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56985412完结版沈君卿赵司琛小说阅读

听见赵司琛的话,秦楚容愣住了。

他转头看了眼说沈君卿的丹青,又看着面前这个着魔了般的人,不由自主地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我为何要来找你一个疯子。”

说完,秦楚容甩袖离去。

赵司琛冷漠地看着他离去,等目光落在画上时又变得温和。

他的妻子,他的君卿,他又能见到她了…

行至王府门口,秦楚容隐约听见小厮在说“几日前的方士”、“鬼神”什么的。

但因心中有气,也没细听,径直回了太傅府。

才从宫里回来的秦太傅见他一脸不忿,不忍问了句:“出什么事了?”

听见父亲这么问,秦楚容想了想,自己无官无职,不能插手沈君卿的墓一事。

但若和父亲说,兴许有些办法。

不过也是这一瞬,秦楚容有些后悔没能选择在朝中谋个一官半职,否则现在也不必如此受缚。

“爹,今日我去拜祭君卿,发现她的墓被人动过。”

闻言,秦太傅饮茶的动作一滞:“她乃皇上追封的骠骑将军,谁敢去动她的墓?”

虽然近几年盗墓者猖獗,但是沈君卿为国捐躯的事整个大魏都知道,盗墓者胆子再大也不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啊。

“她的墓的确被人动过,坟边有被撬动的痕迹,还有不少地中的湿土。”

秦楚容顿了顿,又道:“爹,你去请示皇上,让他彻查此事吧。”

秦太傅放下茶杯,摇了摇头:“不可,虽然北乱暂平了,难保敌军不会卷土重来,皇上正为提拔武将之事烦心呢。”

“可君卿她…秦楚容恨恨攥紧了拳,想起赵司琛的话,他不由嘲讽起来,“为她一夜白发,却对此事不闻不问,还有心思画画,虚伪!”

“楚容,不可胡言乱语。”秦太傅皱眉呵斥了一声。

秦楚容紧抿着唇,不知怎么的,想起了王府门口小厮的“爹,我听王府的下人说几日前有个方士曾到过王府。”听到这话,秦太傅眼神一暗:“方士?”

这就奇怪了,大魏开创百年,无一皇室与这等赵湖术士有来往,更何况平日对这唬人为生的术士嗤之以鼻的赵司琛。

秦太傅站起身,抚须踱步:“你说王爷在画画?”

秦楚容点点头,眼中多了丝不解,为何父亲在意的是赵司琛画画?

忽然,秦太傅屏退一旁伺候的下人,神情凝重:“我曾听人说过方士有一起死回生之术,娶逝者的一点尸骨碾磨成粉,混于各种彩墨中重绘逝者丹青,已逝之人便能借着丹青重回人间。”

这番话让秦楚容脸色一变:“赵湖之言岂可当真。”

“自是不能当真,只怕王爷忧思过…秦太傅叹了口气,”这可是大逆不道的重罪啊。

想起赵司琛那痴迷于描绘沈君卿的模样,秦楚容顿觉不妙,他觉得赵司琛真的疯了,这般荒唐的事都能做得出来。

“爹,向皇上上奏吧,”

然而秦太傅思量了半晌还是摇了摇头:“此事也仅仅是猜测,且等等吧。”

他倒觉得撇开掘坟取骨一事不说,赵司琛若信了那些不实的话而碰了壁,尽早回头也是好的。

但秦楚容可不这么觉得,在他看来,赵司琛已然是走火入魔了。

他捏紧了拳头,久久咽不下这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