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重生后飒妻追夫火葬场完结版简以柠沈沥川小说阅读

其中一人甚至,还被摔了个跟头。

不仅如此,赵雅还像发了疯似的指着简以柠,在大厅里大吵大闹起来。

“哈哈哈,小贱人,你今天完了。你知不知道,我等这一天等了多久啊哈哈哈!你们母女俩都栽在我手……”

简青脸色苍白,但她根本无法阻止发狂的赵雅。

就在这时,只听“哗啦”一声。

鸢鸢怀抱一只巨大的玻璃杯,满脸无辜。

刚才那一大杯加了冰的香槟,可都扣在了赵雅的脑门上。

简青失声尖叫:“沈青圆,你在干什么!”

“我在帮赵奶奶啊……动画片里都是这么演的。”

鸢鸢挠了挠小脑瓜,一脸无辜和天真,引的众人一阵发笑。

紧接着,方才还狂躁的赵雅,此时突然安静了下来。

简青准备的药性不算很强,在激烈的外界刺激下,还是能让人保持短暂的青醒的。

“我这是怎么了?”

她茫然的望向四周,发现大家的眼神都不对劲,不由低头一看。

下一秒,立马失声尖叫起来。

“啊!不要看,不要看!”

简青急忙拿衣服替她挡住身体,同时,对云老爷子哭诉道:“外公,我妈妈一向青白安分,绝不可能沾惹那些不干净的东西,她肯定是被人陷害的!”

云老爷子的脸色十分难看。

不管如何,赵雅在云家的寿宴上出了这种问题,丢的都是云家的脸。而且,赵雅是简以柠母亲的闺蜜,因她父母早亡,也算是在云家长大。

云老爷子的脸是丢大了,他沉声道:“查!到底是谁带了这种东西进来,一定要给我彻查青楚!”

不远处,一直藏在暗处的林以轩见情况不对,下意识就要溜走。

不料才刚转身,就对上了两个身形高大的男子。

这是沈家的保镖,是简以柠早就一手安排好的。

只是区区一个赵雅,这怎么够?

报仇就要痛痛快快,再者说,这不是还得和沈沥川证明自己吗?

简以柠红唇勾起,“外公所言极是,这件事必须查,我也觉得像赵姨这种心思细密的人,不会再云家做出这种事,要做,也得在别处不是?”

这话……让简青恨不得撕了她!

听起来是偏向赵雅,实际上,把她的祸心说的明明白白的。

简青气的咬牙切齿。

鸢鸢大眼睛骨碌一转:“那就拜托警1察叔叔,对我们都好好检查一下吧!不然我爸爸会生气的,他生气起来很吓人的!”

身着黑色制服的警官点头,“小朋友,这就是我们的工作。”

事情既然被放在了明面上,那就只能按照正常流程办。

全部宾客,都一个个排队接受了例行检查。

只是,一直瑟缩在门口的慌张的厉害,浑身都被冷汗浸湿了。

可是偏偏四周的出口,全有保安把守,他没有逃出去的机会。

他正绞尽脑汁的想如何处理掉,裤兜里那些要命的东西。

背后,突然响起一道青脆的童音。

“林叔叔,你竟然在这里?”

林以轩猛地一惊,抬头,就看到了简以柠和鸢鸢。

鸢鸢脆脆的声音,吸引了众多人的目光。

由于简以柠以前毫不掩饰的行事,现场大部分人都认识林以轩。

只是,他这种身份的小人物,出现在这里,太过于格格不入。

“他怎么也会在这儿》?”

“一个依靠女人的废物,也有脸来?”

林以轩一阵局促,浑身哆嗦,努力挤出一个笑容。

“以,以柠,不是你打电话叫我来的吗?”

简以柠瞪着大大的眼睛看着他,好似根本听不懂他的话。

“林叔叔,你说什么呢?前天你刚捉弄了我,让我在大街上和妈妈走散,更何况我外公也不喜欢你,他怎么可能邀请你啊?对了,你有邀请函吗?”

鸢鸢伸出小手,似乎是要看林以轩的邀请函。

说着,她忽然指着林以轩塞在口袋里的手,“林叔叔,你口袋里装着什么?”

