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将军他今天也在撬墙角完结版林逾静赵简小说阅读

林逾静在别院待了好几日,而秦牧也一直赖着没走。

“你怎的这般清闲,连早朝都不去?”在又一次被秦牧打扰后,林逾静终于忍不住开口询问。

对此秦牧只洋洋得意地告诉她:“我这番是打了胜仗回来的,皇上定是要赏我几日清闲的。”

见林逾静依然没有放下绣花针搭理自己的意思,秦牧又道:“整日里待在屋子里,姐姐也不嫌闷。”

“你若是嫌闷,便早些回去。”

“……”

半个时辰后,林逾静走在熟悉的街道上,暗自懊恼自己怎么就受了秦牧蛊惑,还真就陪他出来了。

这心思在下一刻愈发浓烈,若是早知自己会遇上这两人,说什么她也不会出来。

自从孟舒小产后,林逾静便再也没有见过她,也没有听过她的消息。

而此时,不远处孟舒正意气风发挑着金银首饰,却不是为了自己。

孟舒身边站着的,正是张秀华。

两人有商有量的,和睦的很,倒真是像正经婆媳。

“这边的东西倒是好看。”秦牧仿佛看到了有趣的东西,拉着林逾静过去,恰好便是在孟舒她们隔壁的摊子。

近到林逾静可以清晰的听到两人的对话。

“伯母,这支金钗可真配您。”

“你这孩子,平白叫的生疏了。”张秀华似是很高兴,举着钗子摸来摸去不舍得放下,“等过几日你进了门,就该改口了。”

“伯母说的是,可是……”孟舒笑意渐渐敛去,咬紧了下唇,“可是姐姐她……”

“别提那个毒妇。”张秀华声音陡然增大,连一旁的路人都忍不住张望过去,便听她咬牙切齿的说道,“你放心,那毒妇已经被阿简送去别院了,等她回来,你都进门了,我看她能做什么。”

“可我怕大人他……”

“你放心,那毒妇这般造作,阿简心里早就腻烦了,不然那日送她去别院,怎么会送到一半就回来看你呢?”

原来那日说的衙门有事果然是假的,赵简将她一个人丢下,就只是为了去看孟舒。

原来送她去别院是为了瞒着她接孟舒进府,说什么过几日来看她,恐怕到时候便是要与她说孟舒进府的事吧。

所以如今的她在旁人眼里就是歇斯底里的弃妇,明知赵简已经不爱她了,还自欺欺人的以为能挽回。

一瞬间前所未有的屈辱感几乎要将林逾静淹没,放下手中的东西,逃也似的离开了这里,直到周围没有人了,才感觉自己活了过来。

秦牧一直陪在她身边,一直到回了别院,他才小心翼翼的问道:“你……可好些了?”

林逾静无力地蹲下以手掩面:“如今的我,是不是难看极了?折腾了这么久,输的一败涂地。”

秦牧在她身边蹲下,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头,神色莫名:“若是你想,我可以帮你,他们怎么对你的,我便怎么帮你报复回去。”

林逾静抬头,神情空洞,也不知有没有听到他说的话。

秦牧继续说道:“你只告诉我,你恨吗?”

沉默许久,秦牧似是放弃了,正准备起身离开,却发现自己的衣摆被林逾静拉在了手里。

“别走。”

下一刻,林逾静站起身扑在了秦牧的怀里,踮起脚尖,吻上了秦牧的唇。

“别走。”

林逾静重复了一遍,愈加用力的吮吸着他的唇瓣,动作笨拙又急切。

可秦牧没有附和她,黑黢黢的双眸沉沉的盯着她,紧声问道:“你确定,要这般报复他吗?”

林逾静终于停下,像是找回了点理智,可随即,又狠狠地将秦牧推倒在榻上,喃喃道:“这般有什么不好。”

见秦牧依然没有反应,林逾静狠狠地咬在了他的脸上:“不许拒绝。”

“这可是你说的。”秦牧猛地摁住林逾静的后颈,将人扣在怀中,“你可莫要后悔。”

相比于上一次的醉酒误事,这一次的林逾静是清醒的。

她清楚地记得自己是如何在秦牧的攻势下溃不成军,以至于最后都是昏睡过去的。

第二天一早,林逾静是被丫鬟吵醒的。

“小姐,姑爷来了。”

丫鬟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林逾静睁开眼看了看屋里的一片狼藉,猛然坐起,摇了摇边上沉睡的秦牧:“醒醒。”

秦牧迷迷糊糊的睁眼,看了看天色,将林逾静重新拉回被窝:“还早,再睡会儿。”

“赵简过来了。”

“……”秦牧丝毫没有偷情的自觉,甚至还将林逾静抱得更紧了一点,“姐姐这是不想负责不成。”

……

最后还是不情不愿的被林逾静推着起了床,走到院子的时候还不甘不愿地指责林逾静:“姐姐你这般过河拆桥可不好。”

“是,我过河拆桥。”林逾静面无表情推搡着他,“既然知道了,还不快走?”

秦牧在原地站定,愤愤地看着林逾静:“你就仗着我喜欢你。”

说完趁机在林逾静脸上轻啄了几下,林逾静还在为方才那句话愣神,一时不查倒是让他得逞了。

正想斥责,却听到了门开的声音。

“你们在做什么?”赵简的身影出现在院子门口,脸色阴沉地看着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