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怨东风不知情小说 苏颜司霆舟完本阅读

我之所以将那个尚有气息的婴儿救下,大抵是因着那姑娘的眼睛,太像一个人。

她叫宋磬儿,是我父母收养的女儿。

磬儿的美好无须赘言,在我心里,她是世间最好的姑娘,我们生出了不该有的感情。

不,我说错了,不是“不该有”。

我们既然没有血缘关系,又有何不可?

可我父母不这么认为,他们太古板,将之视为乱伦的耻辱。

我曾想带着磬儿私奔去一个没人认识我们的地方,却被父母发现,追回。

他们不怪我,反倒狠狠打了磬儿一顿,怪她勾引兄长。

我只能狠狠心,将生米煮成熟饭,杜绝父母将磬儿嫁给别人的心思,希望二老看在腹中孙儿的份上,让我们成眷属。

谁知到了这般地步,仍是不松口,还把我支开,将磬儿卖给了人牙子。

等我追过去,人牙子已将她卖了,辗转反侧不知道流落去了何方,茫茫人海,再难寻回。

我心灰意冷,离开了那个冰冷的家。

第一次看到苏颜,她最吸引我的就是那双眼,像极了磬儿。

这么多年,我见过许多人,不是没有遇到过和磬儿相似的长相,但不知为何,苏颜的特别打动我。

再次看到她,竟血流成河,气息将绝,我不知道怎的,本已麻木的心竟然被揪痛,我以为的仁心仁术皆是做戏,是为了掩饰细作的身份,却在那一刻,真真切切地想救回她。

是的,我是细作,北狄的细作。

多年前,我游走到北狄,发现自己更喜欢那里,虽不如雍国文明富庶,但没有不必要的束缚,如我和磬儿这般关系,没人在意,更没人阻拦。

我恨雍国吃人的礼教。

这也就是后来,我为何当了北狄的细作,潜伏于镇北王府中。

明知北狄彻底覆灭已不可能复起。

后来我无数次感激自己做了这个细作,也感激老天垂怜,可能这就是命运吧。

我将那个命大的婴儿抱走,精心的养着,想着某一天能还给苏颜。

可转念一想,她也活不了多久了。

赫都让我把苏颜掳走,那是我第三次见她,她已神志不清。

也还好当时她疯疯癫癫、形销骨立,令赫都转移了目标,没有玷污她。

可当赫都洋洋得意的说要用她们做饵来报复镇北王时,她竟然奇异的清醒了,说司霆舟是不可能来救自己的。

赫都哈哈大笑,说:“你就是烧成灰我也认得,漠城跟在他身边的就是你。可惜啊当日一个小佳人,那时虽然黑了点,但也别有一番风味,怎么如今青白得像女鬼?莫非大名鼎鼎的镇北王也是好色之徒,回了京城见到更美的,喜新厌旧了?”

苏颜不再言语,兀自发呆,摩挲着一根粗陋的银簪。

“你恨我吗?”我问她。

心里犹豫着要不要告诉她,孩子还活着。

可告诉了又怎样?

如果不给她治疗头疾,说了也是白说。

苏颜摇摇头,眼眸黯淡无光,让我一阵恍然,好像看到了当年的磬儿。

趁她睡着,我在银簪上抹了假死药,这药入了皮肉,人便会失去意识,呼吸心跳瞬间停止。

不管她是刺自己,还是刺别人,皆能防身。

后来,我又无数次庆幸自己那为数不多的恻隐之心,让我的遗憾没那么深。

我放了一把火,调换了苏颜的尸体。

听闻镇北王伤心欲绝,痛不欲生,我知那是“焚情蛊”已解。

没多久,我就将那个孩子送回了镇北王府。

他日日需要名贵药材吊着,对我来说,委实是个累赘。

我带着苏颜来到了一个世外桃源般的村庄,她问我是不是去找梅花神针的传人?

我说,我就会梅花神针。

你可知梅花神针因何逐渐失传?那神技太耗费精气神,易导致医者折寿。

可我现在想救你。

苏颜问:“为什么?”

“司霆舟那么对你,你还为了他不伤害自己而自裁,浑身都冒着一股傻气。”

“你以为我还爱他?不过是想着自己命不久矣,且生无可恋。你不用为我耗费元寿,不值得。”

我动了动嘴唇,终究还是将那话咽了下去。

她的孩子用药材吊着,也不一定能长大。

得而复失,多残忍。

但如果苏颜是这种心思,那梅花神针的效果将大打折扣。

没办法,我只能也给她下了个蛊,名曰“忘情”。

这个蛊比“焚情”好多了,只是忘了所爱之人,见面也是相见不相识,将其当陌生人。

当中蛊者再度彻底爱上那人的时候,“忘情”就会解开,失去的记忆也会回来。

我想,这天下没那么小吧?

用梅花神针治头疾的同时,我顺便将苏颜脸上的刺青抹除,为她调理残破不堪的身体。

当我给她施展梅花神针到一半之时,某天无意中看到她脚腕上系着一根红绳,那上面的坠着的粉色玉石,我如遭雷击。

天下桃花玉千千万,可再也没有哪块上面,刻了个“隽”字。

眼前浮现出磬儿笨手笨脚镌刻的模样……

苏颜如是说道:“听奶娘说,是我生母的遗物。在我出生后就给了我。”

我彻底慌了,在苏颜的惊叫声中划破她的手指。

然后,我又哭又笑。

“你竟是我和磬儿的女儿。”我跪倒在地,“咚咚咚”朝着老天磕头。

我想,一定是磬儿在天上指引我,找到女儿,保护女儿。

我和女儿抱头痛哭。

将她改名为宋瑃笙,最后一次梅花神针完成,我仿佛老了二十岁,但我无比满足。

女儿安好,我也能早日去找磬儿了。

虽不放心瑃笙孤身一人在世上,但世间万物,俱有其缘法。

我相信我们的瑃笙会幸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