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上《天才相师》剑爷小说免费阅读

“秦老板,你怎么了?”

白芷嫣换好鞋,看到秦天停留原地,目光四处扫射且神色凝重,忍不住询问一句。

秦天转眼看向她,直言询问:“白姑娘,我可否问一下,你家的别墅买来有几年了?”

“三年啊,怎么了?”

白芷嫣眼眸中带着疑惑,十分不解。

“那就对了。”

秦天深沉的点头自言一句,白芷嫣依旧不解。

过了几秒,秦天又解释道:“如果我猜的不错,白姑娘你的家中一定有人身患重症,连续三年卧床不起吧。”

“啊?这……秦老板你连这个都可以算出来?”

白芷嫣当即惊讶一语,她缓了口气悲叹的道:“你说的的确不错,家母已经在床上瘫了三年了,每天都要忍受极大的痛苦,而且她还时不时地……”

“哎呦,好疼,我的头好疼啊!”

话音还未落地,别墅内西北方向的一个卧房之中,忽然传来了一个中年女人的吟叫!

秦天的犀利目光猛转了过去,从声音传来的方向他可以判断出,此音绝对是白芷嫣的母亲传出来的。

果然,白芷嫣立即露出慌色,焦急地道:“不好,我妈的头痛之症又犯了,秦老板你在此等候片刻,我去去就来。”

说完,也不等秦天答应,白芷嫣迅速朝着卧房的方向跑去。

秦天留在原地,他从口袋中掏出了一面随身携带的小型八卦镜,以及一把小型桃木剑,开始在别墅之中认真的盘走起来。

“秀莲,你感觉怎么样?赵医生,你不是说我的妻子情况已经稳住了吗?她的头痛之症怎么又犯了?”

卧房之中,一个急促的男人声音传之而出,他正是白芷嫣的父亲白天成。

坐在他旁边的,乃是云北市第一医院的知名脑瘤科医生,也是云北市医学协会的会长,赵国峰。

“白先生不必担心,您的妻子已经没有大碍,这只是她症状残留下的一点余痛罢了,不用几分钟,情况自然可以好转。”

赵天国淡定地回应一句。

这时,白芷嫣也从外边紧张的跑了进来,听闻赵国峰的话,心中的担忧稍微减少一些。

可是连续两三分钟过去,白芷若的母亲韩秀莲依旧头痛**,丝毫没有缓解的趋势,甚至还比刚刚**的声音更大了些,这让白天成父女俩人的心情又变的忐忑不安。

“赵医生,不对啊,我妻子的情况好像越来越差了,她并没有像你说的那样有所好转啊。”

白天成疑惑的看着赵国峰问。

赵国峰也是一脸的诧然,按理说,刚刚自己亲自为韩秀莲注射了缓解疼痛的药剂,这会儿应该生效了,怎么会丝毫没有好转呢?

他面色冷沉,安慰白天成道:“白先生稍安勿躁,或许是因为我刚刚注射的药剂分量不够,现在请容我再为您的妻子注射一针,这一针下去,您妻子一定可以药到病除。”

“是吗?那有劳赵医生了。”

白天成听闻此言,立即让开位置,让赵天国继续治疗。

但就在这时,屋门外忽然传来了秦天的声音:“这位医生请住手,你的药对病人不会有任何帮助,只会让病人的痛苦越来越大。”

刷!

一瞬间,屋内的三人同时将目光转向秦天。

白天成一脸疑惑,并不认识秦天,赵天国也瞬间蹙起了眉,面容有些不悦。

他打量了秦天一番,冷哼着道:“你是什么人?竟敢说我的药对病人没用?”

“当然,病人所患的乃是阴煞之症,一般的药物根本无法缓解她的疼痛,要想痊愈,只有离开这阴煞之地,方可疼痛消除。”

秦天一脸认真的看着他们说。

“你说什么?”

赵天国还以为自己的耳朵出问题了,他十分轻蔑地打量着秦天,冷笑道:“你小子是在说梦话吗?这天底下哪有什么阴煞之症,那些不过都是封建迷信罢了,这都什么年代了,竟然还有人信这些。”

白天成也对此表示赞同,他平时最不相信的就是封建迷信。

秦天不以为然,直接解释说:“封建迷信,指的是鬼邪神魔之类,而我所说的却是风水,有很强的科学依据,刚刚我说的阴煞之症,是指房屋风水不利,人居住其中,身体会受其阴煞之气的影响,这位病人的头痛之症,便是由这阴煞之气所致。”

“一派胡言。”

这次开口的乃是白天成,他面容冷峻的看着秦天,恶狠狠地道:“你小子从哪儿冒出来的,谁让你到我家来的?年纪轻轻的,竟敢在此信口雌黄,满嘴胡言乱语。”

“爸,这位秦老板是我带来的。”

白芷嫣见状不妙,赶紧开口解释一句,顿时让白天成双眼呆滞!

“什么?你带来的?这是你朋友?”

“算是吧,这位秦老板是一家古玩店的老板,我在他那儿买了件古玩,但是发现没带银行卡,所以特地带他来家里给他付钱。”

白芷嫣认真解释道。

“原来如此,那你赶紧给他付了钱让他离开,不要让他在这儿打扰赵医生治病。”

白天成对秦天的印象极差,冷不丁的回应一句,便不再理他。

白芷嫣在家里是一个乖乖女,她本来还想给白天成讲一下秦天会相术的事,现在看他对秦天这副态度,也不敢多说什么了。

她来到秦天面前,温柔的劝说道:“秦老板,实在不好意思,我爸他现在心情不大好,不如你跟我来,我们到客厅稍坐。”

“好,不过在我离开之前,还是要警告你爸和这位医生一句,病人现在体内的阴煞之气很重,而且全部藏在肺腔之间,如果接受太多的药物,病人极有可能肺部出血,对生命造成威胁,若要缓解,除非打开西南边的天窗,同时关闭东南方的落叶窗,信我,病人则生,不信,则死。”

秦天说完,跟着白芷嫣离开卧房。

白天成完全不屑一顾,心中还觉得秦天是个疯子。

回过神来,它继续让赵国峰治疗,赵国峰毫不犹豫,立即拿起针管,找到韩秀莲的血管,又是一针扎了下去。

顿时,韩秀莲表情的痛苦之色消失大半,嘴里的痛苦**也逐渐消失,白天成面泛喜悦:“太好了,这一针果然有用,赵医生看来还得是你啊,这次我的妻子应该不会有问题了吧?”

“白先生请放心,这针药剂打下去,您的妻子已经完全康复,只等她缓解一会儿,病状便会完全消失。”

赵国峰看着病人逐渐安静下来,心里长嘘口气。

“好,多谢赵医生。”

白天成面带微笑,内心十分感激赵国峰,他递出一张银行卡送给赵国峰当感谢费,赵国峰接过之后一番客气的言语,随即收拾起治疗工具准备离开。

就在这时,屋内的东南落叶窗方向灌进一阵凉风,躺在床上的韩秀莲忽然打了一个寒颤,紧跟着眼珠瞪大,当场坐立了起来!

噗!

下一秒,韩秀莲张开嘴巴,一口鲜血从口中喷发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