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皎傅靳御秦皎傅靳御小说(完整版)阅读

秦皎从床上爬下来,找到了自己带来的一个小行囊,翻翻找找,从里面找到了一个笔记本。

她记得,以前在和师父学习的时候,师父有专门的提到过,一个男人如果那方面有问题的话,要怎么去治疗。

不过,师父也说过,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秦皎翻了翻笔记本,果然,就看到了当时记下来的笔记,根据先天的和后天的,有不同的病因,对应了不同的治疗方式。

在先天和后天的不同原因中,又分门别类的分出了几个大类。

秦皎快速的看完了笔记以后,就有一些苦恼了起来。

要想知道真正的病因,是要亲自检测一下才可以的。

可是,她要怎么去和傅靳御提出来呢?

看他这个样子,大概率是要讳疾忌医了。

秦皎盘腿坐在地上,嫌弃嫁衣太过累赘,便将外袍脱掉,留下里面的一层抹胸小衫。

这样一来,秦皎漂亮的蝴蝶骨便暴露了出来,而她的左侧肩胛骨上面,有着一个粉色的胎记,是一个麦穗的形状,随着她的动作,隐约还真有几分随风飘荡的意思。

书房内。

傅靳御坐在班台后面,目光落在电脑屏幕上吗。

此刻,屏幕上面显示的,便是房间内的画面。

他的视线直勾勾地落在了秦皎的那处胎记上面,思绪仿佛是被击中了一般,久久无法平息下来。

不知过了多久,屏幕内,秦皎像是得到了什么好消息一般,从地上弹了起来。

她的脸上漾起了灿烂的笑,像是在给自己鼓劲儿加油一般,小手紧握成拳,用力地在自己身前一挥,傅靳御,你放心吧,我一定会治好你的!

傅靳御:???

他还真的不知道,自己身上有什么毛病。

不过,傅靳御倒是有一些好奇,这小姑娘,是在搞什么鬼。

他突然就来了兴趣,倒是要看看,她究竟是打了什么主意,又准备帮她背后的那个人,做到什么程度?

房间内,秦皎制订出来了一套暂时可以不用去检查实物的治疗方案,心情都无比的美丽了起来。

这个方案,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执行,只在日常的饮食当中进行就好,丝毫不担心,傅靳御会因此而打击到了他男性的自尊心。

秦皎满意地把笔记本塞进行囊里面,拿了衣服去洗漱。

她可真是温柔体贴呀,傅靳御娶到她,是他的福气。

洗漱完毕以后,秦皎从房间里面出来。

她已经换了一身浅粉色的家居服,套头的T恤裙,将她的身材完完整整地包裹在裙子下面,加上她本来就长了一张幼气的脸庞,让她看上去,就像是一个还没有成年的小女孩儿。

傅靳御的视线还在电脑屏幕上面,对小姑娘在这个时间还走出房间,感到迷惑。

他的视线随着秦皎的身影移动。

秦皎才刚刚来到傅家,对哪里都不熟。

她小心翼翼地从楼上下来的样子,还透着几分娇憨可爱。

傅靳御身子往后靠在老板椅上,兴味很浓地看着小姑娘东摸摸西瞧瞧的样子。

下一秒,傅靳御的神色凌厉了起来。

客厅内,秦皎才判断出厨房大概的方向,正要抬脚走过去,就被突然从沙发上窜出来的一道身影给吓了一跳。

她方才只顾着让自己动作放轻,不要发出太大的声响,丝毫没有注意到,沙发上有人。

此刻一看,是个一身酒气的男人,与傅靳御长得有几分相似,却不如傅靳御那般好看,尤其是,他的脸上还有一道拇指长的伤疤,让他看上去更加的可怖。

秦皎不自觉地就往后退了一步,小腿装在了后侧的花盆上,发出一声闷响。

男人的目光审视地将秦皎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继而邪恶地笑了起来。

他大步朝着秦皎走近,将秦皎逼到一个死角处,无路可逃。

你就是那个废物娶的新妻子,啧啧啧,成年了没有啊,就这么着急送上门儿给男人睡,要不要先跟哥哥玩一玩,哥哥技术可比那个废物好多了。男人说着,一只手就已经朝着秦皎伸了过来。

秦皎听着他的话,心说果然啊,傅靳御那方面不行。

还好她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不然,现在听到这个男人的话,怕不是要难过一下下了。

任谁也不希望自己的丈夫不行啊。

不过,秦皎也就只感叹了一瞬,她对这个男人的语气和话语实在是本能的厌恶,加上他朝着自己伸过来的手,就很想要让她把他的手折断。

秦皎快速的在脑海里面斗争了一番,才刚刚进门,就使用暴力,是不是不太好。

可是,怎么办,真的很讨厌这只手。

男人没有注意到秦皎的表情变化,还在说着不堪入耳的话,还在拉踩傅廷御不行,而他有多么的威猛生风,那只手也已经要触碰到秦皎的脸颊。

秦皎暗暗地深呼吸了一口气,本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必杀之的原则,在那只手就要落到脸上的那一刻,秦皎猛地抬手反握住男人的手腕,一个用力,便将毫无防备的男人旋转了个身,抬脚照着他的腿窝一踹,便让男人跪在了地上。

秦皎四下瞄了一眼,确定没有任何人在,抬脚就照着男人的腿间踹了过去。

你很行哦,敢拉踩我老公,我看你以后还怎么行。秦皎又踩了两脚,控制着力道,既能让他痛不欲生,又不会让他真的被废掉。

毕竟她才刚刚进门,还不想要惹是生非。

不然,她非要叫这个家伙好看。

男人的痛嚎声响彻在客厅,瞬间就惊醒了已经休息了的众人。

秦皎快速的整理了一下现场,做成一种是这个男人自己喝醉了走路不稳,撞到了痛苦处的假象,把自己完全的摘了出来。

随着脚步声的靠近,秦皎挪到了一旁,无措地站在那里。

傅家老爷子在管家的搀扶下从楼梯上下来,第一眼便看到了秦皎小脸儿惨白,惊慌失措的模样。

秦皎像是刚刚才听到声音一般,顺着声音看过去,对上老人家一双鹰隼般的眸子,更加慌乱了几分。

她张了张口,乖巧地叫人,爷爷。

既然已经嫁给了傅廷御,那她这样称呼傅廷御的爷爷,自然是没有问题的。

傅老爷子对这个称呼也没有什么异议,只是问道:这么晚了,你在这里做什么。

秦皎老实巴交地说道:阿御饿了,我来看看有没有什么吃的。

这话一出,却是叫傅老爷子多看了她两眼。

秦皎察觉到了傅老爷子眼神儿的不对,立刻又补充了一句,我也饿了。

傅老爷子点了点头,倒是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

他问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秦皎立刻就露出了一脸茫然的表情,说道: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我刚下来,就看到他倒在了地上,是不是喝得太多了,看不清路啊。

她说的一板一眼,好像真是那么一回事儿一般。

傅老爷子的目光在秦皎的脸上停留了片刻,倒是没有继续询问秦皎,而是对一旁的管家说道:老岑,去把廷钧扶起来。

秦皎这才对上这个男人的身份,傅廷钧,傅靳御的二哥,传闻当中,傅家最可怕的男人。

她瞬间就有一些惊慌了,自己把傅廷钧给打了,他会报复自己的吧?

那她要怎么做?

去抱傅靳御的大腿行不行?

也不知道傅靳御会不会给她抱大腿。

早知道,她就不收着力道了,把他给打废了,也就没有后顾之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