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养家糊口的方法论全本小说穿越之养家糊口的方法论免费章节阅读

因下午家中一番慌乱,等几人稳定了情绪,了解了大致的前因后果之后,便已经到了晚饭的时候。

家里没有表,穿来的三位虽然不知道具体时间,但是夕阳西下总归还是能看到。

石头说去接铁头回来,此时徐达和张氏也不阻止了,因为知道石头基本已经接受了徐老大的“人生感悟”,不怕他会去老宅说什么。

三人走到灶前一番翻找,什么吃食都没找到。

缺了口的油罐子糖罐子和盐罐子倒是都有,但就仅仅是看得出曾经拥有过这些调料。

粮食更别提了,屋里屋外翻了一遍,正如石头所说,家里断粮了。

张氏气的又是把徐老大一顿爆锤。

徐达:我这是造了什么孽!

春丫突然想到:“爸!卖地的钱呢?”

反正现在没别人,她还是更习惯叫爸妈啊。

“之前就挂我身上呢,我给你妈了,还好没丢井里。”徐老大回答。

张氏摸出徐老大刚刚给她的一个破荷包,把里面的银子都倒了出来。

春丫惊呆了,这么稀碎的吗?她问道:“这是多少银子?”

夫妻两人又是一阵摇头。

春丫内心咆哮,苍天啊,大地啊,说好的穿越必带原主记忆呢?怎么她家这穿越这么短斤缺两的?

春丫深吸一口气,说道:“找找看那个契书吧,买卖田地总得有个契约吧?我看古代人家家里应该也都有那种称银子的小秤,不然这银子分量总不可能靠掂吧?”

徐达说道:“对对对,还是囡囡聪明,去屋里找找。”

张氏怼他:“总归比你聪明。”说完,白了他一眼,便进屋去找秤了。

看来,张氏这气一时半会儿还消不了,徐达想着最近必须夹紧尾巴做人,别又被爆锤一顿。

三人一番寻找,果然在房间里找到了契书和小秤。

契书很简单,虽然是繁体字,但是徐晓媛从小学书法,一手颜体楷书临的还算不错,这些随便看看就能看懂的。

契书写的是两亩地,二十两银子。徐老大拿了秤一称,不多不少,五两。

张氏和春丫都不会用秤,但是徐老大穿过来之前,曾经在供销社工作过好多年,八十年代的供销社,都是要用秤和算盘的,虽然很久没用过,但是学了那么多年,肯定不会忘记的。

这五两银子应该就是还完了赌债之后的全部家当了,但是家里缸空盆空,啥都没有,怎么过?

算了算了,先混过眼前这顿再说吧。

于是三个人打算出去买点粮食,可上哪儿买去又是一阵发愁。

春丫灵机一动:“农民种地总归有粮食的吧,那个二叔不是说隔壁叫燕子的来串门才找了人来救我们吗?我们别人也不认识,要不然,先问她家买一点?”

徐老大道:“那干嘛不干脆问那个二叔家买?”

张氏气不打一处来:“你是不是傻?二叔家不是跟你娘住一起的?你要买,亲兄弟怎么算钱?万一要是他们不收钱,你不是去要饭吗?你没听石头说吗,今天中午你俩便宜儿子已经在奶奶家吃饭了,吃多了人家二叔三叔不得有意见?他们没意见,他们总归有老婆吧?人家老婆也要有意见的啊!”

“那什么,囡囡那你快点去找隔壁买点粮食,我去后面菜园子看看有没有菜,挑点菜去。”徐达随便找了个破篮子落荒而逃。

张氏给了春丫一角碎银子,她其实也不知道是多少,徐达逃了,她也懒得喊他,目前张氏不想看到这个破男人,看到就想暴揍他一顿。

春丫问道:“妈,我有句废话不知当问不当问?”

张氏:“别问。”

春丫:“好嘞!”

