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他今天也在撬墙角最新章节林逾静赵简林逾静小说阅读

“你到底在做什么?”赵简被她的举动惹恼,也坐了起来冲她大吼。

林逾静听了只是冷冷的回道:“大人不会以为我跟你回了府,一切就能如从前一样了吧?如果只是解决需求,大人何不去找那位?我猜她巴不得时刻陪在大人身边,伺候大人!”

“你!”赵简求欢不成,反被她噎得一句话也说不出,自觉丢了面子,因此气哼哼的下地,摔门而出,去了隔壁书房。

房门被震得吱嘎作响,好一会儿,屋里才又恢复了平静。

林逾静拽着被子坐在床榻上,望着窗棂中透过来的月光独自出神。

不知过了多久,就在她快要睡着时,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微弱的敲门声。

迷糊间,她以为是有人在敲她的房门,因此披了一件衣裳,翻身下地,轻轻的打开了房门。

屋外,银色的月光下,一个小厮正站在隔壁书房的门口,对着赵简窃窃私语,而赵简则拿着一封信,一边听他说话一边快速的查看信上的内容。

林逾静仔细一看便认出,来人正是每次给孟舒通风报信的那个小厮。

呵,林逾静冷笑,果然,他白天说的话都是在骗自己,他和孟舒并没有断了来往。

听到这边的声响,赵简猛的抬头,发现了靠在隔壁门上的林逾静,一时之间有些惊慌失措。

“夫人……”一见林逾静面有愠色,赵简便知道她心中所想,因此急忙解释道:“是王大人派人送的信……他邀我明日一早过去他府上吃饭,说有要事与我相商……”

王大人?就是那个将孟舒送到他床上的王大人吗?林逾静听了,心里愈发觉得可笑。

她不动声色的走过去,站到赵简的面前:“你说这信中所写,是王大人邀你明日一早到府里吃饭?”

“正是。”赵简早已不复刚才的慌张,将手中的信往她面前一递:“夫人若是不信,大可拿去查看。”

“……”林逾静没有说话,借着明亮的月光,她果然看到他手里的信上,写着邀他明日到府商议要事的字样,落款正是王大人。

林逾静之前从未见过王大人,对王大人的了解也全都来自赵简的只言片语中,因此并不知道他们平时是怎样吃饭的,也不知道这种饭局中到底有什么猫腻,直觉却告诉她,此事并不简单。

因此略一思索后,她便提出,明日一早要去赵简同去王大人府中做客。

赵简推脱不开,最后只得答应,带她一共前往。

因为有心事,这一夜林逾静睡得并不安稳。第二日天刚微微亮,她便起身收拾妥当,早早的在院子里等赵简出门。

赵简一出门便见她候在院子里,知道她这是铁了心要与他同去,也不再多说什么,只是命人备好了马车。

朝中的大臣大多住在京城东南角的几条巷子里,王大人的府邸离尚书府并不太远,因此马车前行了一会便到达了目的地。

林逾静随着赵简一起走进府里,刚一进门,便有小厮前来禀报说王大人已等候多时,招呼着他们去往前厅。

只是令林逾静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才一跨进前厅,她便看到秦牧也坐在那里,对着一位须发花白的老人说着什么,老人听了哈哈大笑,神色放松,显然正是这府中的主人王大人。

看到林逾静与赵简同来,王大人显然一愣,但很快便恢复如常,招呼着他们坐下喝茶。

林逾静挨着赵简坐下,对面正是秦牧,一时之间只觉得坐立难安,因此随便找了个借口,便出了前厅。

王大人的府邸不小,而且明显是下了大功夫去布置,因此庭院中的一花一木皆都造型别致,颇有情趣。

林逾静不知不觉从前厅走到了花园,只是刚来到一处假山前,便被人从身后捂住了口鼻,一把拽到了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