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絮于淮亦二爷章节目录程絮于淮亦小说阅读

程絮过去开门时,只见门口站着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

"您是程絮小姐吧? "

"我是。"

"您好,我是余慧娟女士的律师,方便进去一下吗?"

余慧娟,是大姨的名字。

律师将一份文件放在茶几上,推到程絮面前∶"余慧娟女士生前买了份意外保险,死后赔偿三十万加上她卡里的二十万,一共五十万。按照余女士生前立下的遗嘱,这些钱都给您,请在这里签一下字。"

程絮双手死死扣着茶几,不可置信的问。

"你说什么?"

律师又从公文包里拿出一张信函,递过去。

"这是余慧娟女士生前给您留下的信。"

程絮展信时,双手颤抖的不像样子。

她努力看清那上面的每一个字,却又觉得心痛难捱。

"小絮,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大姨已经走了。

大姨一生没有孩子,便将你视作自己的亲人。

自从你父母离世后,我便再也没见过你。

前些日子看到你,知道你得了白血病后,大姨心里很难受。

一方面是自己没能力带你治病,一方面是心疼你。

加上我死后的赔偿款,应该够五十万了。

拿这笔钱去治病吧,一定要好好活下去。

不要因大姨的离开而难过自责,大姨已经是成年人了,这是我自己的选择。

我的小絮,永远都是温柔且明媚的女孩子。

好好活着,我和你的父母会在天堂看着你,也会保佑你。

孩子,振作起来,拿出你的勇气!"

律师离开后,程絮依旧攥着那张单薄的信纸。

她浑身都在颤抖,面色通红着不停抽噎。

寂静的客厅里传来止不住的哭声,程絮浑身酸痛的倒在地上,紧紧抱住自己。

外面不知何时开始下起了小雪,赶着夜色,程絮跌撞着往外跑。

赶到医院后,程絮站在前台,脊背挺得笔直,声音有些闷声闷气问护士。

"余慧娟女士的尸骨在哪儿?"

护士查完后,皱着眉头开口。

"三天前死的,人早都被送去火化了。至于骨灰,一直没有家属认领,你去殡仪馆问问吧。”

"谢谢您。”

程絮宛若孤魂游鬼般在街道上游荡,身子越发疲惫,可她的脑袋却很是混沌。

里面全都是大姨的旧衣服,大姨炖的红烧肉,还有那有些潮湿的小房子……

铺天盖地的痛楚袭来,逼得程絮蹲在路边不停干呕。

不知过了多久,她浑浑噩噩走进一家酒吧。

点了好多烈酒,一杯接一杯的喝着。

眼前迷蒙时,却瞧见眼前好像有了于淮亦的影子,他的身边还跟着个身形娇小的女人。

程絮眨眨眼,苦笑着摇摇头,转眼间又将一杯烈酒喝下去。

于淮亦带着那个酷似程絮的女人离开后,驱车前往公寓。

女人名叫林可,有些紧张,俨然二十岁刚出头。

她拽着自己的衣角,努力鼓舞自己,头一次跟着这种男人,一点也不亏。

却不成想,于淮亦连衣服都没脱,只是出声。

"会做笋汤吗?"

"会!"

女人有些摸不清头脑。

"还会做什么?"

女人又说了几个小菜后,于淮亦点点头,然后掏出手机也不知在看什么。

"那边有厨房,做完打包一下我带走。"

看着手机上唯一的一张照片,于淮亦把大拇指放在程絮的脸上轻轻抚摸。

他甚至有些迫不及待的想回去见到程絮。

程絮长得美,在酒吧喝多了自然有不少男人上赶着凑过来。

他们一个个争相同程絮说话,却只见眼前这貌美如花的女人,鼻子突然开始流血。

那群男人顿时散开,眼里都带着排斥和厌倦。

程絮也不在意,自顾自往外走。

她倚靠在酒吧外的墙壁上,却只听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

仔细辨别一下,才发现是莫郇的声音。

还有一个声音,她不熟悉,不过应该也是于淮亦的朋友。

"于淮亦他今天带走的那个小妞和程絮长得那么像,你说他会不会是真喜欢程絮啊?"

"不可能!别人不知道你还不知道吗?当年于淮亦突然和程絮在一起,还不是因为那时候尹恬抛弃他了。别说是程絮,那个时候,就算是头母猪表现对于淮亦有意思,他都会说同意。"

"也是啊,要是真喜欢,怎么能十年了还不给人名分?"

"要我说啊,于淮亦就是跟在尹恬屁股后面的命,他这辈子算是栽在尹恬户了!"

程絮眨了下眼睛,过了好久才平复好心里密密麻麻的痛。

"哎,那人是不是程絮啊!"

莫郇顺着朋友的指向看去,随即疯狂摇头。

"你可别瞎说,咱俩刚才说的那些话可不能让程絮听见!"

拖着疲惫的身体,程絮走到了江边。

她坐在冰凉的长椅上,目光有些空洞的看着远处起雾的江面。

这些年来,她过不下去的时候,就总想着男人当初对自己表白的样子。

硬生生用那一两年的光景支撑自己十年。

可不曾想,就连最开始从于淮亦口中说出的'我爱你'都是假的。

恍惚间,程絮已经坐在了江边的栏杆上。

只要身体稍微向前,她就可以离开,她就可以去见自己的至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