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颜灼顾硕知犬犬今天也在努力求生全文全章节江颜灼小说阅读

洛惊寒的嗓音一贯是那种凉薄冷漠的,好像没有什么事情是值得他在意和欣喜的。

可这一句“喜欢”,却说的好像舌尖含血。

江颜灼和顾硕知都愣了愣,在场人都没说话,安静的连alpha喉头滚动的声音都听得清楚。

他笑的格外落寞。

“我努力了啊,可你不喜欢我我能有什么办法?”

江颜灼刚想回头看他一眼,就被顾硕知紧紧箍在怀里,不让他扭头,态度非常强硬,扣在Omega脖颈上的手,力气都比以往大。

洛惊寒看着顾硕知冷笑了一声。

“为什么他的占有欲你就受的,你就不反抗,换成我,就不行了?”

顾硕知瞪着洛惊寒的眼神怕是下一秒就要大开杀戒了,黎默站在一边真的怕两人又一言不合打起来。

刚走过去站到中间想隔绝两人的视线,就看见江颜灼缓缓抬了手抱住了顾硕知的脖子。

“因为我很爱他。”

江颜灼没有回头再看洛惊寒了,他很依赖的靠在顾硕知怀里,特别温柔的亲了亲alpha的腺体。

那处肌肤的敏感程度是一样的,alpha也不例外,但那处相较于Omega习惯于承受的体质来讲,碰alpha的腺体就会很危险了。

一般都视为挑衅,是对alpha的宣战一样。

可顾硕知让江颜灼碰,他要想下口咬,alpha也能忍。

顶级的分化率让alpha生来就是王者,可他愿意为了心爱的人俯首称臣,这就是区别。

江颜灼很清楚洛惊寒和顾硕知的不同,所以听到那句“喜欢”后,反应很平淡。

洛惊寒到现在都是一副质问的态度,而顾硕知即便是受了委屈,在赌气在勉强当中也愿意放下身段来迁就江颜灼,这就是偏爱。

江颜灼记得特别清楚,纹身后两人也有过一次小吵。

好像就是因为江颜灼太任性不听话惹恼了alpha。

顾硕知凶他了,然后晚上睡觉都没在一起,冷战闹得两个人都挺难受的,江颜灼那会儿特别依赖对方的信息素,他要有人宠着,可偏偏就是把顾硕知惹生气了。

一直觉得家里最害怕的是alpha的怒火,后来才知道,其实是Omega的眼泪。

当时顾硕知说:“生气归生气,又不是不喜欢你了。”

后来江颜灼就明白了那句话的含义:喜欢的事自然可以坚持,不喜欢怎么也长久不了。

不等年轻人好好掰扯掰扯情感,洛惊寒的父母就到了,他母亲穿的相当正式,保养非常好,站在那里旗袍加披风,小细跟的高跟鞋衬的脚腕细瘦有力。

妆容精致,从头到脚都挑不出错误来,她没有想象中的先来安慰自己的孩子,而是冷漠的看着洛惊寒的父亲上手甩了他一个巴掌。

“丢人的东西!”

原本以为这下母亲该来哄两句了,没想到洛夫人只是淡淡的瞥了他一眼,“寒儿,你太让我和你父亲失望了。”

洛惊寒全程都冷着一张脸,至多只是擦了擦自己的嘴角的血,一句话都没有再说过。

原本看着江颜灼眼睛里还有些灼热和疯狂的欲念。

可现在,微末的那点光也熄灭了。

……

洛惊寒的父亲有意很顾家和解,想要好好谈,并不想把这件事情闹大,可顾硕知也不愿意退让,双方在别的房间谈了很久,这边的黎默倒是有空打了局游戏,顺便听了听洛夫人教训洛惊寒。

“寒儿,不是母亲说你,你从小就是个乖孩子,怎么这次给你父亲闹出这么大的麻烦来?”

“妈不是早就说过让你别和那个beta来往吗?你怎么就记不住?”

洛惊寒:“他是Omega。”

“是,就算他现在变成了Omega,可他也不适合你呀,我们洛家娶个这样没背景的Omega回家对你父亲一点助力都没有,你怎么就听不懂呢?”

“人家Omega都结婚了,顾家罩得住他,你还不死心,你是要气死我和你父亲吗?”

“你大哥你二姐都听从家族的安排,现在不也过得很幸福,母亲为你挑选的肯定都是最合适的。”

“你只要听话就好了。”

你只要听话就好了……

这句话洛惊寒从小到大不知道听了多少遍,从小他就按着父亲母亲的期许成长,走哪条道路,怎么发展,怎么为家族做贡献,他的所有一切都是被安排好的。

就像那被刻意纠正过的植物,要长成什么样子都是人类规定好的。

给他套上这样那样的圈套和枷锁,必须朝着规定的方向生长,稍有一枝偏离轨道,立马就被剪掉。

哪有自由可言?

黎默突然觉得他挺可怜的,他虽然爹不疼娘不爱,可他还有韩叔叔,洛惊寒这又算什么呢?

难怪他对那样明媚灿烂的小江学长那么执着。

已经到了极近变态的地步。

“我和你父亲已经给你订好了白家的婚事,你现在弄出这么大的事,让我和你父亲怎么见人?”

“要是闹大了传出去,洛家哪还有脸面?”

“你是对那Omega着魔了吗?他给你下了什么迷魂药?都结了婚还让你念念不忘!”

“别的人家也就算了,你要是真的喜欢,妈给你找来当个小情人养着也无所谓,偏偏是顾家。”

“顾家我们能惹得起么?我看那个Omega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Omega就该有Omega的样子,要真是他进了我洛家,以后指不定爬你头上呢,谁能管得住?”

黎默在一旁听得差点笑出声,还好江颜灼没跟您儿子在一起,不然不知道得受多大委屈。

这当父母的有意思,全盘只顾自己,自以为是的对孩子好。

走今天这一步,也不知道是谁活该?

洛惊寒后面都没在出过声了,他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盯着清冷的石砖地板看。

第一次没谈拢,洛惊寒的父亲出来后脸色非常差,又想往儿子脸上轮巴掌的感觉,不过倒是顺利把人领回去了。

黎默收了手机晃到江颜灼身边,“小江学长,你还很生气吗?”

“嗯?我没事啦,你顾哥可能比较难哄。”

黎默不准备劝他们俩,也不准备把刚才听到的话告诉江颜灼,只是笑嘻嘻的转移话题,问江颜灼韩熙的事情。

“什么?你又碰见韩叔叔了?诶不是怎么你和韩叔叔的缘分这么大啊?我怎么就碰不上。”

“我还有你小时候的照片呢哈哈哈哈小朋友~”

黎默满脑子问号???

“韩叔叔把这也给你看了!”

“不止我呢,师兄和耳朵也看到了。”

奶狗弟弟脸一下子红了起来,“删掉,快删掉。”

“我就不,我还没给我老攻看呢。”

“好哥哥,算我求你了,你可千万别外传啊!”

“怕什么,你小时候长那么可爱,又不丑。”

“不是,这事关alpha的尊严,你能别老说我可爱吗?回头我在韩叔叔眼里永远长不大了。”

江颜灼拍了拍他的肩膀,“崽儿,你真的不用多想了,你就算支棱起来了估计在韩哥眼里也还是个小宝贝。”

“像我这么人畜无害的弟弟,你不应该安慰我一下吗?怎么帮着韩叔叔说话。”

委委屈屈小奶狗,演技封神。

【作者有话说:没有洗白洛,他就这样。

黎默默:可以写写我和韩叔叔了吗?

祁辰:后面排队去。

朝曲:【笑死.jpg】

(日常求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