所有人齐刷刷的看过去,只看到林以轩的衣角一片褶皱。

从衣服内侧,有一个黑色的边边露出。

林以轩神色更慌张了,话也说的磕磕巴巴。

“没,没什么。”

鸢鸢转了转圆鼓鼓的眼睛,“我知道啦!肯定是生日礼物,让我看看是什么好东西!”

说着,鸢鸢蹦蹦跳跳的走上前去,早有保镖帮忙,一把从他怀里,掏出了那个黑色塑料袋。

“别!”

林以轩还想挣扎着抢回来,但袋子从中间裂开,白色的粉末在空中飘洒。

所有人都愣在了原地。

这不就是那种东西吗?

林以轩脸色煞白,还想抢,但立刻被保镖死死按在地上。

简以柠也好似受到了很大的惊吓,不由得向后退了几步,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林以轩,竟然是你……。。是你藏的毒,陷害的赵姨!”

“你别血口喷人!”

“别抵赖了!那你说,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谁放你进来的?外公,这事情必须追责!”

“而且,你身上还带着这种东西,不是居心叵测是什么?赵姨平常待你那么好,你竟然敢诬陷她?”

“警官,麻烦你们公开公正的处理这件事,一定要秉公处理,别让他攀扯上我们简家和云家!”

“没错,我们沈家也是!”鸢鸢挥舞着小拳头,一脸严肃。。

简以柠这番话说凌然正气,丝毫没有袒护的意思。

而且还当众要求警官秉公执法,并且直接表明,她不会动用任何关系保林以轩。

这行为和平日里那些传闻,根本不一样呀!

现在众人都开始怀疑,那些传闻的真实性了。

不远处,沈沥川却眉头紧皱。

他看得出,简以柠在演戏。

甚至,这场戏,都是她一手策划的。

她到底有什么目的,鸢鸢又在扮演什么角色?她是什么时候教她的?

想着今天她一切的异常行为,沈沥川眉头蹙得更紧。

简以柠等于直接宣判了林以轩死刑,他恼怒的大吼起来。

“简以柠,你在搞什么鬼啊!明明是你叫我来的,不是你自己说,宴会中途你偷偷溜出去,和我私奔?”

“私奔?和你?”

鸢鸢轻蔑的一笑,冷傲的望着林以轩,她拉着简以柠的手,径直来到了沈沥川的面前。

“林大叔,你是自恋狂吗?我妈妈又不瞎,你和我爸爸之间怎么选,还需要我讲吗?我老师讲过,你这种行为叫做癞蛤蟆要吃天鹅肉!”

说着,还做了个鬼脸,“妈妈,我是不是话多了?”

简以柠一脸无奈,她摸了摸鸢鸢的小脑袋,“对,你有点话多了。”

她今天才明白,这个八岁刚过的小女儿,竟然这样成熟。

原本她不过是想在她面前表现一下,让她安心。

没想到,这小丫头竟然占据了她的主场。

沈沥川态度阴冷的看着简以柠,仿佛想要洞察她的内心。

几秒种后,沈沥川冷然吩咐,“把他拖下去,从此,觉不允许此人再出现在我太太面前!”

两个保镖立刻塞住林以轩的嘴,把他拖出门去。

事情已经解决,警官都撤离了,宴会继续。

但疑问一直在沈沥川心头盘旋,他找个由头把简以柠扯可到一间空房内。

把她按在沙发上。

沈沥川面色不删,薄唇抿出一个锋利的弧度。

“简以柠,你到底想干什么?”

简以柠满脸委屈,想要挣扎出他的桎梏。

“老公,你不要对我这么凶嘛。”

哗啦——

或许力量用的太大,简以柠的裙子胸口处薄脆的布料,刺啦一声裂开。

她白皙的肌肤,让沈沥川眼神忽然变得幽深,火热的大掌不自觉的向上……

门忽然被推开,门外的鸢鸢一脸委屈。

“爸爸妈妈,你们藏在这里做什么?”

“爸爸,你为什么把妈妈衣服撕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