让我准备感冒药。”我有些躲躲闪闪,不敢看老林,一想起他可能是个死人,就非常的惧怕。

“不能顺了她的意,但也不能把人得罪了,这俩犯了一个,那都得吃不了兜着走啊!”

老林语重心长的说了下,又走到一旁,开始清点药品了。

这时候,他正好背对着我,我下意识的,把手放在了之前跑腿小哥给我的护身符。

可又想到那个梦,总觉得是奶奶给我的指示。

一时间,我有点难办。

我到底该相信谁?

不过我转念一想,如果他没问题,应该就不会怕这东西。

所以我拿出护身符,对准了老林的脖子。

可是就在我准备的动手的时候,忽然迟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