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八十年代小说季清陈青岩目录阅读

王力傻了。

什么?

县委书记?

这个普通到再普通不过的老头,是他哥口中那个冯书记?

前几天他去他哥王进家拜年,几杯酒下肚后,还听他哥在那儿感慨,要想再升一级,从副的变成正的,还得冯书记点头。

记得他哥还说,得想办法,给冯书记留下个好印象……

就是……眼前这个人吗……

“真没想到,一向上进勤快的王进同志,居然有你这样的兄弟。”冯书记打量着王力,脸上掠过一抹失望。

王力慌了,忙说:“不是的冯书记,我是有错,我是有问题,但是跟我大哥没关系,我知道错了,我认错!”

一旁,季清冷不丁地出声:“王力利用他大哥的名头,在我们镇上为非作歹,调戏良家妇女,祸害清白未出嫁的姑娘,想必,他大哥也是有所耳闻的!”

“你闭嘴!”王力大喊。

社长气得不行,一巴掌拍在王力身上,“你才闭嘴!”

都到了这个份上,说多错多不知道吗!

季清蹙眉,看着陈青岩。

陈青岩似乎知道季清在想什么,手搂着季清的肩膀,淡淡道:“没事,你想说什么就说,不用担心。”

有了陈青岩这句话,季清才继续,她坦然地迎上冯书记的视线,镇定道:“冯书记,我说这些话不是空穴来风,是以一个群众的角度向您反映事实情况,请您做主调查。若王力真有问题,相信您也会公平公正,将这种害群之马从公职人员的岗位上剔除。”

“对,没错。”冯书记看着季清的目光中带着惊艳,他暗自感慨,不愧是陈青岩的媳妇,这说话的涵养,就是不一样。

接着,冯书记转向社长,严肃道:“这件事,就交给你办吧,王力有没有为非作歹,有没有调戏良家妇女,你全部查个清楚。”

社长咽了口口水,“是!”

他心里清楚,这要是真调查起来,王力的罪行板上钉钉,怕是得劳改几十年,到时候王进那边,真不知道该怎么交代。

可现在是书记在下命令,他不能不听啊!

他只能一边接下命令,一边打哈哈道:“书记,这事调查起来需要一段时间,你这么着急地赶过来,想必也累了,要不咱换个地方,您视察一下我们的工作,顺便喝杯茶?”

冯书记没立即应声,看着陈青岩。

他听得出社长是想暂时将这件事压下去,不就地闹大,他今天是为了陈青岩来的,自然要看陈青岩的态度。

陈青岩却是垂着头,看着季清,“听说,咱们家店铺被砸了?”

“嗯。”季清想到那些滚在地上的鸡蛋和馍馍,就心疼得要命。

陈青岩不忍看到季清脸上难过的神色,他握紧季清的手,转向社长,平静却冷冷道:“社长,随意打砸,这也是一桩罪行吧。”

“啊……是……是……”社长猛掉冷汗,陈青岩说是,他敢说不是吗。

“希望社长你能秉公办理这件事,还有,所有砸坏的东西,浪费的粮食,王力必须一一赔偿给季清,镇上贴大字报解释说明事情的真相,还季清一个清白。”

王力憋了好一会了,听陈青岩这么说,他立马跳出来反驳:“你媳妇还打我了呢,看把我打的,头都破了!”

季清冷嗤一声:“那是因为你打算对我不轨,我正当防卫。”

陈青岩:“打得好。”

王力:“你们,你们欺负人,我……”

“好了!来人,把王力带走,关在派出所!有关王力的事调查清楚之前,不许任何人探视,不许随意走动!”

社长真是服了王力,都什么时候了还争这些,看不出来冯书记有多偏向陈青岩吗,还说说说,生怕自己身上的罪行还不够多是不是!

再这样下去,都等不到王进想办法,他就已经被发配到劳改农场去了。

王力被带走,社长一个头两个大,走过去向季清赔礼道歉。

“季清同志,对不起,让你在我们镇受到了这样非人的待遇,以后我会好好管教下属,绝不会再发生这种事。”

季清并不是得寸进尺的人,她也看得出,这个社长前怕狼后怕虎,又害怕王力背后的王进,又害怕陈青岩带来的冯书记。

她也能理解。

不过,她还是很愤怒。

“我接受你的道歉。”她面色淡淡,话锋一转,“不过,我希望社长在调查王力的事情的时候,设身处地想一下,如果被王力祸害的是自己媳妇,自己女儿,会怎么处理。”

社长万万没想到季清胆子这么大,这么能说会道,尴尬回应:“是,我会设身处地的想,会秉公处理。”

王力已经被抓,此事暂时告一段落。

冯书记认为自己既然已经过来,就到处看看视察一番,社长忙不迭地招呼人准备,带着冯书记去视察。

冯书记走的时候,对陈青岩说:“小陈同志,你是要为我们国家做大贡献的人,我们组织要保障你的一切权益,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找我!”

这句话一出,无疑摆明了给陈青岩撑腰。

从今往后,没人敢再招惹陈青岩一家。

陈青岩不卑不亢,回道:“谢谢冯书记的厚爱,我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报效组织,报效国家!”

冯书记和社长一众人走后,陈青岩一手牵着季清,一手牵着招娣,三人走出公社。

公社外,丁秀、家旺、还有一些平日里买过季清馒头的熟人,都站在一起着急地等待着。

看到季清和陈青岩出去,家旺喊出声:“娘!”

家旺跑到季清身边,先是抱住季清,接着又指着丁秀说:“娘,今天多亏了丁姨帮忙,带我去找了电话,才能给爹打电话报信的!”

季清看向丁秀,退后半步,向丁秀深深鞠躬:“谢谢,谢谢你。”

今天要不是丁秀帮忙,只怕真是凶多吉少,栽在王力手上。

“哎呀,咱们都这么熟了,你遇到这么大的事,我帮你不是应该嘛。”丁秀被谢的不好意思,“再说了,我也没做什么,是家旺这小子找上我,问我哪儿有电话,我只不过是带他去了而已。”

虽然丁秀说得容易,季清却知道,丁秀此举,是豁出去了的。

毕竟在陈青岩带着大人物到来之前,没有人知道结果会是怎么样,丁秀带着家旺去找电话给陈青岩打电话告状,无疑是让自己站在王力的对立面。

若是陈青岩找不来厉害的人,丁秀就是得罪王力,指不定会遭到王力报复打击。

想到自己以前还怀疑过丁秀,季清心中很是愧疚。

陈青岩也开口:“丁秀,今天谢谢你了。”

丁秀挠挠头:“哎呀,你们别再谢了,再谢下去我都要不好意思了。陈同志你今天也很威风啊,就该给王力那混蛋一点颜色看看!”

人群中有人问:“王力那混蛋呢?”

“他被抓了,革职查办。”季清扫一眼众人,大声道:“大家不要怕,咱们县委书记发话了,要彻查王力的事,王力以往做过什么混蛋事,你们放心大胆举证!”

“就是,我们现在就去举证,让他为他做过的坏事负责!”

一群人喊着去派出所举证,季清看向陈青岩。

她嘴角勾起,脸上写满了崇拜和好奇,“对了,还没问你呢,你是怎么在这么快的时间内,把咱们县委书记请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