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免费小说92402444苏小小许弋尘阅读

医院,重症监护室。

苏小小将芝芝的物品做了无菌消毒后带进了病房,放在了芝芝的枕头边。

她坐在床边,调整情绪后用这辈子最温柔的声音说道:“宝贝,又到了妈妈给你讲睡前故事的时间。”

“只可惜,这是妈妈最后一次给你讲了……”

饶是为母则刚,在生离死别倒计时的最后几个小时里,她还是害怕的。

不是怕死,是怕芝芝醒来后找不到她会难过。

“……艾莎公主用神奇的魔法拯救了整个阿伦戴尔王国,治愈了安娜,他们和雪宝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

“宝贝,妈妈现在就要和医生一起用神奇的魔法来治愈你,等你醒后,妈妈便要去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远到你再也看不见妈妈……”

说着说着,苏小小控制不住地哽咽起来。

泪水滴落在芝芝苍白的手背上,留下一道道水痕。

她悉心擦去芝芝手背上的泪水,再吸了吸鼻子,哭着笑着爱怜看向芝芝。

“但妈妈会魔法,妈妈以后就是雪宝,以后你看到雪宝,就当做是看到妈妈,好吗?”

“不要害怕,妈妈一直都在你身边……”

……

手术室。

苏小小和芝芝并排躺在两张手术床上,麻醉药顺着手背静脉血管缓慢流入苏小小体内。

渐渐的,她的视线开始模糊。

砰——砰——

苏小小的心跳,一下比一下缓慢。

她深深看着芝芝,带着无尽的不舍和留恋。

麻醉生效,苏小小合上眼,一旁的心电监护仪传来刺耳的嘀声。

……

开了整整一天会议的许弋尘,疲惫地揉了揉眉心。

苏小小不愿在收购协议上签字,理由他懂。

但瑞雪集团在苏父死后,基本已经散盘。

若不是他高价从那几个老董事手中的股权买断,瑞雪集团早就落入他人之手。

这次会议,他动用了自己的资深团队,解决了瑞雪集团的项目危机,保住了企业的运营。

当年自己创业时,苏父将他从泥泞中拉了一把。

这一次,就当他偿还了那个恩情吧……

至于那个女人,她撒谎说患癌,为的不过是让他多在意她一些。

只要她以后可以好好带芝芝,那些拧不开的间隙也该翻篇了。

毕竟,以后的日子还要继续往下过。

“魏萱,去订一束玫瑰花。”许弋尘吩咐道。

魏萱眼底划过一丝不解,但还是照做。

许弋尘拿出手机,发现已经低电量自动关机。

昨天一晚上没回家,苏小小会不会多想?

不知为何,许弋尘的心头莫名有些淤堵。

好像冥冥之中,发生了什么大事。

充上电,手机震动两声,开了机。

许弋尘拿起来看,发现有99 个未接来电,全部来自苏小小。

他一震,心底的不安猛地往上蹿。

他连忙给苏小小回拨过去,却显示无法接通。

正在这时,魏萱拿着花束走进来。

“许总,这花是要送给谁?”她稳住分寸问道。

许弋尘接过花束,没有搭理她,大步流星地走了出去。

一路开车回家,他的心脏好像被一种无形的东西狠狠攥住。

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如砂砾般往外流逝,怎么都握不住。

到家,许弋尘捧着花束,调整呼吸后摁下指纹开锁进门。

冰冷的家中,空无一人。

没有苏小小,没有芝芝,只有压抑的冷清。

“苏小小?”许弋尘唤道。

苏小小的名字自他口中而出,莫名撕扯着声带。

“芝芝?”许弋尘找遍每一个房间,都没有看到人。

这时,刺耳的手机铃声在空荡的房间猛地响起,是母亲蒋晚棠的来电。

“弋尘!快来医院,出事了——”蒋晚棠的嗓音带着久哭后的沙哑。

许弋尘心脏猛颤。

医院。

许弋尘急速狂奔着,手中的玫瑰花一瓣一瓣掉落,被踩的四分五裂。

看到走廊尽头的母亲,他连忙过去。

“妈,怎么了?”

蒋晚棠双目红肿,声未出泪水已经簌簌落下。

许弋尘看着母亲身后的病房门上闪着红灯的‘手术进行中’几个大字,瞳孔骤然紧缩。

“啪!”灯灭,门开。

医生和护士推着病床走出来,床上躺着还在昏迷的芝芝,巴掌大的脸被氧气罩盖住一半,虚弱至极。

许弋尘脸色唰的一下变得惨白。

“……芝芝怎么了?”

为首的医生摘了口罩,对着许弋尘和蒋晚棠说道:“孩子手术很成功,你们可以放心了。”

蒋晚棠颤颤巍巍走到病床边,想去碰一碰芝芝,却又颤抖的收回了手。

她含泪看向手术室内,带着一丝祈盼地问道:“我儿媳妇呢?”

许弋尘被这句话炸得大脑一片空白:“什么意思?苏小小在哪?”

这时,一张盖着白布的病床被缓缓推了出来。

蒋晚棠身体一晃,直接栽倒在地。

许弋尘站在那里,手中的玫瑰花束瞬间散落一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