哑巴夫人开马甲龙玠唐洛小说(完整版)阅读

“神医圣手该不会就是……”

蓝院长在纣山遇险时,他曾去看望过,脑中浮现出一个人……

“知道你还问!”蓝院长冷看他一眼,拂袖而去。

苏会长颓然的摔坐椅子上。

天旋地转间,他给家里打去电话,“你们之前怎么不告诉我,对方是唐洛?”

苏绾拿着电话,“爸爸,是唐洛怎么了?”

苏会长登时气结,“她是蓝院长最看重的人!你要是真伙同田薇伤了她,那和要了蓝院长的命是一样的!你说怎么了!”

挂了电话,他愁眉紧锁。

唐洛那边他是没脸去找的,虽说当年有一面之缘,但事已至此,唐洛不可能买账。

想了半天,他不可能真不管女儿,起身走了出去。

苏绾在家,左思右想也不明白蓝院长那么位高权重的人,怎么会看重唐洛?

就因为一个救命之恩……

CCZ的顶层。

“苏小姐,二爷在办公室呢。”

有苏家背景撑着,很多人都想巴结苏绾,崔倩倩也不例外。

苏绾心情烦,没理睬。

一身端庄的气质,步履间都透着豪门千金的贵气范儿。

景郁正歪在沙发上翻文件,看到不请自来的苏绾,冷笑,“什么阴风把苏小姐吹来了?”

龙玠打了内线电话,“费辛,送苏小姐回去。”

低沉的嗓音像镀了冰,冻的人丝丝寒意。

苏绾一愣。

上次,龙太太受伤的事上,苏绾求奶奶出面,成功甩锅姚舒舒。

这次,又有田薇这个替罪羊。

苏绾并不担心什么,只想哄住龙玠。

但龙玠原则性太强,底线分明,她的想想办法……

“阿玠,对不起,我没想到田薇会替我打抱不平,多少我也有责任,你原谅我好不好?”

她委屈巴巴的,娇柔的嗓音更是我见犹怜。

“苏绾。”龙玠仰身靠向了座椅,“你不用向我道歉,你的事也和我无关,你回去吧。”

语气一直都很缓,也算得上温柔。

可‘无关’二字一出口,苏绾脸色唰的就白了。

直到离开,她心里还持续着发痛的滋味儿。

“她该向我道歉吧!我他妈才是患者家属!”景郁一想到奶奶遭受过一次‘暴力’手术,他心底就涌邪火。

要不是顾及认识这些年,他真想马上把苏家全按死!

良久,费辛敲门进来。

“二爷,得到的消息,陈董私下找了谭氏那边。”

景郁正查着陈董的私账,闻言抬起了头。

谭氏,坐落帝都,总裁谭悻野。

这次新医药项目中,谭氏和CCZ是合作伙伴,也是竞争对手。

费辛又拿出了一份文件,并说,“陈董是想用手中股份,和新医药项目,联合谭总给您施压,但是,有人提前知会了谭总,打破了陈董的阴谋,现在项目一切正常。”

龙玠倾身而起,踱步落地窗旁,嘴边咬了根烟,轻笑了声。

以费辛多年的经验,二爷这么一笑,绝没好事。

他小心翼翼的问,“二爷,这人……是您派去的?”

“不是。”龙玠拢火点了烟,讳莫的脸色不清。

景郁一怔,“怎么可能?”

识破陈董阴谋,又能让谭悻野买账的,除了这位神通广大又料事如神的二爷,景郁真想不出来第二人来。

龙玠面沉似水,幽冷的寒眸浅眯,半晌嗤笑了声,“不是我,但这个人……”

不想打,就掀棋盘。

一招制敌,釜底抽薪。

路子属实有点野。

学校这边。

路子有点野的唐洛此刻正枕着手臂,歪头看本书。

乔乐探头看了看,全是外文的,看不懂。

她再看唐洛,有点病恹恹的,想起昨晚去唐洛寝室没关窗户,便问,“你生病了?”

唐洛微摇下头,轻垂的眼眸,有些没精神。

手机震动。

萧重:【中午一起吧,我在家私房菜订了位置。】

谭悻野:【你在S市?那能见个面吗?】

唐洛微信不允许任何人加,所以这两人发的都是普通短信,还都自报了名字,他们怎么会有她电话号?

正思疑着,又一条信息进来。

【下课过来。】

简短直接。

眼看也快下课了,唐洛收拾东西和乔乐示意下,先走了。

校门外。

一辆熟悉的迈巴赫停在路旁,驾驶位内没人,后车窗滑下几厘米,依稀可见男人清隽的面容,正转着根签字笔,透过电脑屏幕的目光瞥见慢悠悠走来的女生。

黑色口罩之下的皮肤白皙,却泛着不正常的红,天气这么热,她还把长袖外套拉链拉到衣领。

整体有些怏怏的,凉薄的气息也变得有些软。

龙玠放下签字笔,伸手推开了一侧的后车门,声音听不出情绪,“病了?”

唐洛迟疑了下。

“先上来。”龙玠身形往旁侧挪了挪,给费辛去了个信息。

不过两分钟,费辛气喘吁吁的跑回来。

“二爷,您的奶。”费辛一上车,就双手奉上了一大杯热牛奶。

龙玠幽深的寒眸轻掀,只一眼,看的费辛差点没心脏骤停,快把牛奶递给唐洛了。

费辛一边发动车子一边时不时用小眼神偷瞄唐洛。

她看着手中温热的牛奶,插上吸管,喝一口热热的,原本低冷的情绪一瞬间缓和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