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疗效果出乎意外的好。

虽然前几个实验者都有了不良反应,甚至已经死亡了一部分,可是在顾清意身上做实验的第三代药品,终究还是抗癌成功。

顾清意的身体正在逐步的好转,已经开始考虑出院,她身上的数据也全部都被用于实验。

实验的成功,再加上先前签订的合同,顾清意获得了一笔不菲的酬劳。

“我很幸运可以陪你一起见证这个伟大的医学奇迹。”

顾瀚林其实也没抱多大的希望,却货真价实地见证了顾清意的存活。

这代表着医学界又将迎来一个新的纪元,而他正是历史的见证者。

“顾医生,谢谢你。”顾清意真诚的道谢,脸上是前所未有的轻松。

她的身上早已经换下了病号服,大病初愈的身材虚弱着,在米色的长裙外又套了一件针织衫。尛/一/整/理

整个人看上去温柔又典雅。

“清意。”顾瀚林的眼中沉淀着爱意,顾清意癌症已经被治愈,重获新生的顾清意,是不是可以接受他真挚的爱?

一切尽在不言中。

顾清意读懂了顾瀚林还没来得及开口的话语。

“之前治病花的钱,我都会从佣金里还给你,顾医生帮了我大忙,当然不要再推辞。”

钱债两清,互不相欠。

顾瀚林的指尖微微颤抖,还想再说些什么,可话到了嘴边却又被咽了回去,最终露出的只有一个释然的笑。

“好。”

顾清意也松了一口气,顾医生是个聪明人,若是这样还读不懂她的暗示,两个人的关系不免变得尴尬。

她尊敬顾瀚林,也承蒙他的照顾,才会重获新生,却并不愿意以身相许。

从前的人生,都折在了战时晏的手上,而这一次,顾清意要为自己而活。

已经连续下了一周的小雨,阴云散去,吝啬的露出一点明媚的金色阳光。

“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吗?”顾瀚林有些紧张:“回国还是继续待在这里。”

“来这里是为了治病,病已经治好了,当然要回家。”

脸上带着幸福的笑意,顾清意早早的就已经怀念起了故乡,在国外漂泊了两年有余。

总感觉,像是一场幻梦。

她不愿意待在陌生的美国,纽约的大都市让人心烦意乱,顾清意更怀念故乡熙熙攘攘的人群。

可以利用剩下的钱,在小镇上开一家小店。

每天都能看着朝气蓬勃的学生上学放学,又或者是普通市民生活的嘈杂声,都会给人一种生活在人间的真实感。

“我有一个学姐,开了一家小咖啡馆,若是你有兴趣的话,不妨跟我去光顾一次。”

顾瀚林遗憾顾清意并没有接受他的心意,却知道这种事情不可强求。

既然如此,那就让事情顺其自然的发展。

乘着最近的航班,顾清意再次踏上了久违的故乡。

与此同时,一个挤在轮船的货舱里的男人,狠狠的吐了一口唾沫。

“这娘们儿跑得还真快,怕不是得知了老子要杀她的消息,跑路了吧?”

回答他的只有一群人麻木呆滞的眼神,空洞而绝望。

……

顾清意在顾瀚林的陪伴下,搭乘着飞机到了H市,又转乘汽车到了一个小镇。

顾瀚林学姐开的咖啡店就在这个风景秀丽的小镇。

况且猛然回国,顾瀚林又不许她去工作,顾清意一时之间,竟无事可干。

既然答应了要陪顾瀚林一同前来,做人当然要言而有信。

顾清意回国的第一站便定在了这里,不同于大都市的繁华,小镇上,更像是时光滞留在了几十年前。

所有人都不急不躁,给人心平气和的感觉,顾清意在这里安心住下,过上了闲云野鹤的日子。

学姐姓苏,单名一个静字,原本是高校的美术生,因为绘画找不到灵感,便来这里采风。

却没想到被这里的人和景吸引,干脆就地开了一家咖啡馆,在这里一住便是三年。

而顾清意的到来,刚好给了苏静新的绘画灵感,便热情的挽留顾清意多住几日。

顾瀚林医院有事被紧急召回。

两个女孩儿的相处更为轻松和惬意,一家不以盈利为目的的咖啡馆无疑是让人心神放松的好地方。

连着三两日,顾清意都在给苏静当模特。

其实也不需要刻意做什么,顾清意只需捧着一杯散发着香气的咖啡,静静地坐在临街的窗边。

就已经是一幅绝美的画。

在死亡的边缘线挣扎了一圈,顾清意身上自带着一股超脱绝尘的气质。

仿佛只要一不留神,顾清意便会化羽而去,只当她回头转眸一笑时,才带上几分人间烟火气。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