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少的香香妻免费小说与日安全文阅读

林玉庆那个人渣,为了钱财与权力,竟然连便宜爹都敢随便认。

一想起这两人,顾雪凝便恨不得冲到那两人面前,一刀杀死他们,可她不能这么做,她要一点一点的让他们全部偿还回来。

“唔唔。”

然然睡梦中呓语着,看着他这幅模样,顾雪凝也不由得觉得有些犯困了。

算了算了,等他醒来,再送他回去吧。

这么想着,顾雪凝就像是被然然给感染了一般,跟着然然躺在了沙发上睡着了。

天色一点点的暗了下来。

安静的出租屋忽然被什么人打开了门。

“江总,我们查监控了,小少爷就在里面!”

几人率先冲了进去,江墨辰抬脚跟进来,见那仅有十来平方的客厅,眉头微蹙。

然而当他望见沙发上相拥而眠,睡得香甜的两人时,眼中不由得感到一丝错愕。

平日里那个碰都不许别人触碰他,甚至有着严重洁癖的江果然,竟然同顾雪凝仅仅的相拥躺在那已经不知道是何颜色的沙发上。

有那么一瞬间,江墨辰都怀疑这还是不是他的那个儿子。

男人走到沙发旁,却在弯腰的瞬间,再次闻到那股熟悉的香味。

就跟五年前那个女人身上的那股味道一样。

一番搜寻之下,江墨辰赫然发现,那股清淡的香味,竟然是从顾雪凝身上散发出来的,难道顾雪凝喷洒了宁羽辛亲手做的那款香水“橙色黎明”?

沙发过于窄小,顾雪凝不过是翻了个身,就从沙发上摔在了地上,正好摔在了江墨辰的脚上。

“痛……”

一睁开双眼,看到赫然出现在眼前的江墨辰,顿时吓了一跳。

“你,你,你怎么在这里?”

“你觉得我为什么在这里?”江墨辰眼神略带一丝厌恶的看了一眼顾雪凝,“顾雪凝,为了接近我,可真是煞费苦心啊。”

“哈?”

她怎么感觉有种鸡同鸭讲,听不懂江墨辰在说什么呢?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江墨辰闻言,朝着顾雪凝前进了一步,两人之间的距离更近了,同时江墨辰也更加清晰的闻到了顾雪凝身上的那股味道。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股味道的印象,还是因为此刻,眼前的这个女人眼中对他没有了往日那股令人恶心的痴迷,在这一瞬间,江墨辰竟然觉得眼前这个女人似乎也没有了以往那么的让人厌烦厌恶。

江墨辰伸出修长的手,撩起顾雪凝披散的碎发,好看的双唇亲启。

“虽然我不知道你到底是从何处知道我在寻找‘橙色黎明’,但为了纠缠我,而特意喷洒‘橙色黎明’,花了不少钱吧?”

“橙色黎明”,宁羽辛总共也不过才调制了那么十瓶左右,现如今宁羽辛一死,一瓶都要上千万,哪怕是用过的二手的,也许几百万一瓶。

“甚至还不惜带走我儿子?你的手段可真是一次又一次的超出我的想象。”

儿子!!!

谁?

顾雪凝突然想到什么的转头看向此时还躺在沙发上睡得香的然然。

“然然你是儿子???”

望见顾雪凝如此诧异的模样,江墨辰眉头微蹙。

这女人又在搞什么鬼?

“跟我装什么傻?”

江墨辰往前踏进一步,双眼微蹙的盯着顾雪凝。

“你要不知道然然是我的孩子?你会将他带回家?”

顾雪凝眉头紧蹙,眼见着江墨辰越贴越近,不习惯与人如此亲近的顾雪凝,伸手一把将江墨辰推开,不过却用力过大,一下将江墨辰推倒在沙发上。

江墨辰的腿又正好踢在了她的膝盖上,结果就这么正好的,摔进了江墨辰的怀中。

正站在门口的几人,惊讶得双下巴都要掉在地上了。

我的妈呀,他们看见什么了?

要眼瞎了!

顾雪凝也被吓到了,捂着额头不敢置信的往后退。

就在这时,然然迷迷糊糊的醒来,看到一旁的江墨辰,然然没有半分惊喜,反倒是一脸嫌弃的开口。

“你怎么在这里?”

“跟我回家!”江墨辰开口道。

“我不回去。”

“江果然!”

看着两人剑拔弩张的模样,顾雪凝不禁有些慌乱了起来,说到底她私自将然然带回来,本就不应该,说得好听一点,是不放心孩子,说难听点,说拐卖都有可能。

“那个……”

“闭嘴!”

“不许凶阿凝。”然然生气道。

阿凝?

江墨辰惊愕的看向然然,随即又看了一眼顾雪凝,不解这女人到底对然然做了什么,竟然让然然如此的护着她。

“回家。”

“我不回,要回你自己回。”

说完,然然便顺势往沙发上一躺。

看来这父子俩的矛盾不浅啊!

不过孩子还是孩子,哪能一直不回家?顾雪凝开口,“然然,是跟你爹地先回家好不好?等你哪天想找我了,再来找我玩就是了,反正我住在这里又不走。”

她也不会走。

至少在报复完宁小云、林玉庆,夺回宁氏家业之前,她哪里都不会去。

然然看着顾雪凝,也不想让她为难,最终点了点头,自己走下沙发,看向江墨辰道:“走吧!”

然然他们这一走,原本就狭窄的房间一下空了出来,只余顾雪凝一个人,竟然让她觉得有些空旷,同时也安静得可怕,让她不自觉的回想起之前被那两个人关押在地下室时的那种惊惧感。

顾雪凝连忙打开电视,也不看,就是只是想要有人的声音。

随后她便打开了顾雪凝的电脑,将她之前所研制调制出来,还未来得及写出来的配方,给写出来。

敲打敲打着,电视里忽然传来熟悉的男人的声音。

“三日后,我们将在爱莎酒店举行拍卖会,这一次的拍卖,主要是拍卖宁羽辛的绝笔之作,这些都是她身前所调制的香水,没有配方,绝无仅有。欢迎大家来参加,并且这一次拍卖所得,全都将捐赠给北方基金会,回馈给社会。”

林玉庆这话一出,在网络上立马得到了热烈的反响。

她才刚下葬,林玉庆就马上举行拍卖会?

他和宁小云到底想要做什么?

想在她的名声消失之前,彻彻底底的利用一番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