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繁陆行知愿望当不得真完整版小说全本阅读

陆闻尊最近总是会不由得想起苏繁最后离开时的场景。

她拉着他的衣袖,求她暂时不要将她不在了的事情告诉陆行知,求她把她的眼角膜移植给陆行知,求她在她死后把她的骨灰做成戒指交给陆行知......

苏繁的话说的断断续续,瘦削的身躯一点点在他怀中冷下......

时间仿佛一下子又被拉回了多年前他母亲去世的那一天,那时的他也是这样,在一旁看着死亡降临,却无能为力......

他原本以为,自己成为医生,可以挽救这些将死之人的性命,让他们的家人不用和自己的曾经一样。可现在,他切实的感受到,就算他医术再高明,面对死亡,依旧是束手无策。

陆闻尊觉得自己需要冷静一下,花时间去捋清楚自己做医生的意义,他觉得自己一直以来的信念动摇了。

陆闻尊像医院请了长假,把这些年没有修的年假都修了。

就在他请假的第三天,季潜带着律师找到了陆闻尊,将一叠文件交到了陆闻尊的手中。

是陆行知手上的各项资产、股份。

陆行知全都交给了陆闻尊,只要陆闻尊签字,这些他曾经费尽心机想要得到的,就都是他的了。

“陆行知什么意思?他人呢?”陆闻尊没来由的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丢下文件,直接去了他知道的那个公寓。

现在,这些身外之物对他来说已经没有意义了,他累了,不想再继续困在仇恨之中。

公寓空无一人,只有书桌上放着陆行知的留言信......

......

一年后,陆闻尊带着妙妙站在墓园一处墓碑前。

墓碑上,苏繁笑得温和如三月的春风。

“时间真快,都已经一年了。陆行知带你出去玩了这么久,也该回来了吧。”陆闻尊在墓前放下一束花,“你说你们夫妻俩,把孩子撒手给我算怎么回事?”

“对了,苏简上个月在精神病院跳楼了,你在下面可要避着点,你这么笨,她要是找你算账,你可玩不过她。”

“陆行知的妈妈向我道歉了,可又有什么用呢,一切都已经迟了。就像你的爸妈,现在总是后悔当初偏爱苏简,而你也听不见了......”

天空飘起了细雨,陆闻尊抱起了妙妙。

“妙妙,和妈妈再见,我们过段时间再来看妈妈。”

妙妙虽然年纪小,心里却是明白的。恋恋不舍的冲着墓碑挥了挥手:“妈妈再见。”

......

离开墓园的路上,妙妙搂着陆闻尊的脖子:“大伯,下次爸爸会回来和我们一起来看妈妈么?”

陆闻尊看向远方:“会的吧,等你爸爸完成和你妈妈的约定,他就会回来的。”

妙妙点了点头:“爸爸和妙妙也有约定。”

“所以你爸爸一定会回来的,他应该不是个言而无信的人。”陆闻尊揉了揉妙妙的脑袋。

......

而此时,万里高空之上,不安、焦灼、恐惧交织成一片。

四周有人失声痛哭,有人止不住惊叫......

只有陆行知,安稳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目光落向机窗外,手指摩挲着无名指上的戒指,口中喃喃念着苏繁的名字。

于他而言,即将面对的不是死亡,而是归途......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