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病娇太子掌中娇》完结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苍罗看向卫婉仪,目光凌厉,“卫婉仪,本官只问你一次,你当天是否亲眼目睹祁嫣杀害那三十二名良名百姓?”

“我……”

卫婉仪此刻心慌意乱,也不知道该不该继续攀咬祁嫣。

她若坚持,那自己方才的证词已经漏洞百出。

若放弃,自己又签字认词,必然是要受到杖刑责罚。

不管怎么样,今天她的脸面是保不住了!

最重要的是,她也不知道今天该进还是该退。

若是退,卫府的颜面尽失;若是进,她攀咬祁嫣这么明显的事,只怕苍罗大人也不会善罢甘休。

祁嫣是祁老将军的孙女,是功勋之后,一旦判定自己是诬陷祁嫣,只会让即将回京的祁老将军怒火暴涨,岂会轻饶自己?

祁嫣在一旁看着卫婉仪那青白的脸色,淡淡的说道:“卫婉仪,你今天会来到这朝堂上成为人证,可偏偏你又说不出当天的事,是在哪里发生的。大人,她给出这样的错漏百出的证词,就想我祁嫣伏法认罪吗?”

“当然不行。”

苍罗后背冒汗,这样的证词,若呈了上去,那些言官都能找到问题,非得喷死自己不可。

祁嫣继而说道,“方才,一直是卫婉仪与师爷之间的片面之词,接下来,也该准许我本人替自己申辩了吧。”

“可以。请说!”

苍罗连连点头,这会儿,只要别再攀咬卫婉仪的证词一事,他当然是巴之不得。

只是祁嫣素来草包任性,她怎么会在朝堂上申辩清白呢?

就在祁嫣准备说话的时候,瞥见了人群中一身黑袍的羽煞,脸上佩戴半脸墨色羽毛面具。

见她的视线落在了自己的身上,他便扬了扬手中的东西,祁嫣会心一笑。

走到他的面前,接过那东西。

祁嫣扫了视了手中的东西后,心里有了底,便说道:“大人,此次案件死者为三十二名良民百姓,而他们皆是为我所杀,死于我的吟霜剑。是吧?”

“没错。”

苍罗点了点头。

整个事件,确实是如她所说。

祁嫣看向师爷,“敢问师爷,忤作的验尸证明,可有详写那些死者的情况呢?”

师爷愣了一下,随后回答道:“当然有详写。”

祁嫣眯了眯眼,续而再问,“那么,验尸的时候,忤作可有写明那些死者身上的旧伤情况?”

“旧伤情况,与你杀害他们没有直接关系。”

师爷皱眉,一边回祁嫣的话,一边心里不安,他总觉得祁嫣这般胸有成竹的样子,十分邪门。

京城传闻,不都是说祁嫣是个草包吗?

祁嫣瞥了一眼师爷,视线转到了苍罗的身上,淡淡的说道:“大人,我建议您还是先看看验尸报告。三十二名良民百姓,身上的旧伤无数,甚至好几次的伤势都是致命的位置。若真是良民百姓,怎会有这样的致命旧伤?而唯一的解释,他们不是良民,而是刺客!”

刺客!

这个词一出,满堂皆惊。

祁润朝一旁的妻子点了点头,杜盈会意,立即将这几天查到的消息,“大人,关于刺客的背景与消息,我已经查明,他们的良民身份,皆是伪造的。若真是良民,怎么皆是无父无母的呢?”

都是无父无母?

祁嫣听到这里,心里越觉得卫家这是处心积虑已久。而且,自己就是对方眼中可以利用的棋子!

呵!

她倒要看看,从今天起,到底谁才是棋子!

祁嫣将手中的东西,这是羽煞刚刚给她的,她一直按耐不动,是因为需要更多证据,原以为需要费口舌才能说服苍罗大人。

结果堂兄却早就把她需要的证据,都给收刮出来了。

堂兄,果然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男人。

“大人,这个请您看看吧。”

祁嫣将自己手中的东西,递了上去。

当杜盈的证据,与祁嫣给的那个图腾资料,一并交到了苍罗的手中。

苍罗能在京城担任刑部侍郎之职这么久,有些东西虽在暗处,但不代表他真的一无所知。当看到图腾的时候,他握着那份资料的时候,更多的是意外。

这事,竟然与卫家有关。

若真心想坐实祁嫣的罪名,卫婉仪就不该出现在这里,更不该成为人证,重点是这人证还是个假的!

卫婉仪的出现,就是一步坏棋啊!

苍罗看完资料,知晓这事,已经大势已去。

谁让祁家已经握有卫家的罪证,而且还这么多,想要再让祁嫣背负这样莫须有的罪名,祁家可不是吃素的。祁老更不是个脾气好相与的,一个闹不好,最后还得自己上门赔罪,指不定还会被打出来呢。

苍罗想了想,便宣布暂停审讯,然后他亲自带着资料进宫一趟。

苍罗的异常举动,让师爷心里暗暗打鼓,也趁着苍罗离府之际,约见了卫婉仪的母亲。

卫大夫人就一直呆在不远处的茶楼,师爷的到来,却没有带着卫婉仪,这让卫大夫人脸色不愉,“婉仪呢?”

“大夫人,婉仪姑娘被羁留于衙门。苍罗大人突然进宫,怕您等的太久,便亲自过来了。”

师爷后背冒着汗,此刻他也不知道是天气酷热的原因,还是因为心虚而致。

卫大夫人闻言,“你把堂上发生的事,一一告知于我,不可有半句虚言掩藏。”

“明白。”

师爷哪敢藏私,把自己知晓的都一一说了出来。

卫大夫人越听,心就越沉。

但时间不等人,她若再不做决定,只怕事情会像是滚雪球那般,越滚越大,最后还会波及整个卫家!

可恶!

祁润那个残废,竟有点本事,小瞧了他!

卫大夫人看向师爷,“安排我见一下婉仪。”

“好,大夫人请跟我来。”

有了师父带路,很快卫大夫人就见到了自己的女儿,卫婉仪。

卫婉仪此刻就在一间花厅里呆着,但门外也有两个衙侍守着,说是这案子没有判决,卫婉仪做为本案的人证,是断不能离开花厅的。

卫大夫人的到来,卫婉仪紧张许久的神经,瞬间断了,哭哭啼啼的奔向卫大夫人怀里,搂着她放声大哭,“母亲!祁嫣故意用言词骗我!我做了伪证,那一百杖刑真的要打在我身上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