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族帝女小说凤灵溪逸初辰目录阅读

“说,怎么回事?”

狱卒有些慌,跪在地上连连叩首,“君……”本来准备说出实情,想起梦缘假装昏迷前的警告,忙改口道:“君上,凤灵溪想要从天牢里出去,就……就想着勾引属下,被前来探望的梦缘夫人撞见,于是……于是——”

“于是什么?”逸初辰的手抓向牢房的栏杆,栏杆霎时碎成渣。

狱卒吓的声音都开始发颤,“于是凤灵溪就想杀了梦缘夫人灭口,后来……后来就是君上你看到的。”狱卒叩首,求饶道:“还请君上饶命,一切都是凤灵溪的阴谋!”

凤灵溪扯着地上的草,想要盖住自己的身体,却总也盖不上,她从来没觉得这么羞耻过,心头的伤还没缓过来,这污蔑来的猝不及防,她使出了全身的力气吼道:“我没有!是梦缘,一切是梦缘指示的,她想让狱卒强bao我!”

狱卒实在害怕逸初辰不相信,想起一些事情,补充道:“君上,你相信我,我说的都是实话,是凤灵溪勾引我的,她就是这样的荡妇,哦,对了……上次,上次她也是这样勾引若离上仙的,我亲眼看到凤灵溪和若离上仙衣衫不整的从修罗殿内出来……君上——”

逸初辰想起那天,披在凤灵溪身上的白狐裘,他是知道若离同凤灵溪的情分,却没想到,在他不在的这几天,若离居然真的大老远从天族跑来,就为了同凤灵溪苟且。

此时看到凤灵溪身上青红交错的痕迹,逸初辰感觉体内似乎有一团火在燃烧,不等狱卒说完,已将狱卒踹在了地上,这一脚之重,狱卒直接被踹出牢门外,“砰”的一声落在地上,再没任何声响。

惊鸿上前一看,人已经死了!

“惊鸿!”

惊鸿知道逸初辰是在问自己,确认那天的事情,他那天是有意不禀报的,此时,不能不说,“那日,若离上仙的确在夫人的闺房,夫人也的确衣衫不整,但是——”但是也许那只不过是若离上仙在给夫人上药。

“够了!”

后面的话,逸初辰没有给惊鸿机会。

逸初辰看向凤灵溪,两人四目相对。

一个森冷决然。

一个心酸凄然。

“逸初辰,你……不信我?”

对上那双眼睛,逸初辰就觉得心烦意乱,别过脸不想看,他抱起昏迷的梦缘,背对她道:“凤灵溪,自己做的恶事,还赖到别人身上,你就是个毒妇,记住——梦缘流的每一滴血,本君都会从你身上讨回来!”说完,抱着梦缘头也不回的走了。

凤灵溪看着他的背影,疯癫了一般喊着:“逸初辰!”

发现自己的声音已经哑了,爱似乎也有些累了。

……

当夜,凤灵溪被人从牢里提出来,直接拖到了清雅居,领他的侍卫像是可怜她,将自己身上的大氅披在了她身上。

看,一个陌生的侍卫都能对她怜惜,逸初辰为什么就对他如此狠心。

凤灵溪被拖到梦缘床前,跪在了地上,抬头看见,逸初辰正在细心照料梦缘,用手绢替她擦去额间的细汗。

“君上,人带来了。”

逸初辰走下来,掐住凤灵溪的下巴,“本君说过,梦缘流的每第一滴血,本君都会从你的身上讨回来。动手!”

凤灵溪心头一颤,想要逃走,被两个丫鬟给按住,一个胡子花白的大夫,手中拿着小刀,慢慢走过来,凤灵溪喊道:“你们要干什么?!”

大夫道:“梦缘夫人需要你的血!”

凤灵溪吼道,“不,我不给!”

现在,她再也不希望自己的血流在如此蛇蝎心肠的女人身上。

手被抓住,她就用腿去踢,刀子太过锋利,大夫怕伤到凤灵溪,只能求助于逸初辰,逸初辰阴沉着脸走向凤灵溪,一把扯过凤灵溪,拖着她走到隔壁的厢房。

不一会,厢房内发出了惨叫声!

凤灵溪一直觉得,逸初辰折腾她的方式,来来回回就那样。

而这次,看到逸初辰,凤灵溪知道,他还有更狠毒的方式。

“本君忘了,要这样,你才会愿意给梦缘输血。”

“本君会让你后悔,自己当年没有选择离开……”

逸初辰嘲讽、淬了毒的话,在凤灵溪耳畔回响。

她捂住耳朵,不想听。

扭过头,不想看,却被逸初辰掰过脑袋,强迫与他对视。

此时,逸初辰眼底的柔情很浓,动作也很温柔。

可是凤灵溪还是疼,疼到窒息。

就因为刚才的一时反抗,她就受到这样的惩罚。

逸初辰,你好狠啊!

“梦缘,梦缘……”数声温柔的念叨,逸初辰终于在她体内释放,让她忍不住痉挛了一下,一声呻吟从嘴中溢出。

逸初辰看着地上的凤灵溪道:“本君一直喊着梦缘的名字,也能让你爽成这样,你就是贱的这么彻底。现在,你还有理由拒绝给梦缘供血吗,凤灵溪,你我夫妻两年,每一次,都是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