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弄人小说阮甜江屿舟目录阅读

房间里的窗帘半开着,阳光透过落地窗正好洒在阮甜脚边。

她静静坐在轮椅上,看着地上的光影,终于不自觉流下一滴眼泪,可她脸上仍旧是面无表情的。

她想,她这辈子应该都会像这样,是个只能躲在阴暗角落里悲泣的可怜人。那些陈年的伤口会在某个意想不到的时间被人翻出来,一遍一遍的撕开。

伤口永远不会好,它只会随着她一点点腐烂,在心里散发出恶臭,直到最后带进坟墓。

从前,她再难过也还能哭,可是现在,她想哭都是那么无能为力了。

她对这个世界最大的悲愤,如今也不过是面无表情的流下一滴眼泪。

过了很久,房门才被人轻轻敲响。

阮怀宇打开门,探出一个头,对阮甜笑着:“姐,好了吗?我们去散步。”

阮甜讷讷点头,让阮怀宇推着她出门,在院子里,她看见了江屿舟。

也许她真的从没见过这样狼狈的江屿舟,所以心里才有那么一丝一闪而过的痛。

江屿舟脸上挂了彩,嘴角破了一块,他看向她的眼神苍凉而又忧伤。

想来江屿舟刚刚是没有还手的,不然以阮怀宇那两下子根本打不过他。

也只是一瞬,阮甜飞快地将眼神挪开,不再看他。

她住的小镇,出门是一条两边都种着鲜花绿树的公路,环境很好。

在她昏睡的时光里,她隐约记得,每一天清晨,她都隐隐能闻到这样熟悉的香味。

“姐,爸妈他们真的很想见你。”阮怀宇推着她在路上漫步,忽然提了这么一嘴。

阮甜愣了愣,幽幽叹了一口气:‘年纪大了,看不得那些哭哭啼啼的人间悲欢了,该怎么面对啊。’

她这话不知道是对阮怀宇说的,还是在问她自己。

在黑暗里挣扎得久了,就不奢望再迎来阳光了,其实她更害怕的是,在她踏进阳光以后,又会被人推进黑暗里。

不如不要,不如不见,可若说希冀的话,又怎么会没有。

阮怀宇咬了咬唇,声音有些闷闷的:“爸妈也不知道怎么查到你变成植物人的事情的,妈哭得眼睛都要坏了,爸也急得头发都白了不少。”

见阮甜微垂着头,阮怀宇又忙道:“当然,爸妈知道你这些年受苦了,要是不想见的话,爸妈都会尊重你的。”

阮甜沉默了好一会儿,终于摇了摇头:“算了,明天我去见他们。”

说到底,她终究还是期待着,奢望着的。

阮怀宇脸上一喜:“不用,爸妈都过来A市好几天了,不用姐姐你跑一趟的。”

阮甜点点头,听见身后有缓慢的脚步声跟在身后。

她不回头也知道,是江屿舟在后面跟着。

她也不阻止,却也不理会。

这一辈子,她把能给江屿舟的都给过他了,现在,她一无所有,也什么都不怕了

到下午的时候,屋子里终于又有人来拜访了。

是阮怀宇的父母,也是她的父母。对这两位素未谋面的父母亲,阮甜大致是没有什么情感的。

可是看见阮夫人那张跟她神似的脸时,她是真的相信,这位就是她的亲生母亲。

至于阮先生,是位老绅士一样的人,穿着举止都很有气质,阮怀宇跟他有些像。

她坐在轮椅上,也只能先客气地叫一声:“阮先生,阮夫人。”

“爸妈”两个字,她总归是有些不习惯的。

二老也是性格很好的人,尤其是阮夫人在看到她的第一眼,眼眶就红了一圈。“诶,阮甜啊,我和阮先生都很想你啊!”阮夫人开口,语气哽咽。

阮甜知道,阮夫人更想抱着她说一句:阮甜,爸妈很想你。

可是那个拥抱,被克制着,变成了拉住她的那双手。

她只是微微笑着,说一句:“不用担心,这些年,我过得很好。”

话音刚落,她就看见阮夫人扭过头不敢再看她,伸手擦着眼眶掉下的泪。

阮先生忙安慰她:“你这是哭什么,都说了不能在阮甜面前哭的!”

阮夫人慌忙擦干眼泪,又红着眼扭头对她笑:“阮甜,我这是高兴哭的,见到你太高兴了。”

阮甜感受到,阮夫人握着她的那只手在颤抖。

她轻拍了拍阮夫人的手,又温声道:“见到二位,我也很高兴。”

江屿舟就在这时,端茶上来:“二位坐下喝杯茶再说吧。”

阮先生看见江屿舟,愣了一下才问:“阮甜,这位……”

阮甜转头淡淡看了一眼江屿舟,语气很是平缓:“这位是江屿舟,江先生”

除此之外,再无赘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