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第一废太子小说 周恒苏凝玉完本阅读

随着入夜。

果然和周恒说的一样,燕飞离开了迎客居。

休息之前,周恒来到了后院。

“东西都检查了吗?”

周恒问向李二和张三,他觉得事情还是要多加小心一点。

“都在屋里面一个都没少!”

张三指着后院的一间屋子说道,迎客居的后院都是一间间大房屋,就是为了方便外国使臣过来,将自己的东西存放。

周恒推开门进来。

一共是三十个箱子,摆放的整整齐齐。

上面还是朝廷的封条。

“公子都在这里了。”张三上前说道,三十个箱子一个都没有少。

周恒绕了一圈,仔细的检查了一下箱子,站到一个木箱子旁边轻轻拍了一下“打开看过吗?”

周恒问道。

“看过,从秦岭出来的时候看过。”

张三上前说道。

当初他们被陈九抓到,陈九他们将所有的箱子都带回去。

后来陈九他们被攻破,周恒命令李二和张三俩人整理东西的时候俩人仔细的查看过里面的东西是一个都没少。

“打开看看。”

周恒指了一下其中一个箱子说道。

“啊?”

张三愣住,他还以为周恒是不相信自己的话,还要亲自箱子看看。

“不要误会,我觉得还是谨慎一些的好。”

周恒解释道,明天他们就要拿着这些东西去南梁的皇宫,所以为了保险起见,还是在仔细的看看。

“公子不会有什么差错,这一路过来,箱子都在我们的视野中。”李二说道,他也觉得周恒这样做有些不相信他们。

“还是算了吧。”

苏暖玉站到周恒身旁。

张三和李二都说了不可能有事,周恒还要执意打开这未免有些伤人心,让人觉得心寒,今后谁还会给周恒效力。

而且苏暖玉相信李二和张三也不敢贪图这些东西,给他们胆子也不敢。

“我不是怀疑他们,我觉得这箱子不对劲。”周恒皱起眉头说道,他也说不出是什么感觉,但是他的直觉告诉自己,这箱子有问题。

“不对劲?”

苏暖玉听了周恒的话,也是立即上前仔细的查看了一下,这东西也没有任何的问题,封条也是朝廷的封条。

“打开看看!”

有人说道,周恒既然说了那就打开看看,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

“好!”

张三点头上前将一个木箱子打开,打开箱子的刹那,张三顿时双目圆瞪,满脸惊恐的盯着面前的箱子。

“这?”

张三傻眼。

“石头?”

众人也是立即围了上来,见到箱子里面的东西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一块块石头,张三蹲**将里面的石头搬开,里面除了是石头什么都没有。

“怎么会是石头?”

李二惊诧的说道,他们明明是看得清清楚楚,多是金银珠宝怎么会变成了石头?

一个木箱是石头,那么其他的是什么?

大家立即打开,只见到所有的箱子里面都变成了石头。

“这?”

张三等人直接瘫坐在地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苏暖玉也是满脸震惊的问道,这一路过来,她也是一直跟着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三十箱珠宝都变成石头。

“公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们明明是看着都是金银珠宝的!”

李二和张三看着周恒说道,这件事情不单单是他们俩人,还有很多人能作证,他们都是一起查看箱子。

“公子!”

众人开始慌张起来,这明天就要拜访南梁皇帝,礼物变成了石头这该怎么办?

事情办不到,回去可是杀头的。

“起来吧!”

众人慌张,紧张,震惊,不解,谁都没想到这珠宝会变成石头。

“庆幸我们没有抬着这些石头去南梁的皇宫。”周恒也是心有余悸的说道,幸亏自己多疑,不然险些造成万劫不复的境地。

把石头当做礼物,这可是在戏弄人家南梁。

一个个听着周恒的话缓缓起来。

“公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李二问道,珠宝变成石头,怎么也想不明白。

“应该是被人调包了。”周恒坐在一个木箱上面徐徐说道。

调包?

“这不可能啊,这一路过来我们一直在守着这些珠宝,怎么可能被调包!”一人说道,在他们眼皮子面前调包这不可能的事情。

“除非我们这里面有人勾结外人。”

有人提议。

如此一说众人立马就变得人心惶惶,看向对方都像是在看贼一样,感觉这个时候谁都有可能。

“不要乱猜了,谁会做这样傻叉的事情,如果和外人勾结把银子调换成石头,他何必继续待在这里,直接离开就是了。”

周恒摆手说道。

三十箱珠宝足可以衣食无忧的过一辈子。

事情办成了不离开难道想要在这里等死吗?

这件事情可是杀头的事情。

“那这是?”苏暖玉看着周恒,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如果说被调包,最有可能的地方就是安康县。”周恒非常笃定的说道。他们在安康县休息了一天时间。

如果调包,安康县是最符合时机的地方。

其他的时间没有这样调包的机会。

“安康县是谁当值?”周恒问道。

众人面面相觑,一个个露出惭愧之色,没有站出来,显然在安康县没有人当值,因为真的是太累了,所以大家都选择了睡觉。

“哎。”

有人叹息一声,只因为一时失误竟然落得如此境地。

“难道是孙泰富和如意居的掌柜?”苏暖玉问道。既然是在安康县出的事情,那么这俩人必然是脱不了干系。

“未必。”

周恒说道。

孙泰富和如意居的掌柜在周恒看来没有这样的胆子,这件事情要是被发现了可是杀头的。

“那是?”苏暖玉越发不明白周恒到底是什么意思。

既然不是这俩人,那会是谁?

“长安。”

周恒说道,应该是长安城里面有人想要置自己为死地。

“长安?难道是......”

苏暖玉没有在继续猜下去。

因为苏暖玉有些明白过来,这件事情和长安有了关系那就不是盗窃了,这是变成了你死我活的争斗。

离开长安之前,苏望之跟周恒提起过,让周恒多加小心。

周恒挠了挠头,还是自己大意了,本以为自己已经非常的谨慎,没想到还是给了对方可乘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