揣着银子便出门了。

其实她想问她麻麻知不知道现在粮食啥价钱,不过既然她不知道,她娘大概率也是不知道的,不问就不问,瞎买呗,死猪不怕开水烫,反正穷的叮当响,就瞎过过呗,她娘都不介意,她还介意个啥。

还好她家住在村尾,只有西隔壁有人家,两家中间隔了块空地。

春丫到了那户人家门口,拍了拍院门,院门没锁,被她一掌给拍开了。

正在灶间忙活的燕子她娘李氏听到声音走了出来,见是春丫站在门口,以为她是来找燕子的,喊了一声燕子,招呼她进来。

李氏其实不太喜欢春丫,因为这丫头有点瑟缩,看着病恹恹的,说话声音小的像蚊子,但是她也知道徐老大的事情,看待春丫便多了几分同情,所以平日燕子要是去找她,李氏也不会拦着。

春丫进到院里,燕子擦着手向她走来,拉她坐在院子里的小板凳上,问道:“春丫,你没事吧?刚刚可把我吓坏了。”

春丫道:“没事,我爹娘也没事,燕子谢谢你啊。要不是你,我们三个人今天都活不了了。”

燕子说道:“可别这么说,这也是巧了,我新得了个鞋样想给你,才刚走到你们家门口,正好看到你们三个不知为啥扯在一起掉进了井里,把我吓得腿都软了,还好还来得及。你爹那样,你跟你娘也不能想不开啊,好歹你哥和你弟都挺好,等他们大了,也是你们的依仗。”

春丫点头道:“嗯,我不会再想不开了,我爹也说会改好的,我来是想找你们家帮个忙。”她现在并不想跟燕子聊太多,怕说多了露馅儿,不如直入主题算了。

燕子心里暗暗叹了口气,心想,春丫她爹每次得了银钱都会跟春丫一家说这次一定改,改来改去,还不是这样?不过她也不想多说什么,毕竟春丫这不刚跳过井吗?还是听听春丫有啥要帮忙的,能帮则帮吧。于是燕子说道:“有啥事儿你就直说,能帮忙的我们一定帮你。”

“家里断粮了,我想问你家买点粮食,就按城里粮店的价钱买,也不用多,能吃个几日就成。”说完便把她娘给她的一角碎银拿了出来。

燕子一听,这事儿自己可做不了主,她让春丫先坐坐,她找爹娘问问去。

李氏听燕子这么一说,心里有些犹豫,先不说家里粮本就紧张,她其实也不太想卖,外加隔壁徐达什么德性全村都知道,要不是看在春丫娘俩这么可怜的份上,她是不太想跟他们家多往来的。可这会儿春丫就坐在自家院子里,刚投了井,这会儿又为了家里的口粮求到他们家来,哎,难办!

李氏自己一时也拿不定主意,便出了灶间和丈夫王老三商量。王老三想了想,便对李氏道:“这娃也可怜的很,平日那徐老大对她不是打就是骂,今天这粮买不回去估计他家一来也揭不开锅,二来她还得挨一顿打,算了算了,便卖她一些吧,价钱就按我们卖给粮店的价钱来吧。”

李氏虽然心里有些不情愿,人家都说了按镇上粮店的价钱买了,家里男人却只收卖给粮店的价钱,一进一出一升粮食得差三四文。不过既然男人都这么说了,看看院子里跟女儿同岁的春丫,整整比自己女儿矮了小半个头,想想也就算了,全当自己做件好事吧。

她从屋里锁粮食的柜子里舀了五升粟米,三升大米,王老三又让她另外装了两升白面。

李氏拿了粮食,走到院子里,并未马上把粮食递给春丫,而是问道:“春丫,你来问我家买粮,你爹知道吗?”她得问问清楚,要是是这娃自作主张的,她可不敢卖,徐达就是个混不吝,到时候都说不清了。

春丫点头道:“知道的,是爹娘让我来问婶子的,婶子我们也不多买,能吃个几日就行了。”

春丫其实是这么想的,要是只买今天这一顿的,不过一两升粮食,这钱叫人家是收还是不收,不如稍微多买点,好算钱。

李氏一听是徐达叫女儿来买的,便放心了,把粮食递给春丫,说道:“你爹知道就行。你叔说了,这价钱就按人家收粮的价钱来,这里一共五斗粟米,一升我们卖给粮店是八文钱,三升大米,一升卖给他们是十文钱,两升白面卖价每斗是十二文。”

春丫掏出一角银子,李氏让燕子去房里拿戥子,春丫看燕子拿来的那戥子,就是之前家里翻出来的小秤,心里原来如此了一番。

李氏称了碎银,正好二钱,便拿了一百零六文铜板找给春丫,一百文是串好的,另有六文零钱。

春丫拿了粮食和串好的一百文铜板,另六文说什么都不拿。

虽然六文钱没多少,但是李氏却觉得春丫看着比之前懂事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