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先生久爱成疾最新章节舒暖顾锦城舒暖小说阅读

以往,从来都是顾锦城占据主导权。

发布离婚消息迄今,舒氏没有一点动静,包括舒暖,一直没联系他。

刚刚,舒暖的态度瞬间将顾锦城的怒火燎原!

曾经,那个对他死心塌地的女人是她,而今说移情别恋,就对他毫不留恋,也是她!

顾锦城像是受到了一种严重的欺骗!

明明离婚了,他应该感到高兴才是,但事实却并非如此。

一种不习惯,说不出来的不习惯,叫顾锦城很是反感。

他一向对所有情绪都能完美把控,他不喜欢任何能够影响他情绪的存在,那会影响他的思考。

“锦城,你在跟谁打电话呢?”

江雪儿系着围裙从厨房里出来,娇滴滴地道:“今天是我亲自下厨的哦。”

顾锦城被江雪儿拉到餐桌前,看着菜色眉头一蹙。

江雪儿亲自做的四道菜中,有两样放了他过敏的食材。

另外两样,一样放了四川辣椒,一样放了香菜,都是顾锦城从来不碰的食材。

“怎么了?锦城,我特意下厨,你看起来好像不满意?”

江雪儿委屈地道,她现在已经晋升为顾锦城的未婚妻了,也算这个家的半个女主人,能亲自下厨已经够贤惠了。

记忆中,舒暖偶尔也会下厨,她向来深知顾锦城的口味,从来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一种复杂的混沌的情绪在胸腔内游走。

舒暖,又是舒暖!

这个该死的女人,为什么总是轻易将他惹怒!

雪儿流产,爷爷的死,足够说明这个女人的狠毒!

舒暖不在家,可他总觉得这座别墅的角角落落,都有着她的影子!

这就是舒暖手段狠毒之处。

顾锦城恨自己,居然在这个时候,还会记住这个女人的一点好来。

跟她所作的恶相比,那点好根本就是微不足道!

江雪儿很快就感受到了顾锦城身上的阴鹜,而且这几天他的情绪都很阴晴不变。

一种她明明离他很近,又被疏远了的感觉,让江雪儿坐立不安。

女人的第六感告诉江雪儿,刚才顾锦城打的电话很可能是打给舒暖的!

“锦城,我有朋友在舒氏工作,听说这几天有个神秘的男人天天给舒姐姐送花呢。”

闻言,顾锦城身上的阴霾之气更甚,眉头更是危险地挑起,一双黑曜石般的眼中散发出危险的神色,令人畏惧。

江雪儿又添油加醋道:“我说呢,舒姐姐为什么这么急着离婚。锦城,算起来你公布离婚也有半个月了吧,舒姐姐估计是忙着恋爱去了,连自己的东西都不要了……”

顾锦城脸色一黑,朝江雪儿露出一个恐怖的眼神。

江雪儿吓得立马住嘴了。

“啪!”

花瓶应声碎了,玫瑰花摔在地上,花瓣零落了一地。

恋爱?

感情是这个缘故,刚才在电话里,舒暖还放出了狠话,她的东西不要了,烧掉!

这个女人,把顾家上下搅得一团糟!

爷爷死了还没满一个月,她倒是过得潇洒快活!

谁给她这样的权利!

医院里,舒暖接到陌生号码来电。

她知道是谁。

接通了之后,将手机按了免提,放在一旁的床头柜上,自己打开一本书慢慢翻阅。

“舒暖!你怎么不说话?你聋了!”

舒暖冷冷一笑,权当她是在狗吠。

“怎么?伤心了?发生车祸,孩子被当场从身体里撞出来的感觉怎么样?不好受吧?哎,听说那个孩子还未成形呢,啧啧啧,现场好血腥哦,你说你是不是活该!”

孩子!

提到孩子,舒暖刚刚还平静无波的眸子充满恨意!

这么多天,她没有流泪,不代表她不会痛,她只是将伤口藏起来了。

江雪儿刻意挑拨的话,无疑是在撕扯她的伤口,活生生在上面撒盐!

“江雪儿!你给我闭上你的狗嘴!”

“哟?刚才不是还不说话的呢?痛了?要说舒暖,你可真蠢啊,要不是你说孩子不是顾锦城的,他正好听到了,说不定你这孩子还能平平安安的。怪你自己找死,顾锦城眼里容不下沙子,怎么可能让野种活在世上?”

“江雪儿,你到底想说什么!”

尽管舒暖知道,车祸的始作俑者是顾锦城。

但从江雪儿的口中听到这些,心里还是很难受。

虎毒不食子,顾锦城压根就没有人性!

“不管孩子是不是顾锦城的,不管他知不知道,这个结果都不会改变,顾锦城不会容许他不喜欢的女人怀上他的孩子!贱人,你已经跟顾锦城离婚了,我以顾锦城未婚妻的身份警告你,你别癞蛤蟆吃天鹅肉,舔着脸整天黏着顾锦城!”

想到还未出世就惨死的孩子,舒暖紧闭双眼,咬牙道:“江雪儿,我想送你一句话。”

“怎么?”

“表子配狗,天长地久!”

“啪”地一声,舒暖忍无可忍地挂了电话。

江雪儿还真是阴魂不散,她将对方拉入黑名单,还能不停换号码打进来。

舒暖索性将手机关机。

气的肝疼,不仅肝疼,脸上的伤口也火辣辣的疼。

金雅端着洗好的水果,从外面进来,就看到舒暖陷入了神思。

车祸之后,她的脸上一直包着厚厚的纱布。

她记得,车祸时,车窗的玻璃全都震碎了,飞溅到脸上。

这些天,她沉浸在失去孩子的痛苦中,医生没说,她也就没问。

这么多天了,脸上还这么疼,舒暖心中隐隐有个不好的答案。

“舒总,您在想什么呢?”

舒暖道:“脸有点痛,要毁容了。”

金雅眼睛一红,“怎么会呢,现在医疗技术这么发达,等您身体好了,容貌一定能恢复原样的。”

这孩子真好骗,她只是随便一诈,金雅就把实情抖出来了。

舒暖淡然一笑,“没事,就算毁容了,我也不在乎,一向不靠脸蛋。”

她是说真的,这脸怎么样,她也不是很在意了。

女人漂亮的脸蛋是留给心爱的男人看的,现在她心已死,脸成什么样,她都不在意。

毕竟她连命都不一定能留住,要漂亮脸蛋何用?

只不过心里有一丢丢难过而已。

“舒总,在我心里,你又有能力,又漂亮。姓顾的跟你离婚又怎么样?转背就有人给你送花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