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541203严诗诗萧凌全文小说严诗诗萧凌免费阅读

冷清的长春殿中。

严诗诗坐在门边,望着那片看不到头的宫墙。

娘娘,冬日风寒,您身子单薄,怎能坐在这里!

宫女明月拿着一件厚氅急匆匆走来,将其披在严诗诗越发单薄的身上。

他今日可是又去了沈黎那?严诗诗仰头看着不甚刺目的日头,淡声问着。

娘娘

明月欲言又止,可严诗诗已然明白了。

她张了张唇,想说无事,一阵冷风呛进喉咙,引得她一阵咳嗽,撕心裂肺!

明月看着严诗诗,满目担忧。

许久,她才止了咳,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整整七年了,可也就不过只是七年啊

严诗诗呢喃着,话意不明。

大殿里陷入了沉默。

不久,严诗诗抬头望了一眼议事的文宁殿,抬手示意明月扶她起来。

可就是这么一动,刚压下去的的咳意便席卷了她的喉咙。

咳咳!

她拿帕子捂着唇,又咳了良久,才慢慢好转。

严诗诗放下手,垂眸看着帕子上多出来的点点赤红,默然无声。

倒是一旁的明月脸色骤变:娘娘,您的病

严诗诗却似乎早已经习惯:去拿药吧,没有温太医说的那般严重。

明月想劝什么,可最终还是听从她的话,取回了药。

她看着严诗诗将药吃下,将她扶至殿内榻间,才躬身退离。

可站在殿门口,明月望着殿内严诗诗单薄孤寂的身影,脚步一转,走出了长春殿

长春殿内。

严诗诗拿过缝制了大半的荷包又开始绣了起来,一针一线,认真至极!

好似那不仅仅是个荷包,更是她后半生无尽的相思与情意。

哒哒。

空旷的大殿内,脚步声响起。

严诗诗刚好绣完最后一针,她眨了眨酸涩的眼睛抬起头。

却在看见来人时,骤然呆住!

她好像有大半个月没有见过萧凌了。

萧凌在她对面坐下,细细打量着她:你宫里那宫女跪在坤绵宫外,说你病了。可朕瞧着,皇后的气色还不错!

闻言,严诗诗脸色微白。

她看着眼前这个该是自己夫君的男人,一时间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所以,你是觉得我指使她在骗你?严诗诗嗓音沙哑。

可萧凌只是站起身,目光扫过冷清的大殿,下了定论:你身为六宫之主,当作表率。朕不希望再看见你用这种见不得人的手段。

严诗诗看着男人冷淡的眼眸,只感觉疲惫与无力。

何时开始,自己在他心中竟变成这样的人了!

若他知道自己的病情,可能相信自己,不再这般冷情?

阿凌,我真的病了。严诗诗开口。

话落,萧凌却突然缓缓俯身朝她凑近。

严诗诗睁眼看他一点点逼近,直至两人呼吸交缠

朕看皇后也病了,妄想欺君的疯病!

他的话凉薄至极,就像一盆冷水浇透了严诗诗全身,从里到外,冷到刺骨。

萧凌直起身:你若不能安分守己,朕不介意换个皇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