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天上宫阙免费小说_桑铃帝曌全文阅读

帝曌像是没听到她说的话,大手一挥将人丢出了上清殿。

天魔之气入体,他必须花很长一段时间才能恢复。

等到他觉得不会被人看出端倪的时候就立刻去了风铃苑,远远的,他看见桑铃坐在秋千上轻晃。梦貘兽蹲在她的脚步舔着爪子。

走近,他递上一串糖葫芦。桑铃自然的接过,吃了两颗之后又还给了他。

桑铃知道,伽罗的事情一定和帝曌有关。

白玉台阶上,两人并肩而坐,帝曌犹豫了一下道:“想听个故事吗?”

“不想。”她道。

帝曌看着她突然笑了,缓缓的开口道:“我是天生神胎,但生来不似我们的孩子就会行走,出生的那天……”

帝曌徐徐道来,像是在说别人的故事。

他出生的那天,天地浩劫,所有人都说,灾难是他带来的,连他的帝父也那是那么认为。

他原本是要被杀死的,帝母于心不忍,于是将尚在襁褓的婴儿的他封以结界,扔进无尽深渊,是生是死,全看天意。

无尽深渊底下经年不见阳光,他落到了一个巨大的鸟巢里,双头怪鸟将他当做自己的孩子抚养了一阵子,喂他的都是恶心的虫子。

十年后,他长大了,双头怪鸟见他和别的孩子不一样,想要将他吃掉。他跑了,被啄的血肉模糊。

他生来不凡,没有懵懂的婴孩时期,自他睁眼就知道这是一方天地,知道自己是天上的神仙。

他在无尽深渊中历练,无数次的险象环生,要不是他出生时带着的结界,恐怕早就尸骨无存了。

一万年的时候他终于可以凭着自己冲出无尽深渊,回到天宫。

他现在应该还算厉害,父君和幕后看见会高兴的吧,可是天宫盛宴,他才知道自己有了一个弟弟,他惦念的帝母当着众人的面否认他的存在,说他是灾星。他的父君重伤他,将他重新打落无尽深渊。

他不想回去,无尽深渊,太黑了。为什么呢?都是孩子,为什么不喜欢他呢?

又是一万年,他两万岁,他不回天宫了,安安静静的过自己的生活,只要不再回去深渊就好。

他遇见了一个女妖,很漂亮,顺手救了她。然后她就跟在他身边,一千年,他很开心,有个人需要他。这种感觉很好。女妖要去他自小生长的地方看看。

其实他不想回去,但他已经答应了。于是带着女妖回去了深渊。

可女妖想杀了他,正中心脉。而无尽深渊上方也再次被强大的结界封印。原来他素未蒙面的弟弟根本容不下他。

又是一万年,他强行冲破了封印,无尽深渊太可怕了,没有阳光,太黑了。他觉得自己会在里面慢慢的疯掉,会真正的死亡。他害怕。

结果没走出多久,他弟弟来了,要杀了他。冲破结界花了很大的力气,他打不过,快死了。他还不想死。

三万年,腐烂了三万年了,他只想活着,有错吗?

他弟弟说,因为他弱,他生来就是灾星,所以活该经历这些。只有强者才能掌控自己的命运。变强吗?

他快要死掉的时候遇见了一个重伤的女孩,是个灵族,吸干了她就能活下去。

他只犹豫了一炷香的时间。他要变强。很强,凌驾于所有人之上。

帝曌说完,目光落在桑铃的身上,轻声道:“那个灵族就是你。那是我们初次相遇。铃儿,我不是不喜欢孩子,我只是害怕。”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过往,桑铃或许能理解,但不能原谅,那些悲哀并不是她造成的。

桑铃对上他的目光:“我也害怕呀,自出生就献祭了与我一起降生的另一胎。我是吸着他的血活下来的。我的父母被我吸干了灵力,帝曌,你以为天地炉鼎是怎么来的?我也害怕啊。我好不容易才相信了你……我求着你放过我们孩子的时候你怎么对我的?剥离灵力漩涡的时候我怎么求你的。在我一心求死的时候你娶了白鹞。帝曌,你一直都懂不是吗?”

“我后悔了,铃儿,我后悔了。”帝曌双手按着她的肩膀,几近疯狂。

如果不是她知道孩子还活着,也许根本不会有今日这番谈话。

“帝曌,你看你,痛吗?我说过,你最好一直那么无情下去。”桑铃的眸子染上报复的快感。

帝曌松开了她的肩膀,很是无助:“那你要让我怎么做?”

“不要出现在我眼前。”她道。

起身,他张了张嘴还想说什么,终究没发出声。

帝曌不见了,这是他消失了数百年之后。这百年里发生的事情并不多,要说重要的也就那么几件。

天君宣布闭关,并且休了天妃。天宫的大小事物都由一个叫帝尧的来做。

风铃苑似乎与世隔绝,桑铃醉心怎么打开连接八荒九州和域外,无暇其他。

直到有一日,帝尧慌慌张张的闯了进来。

这是桑铃看见帝尧的那一刻就想起了他的身份,当年她还给这个小孩治过伤。灵力不错,人又聪明。她亲口夸过的,不过那个时候帝尧还没成年。

帝尧见到她就跪了下来:“天后,求求您救救天君吧。”

扶着秋千的手微微一顿,帝曌那么强,想来不会出什么事情吧。

帝尧见她不为所动,连忙又道:“天君封了九成灵力已在无尽深渊数百年了,如今命灯闪烁,恐大危。”

帝曌的命灯若是灭了,那就意味着他死了。

无尽深渊的悬崖之上,桑铃身穿一身素雅罗裙负手而立,眉头微皱。

不得不承认,在听到大危那两个字的时候她的心跳漏了一拍。她想让帝曌遭到报应,却没想过让他死。

无尽深渊是帝曌的噩梦,他用这个来惩罚自己确实让桑铃未曾想到。

磅礴的灵力蔓延开,悬崖之上的藤蔓疯狂生长,但始终不能深入深渊,像是被什么东西阻挡了一般。

“天后,天君他封了结界……”帝尧道。

桑铃咬了咬牙,犹豫了一下秀手微抬,虚空之上,无数生灵虚影倾泻而下,场面甚是壮观。

趁着这个空隙,帝尧又道:“天君他不是不爱您,只是不知道怎么爱您。你应该给他成长的机会。天君其实也挺苦的。”

桑铃没说话,控制着灵力。

无尽深渊的结界终究还是被打破了,桑铃一跃而下。

这个地方比想象中要更加阴寒,四周各种怪物层出不穷。有命灯的指引,她很快就找到了帝曌。

不远处,帝曌半跪在结界之中,头上虚影悬空,那是他的神魂。四周红莲业火围成了一个圈。若是一不小心,业火触及神魂,那就只有一个神魂具散的下场。

“帝曌!”桑铃喊了一声,毫不费力的闯进了结界之中。

帝曌看着她笑了笑,嘶哑着声道:“你来了。”

话音落,一口鲜血喷出,好一会才再次开口:“对不起,我不知道剥离神魂真的这么疼。”

那一瞬间,要说桑铃无动于衷是不可能的。紧接着一簇红莲业火跳到了她的面前。帝曌勉强站了起来又道:“这是我的神魂。你燃了它。”

桑铃伸手便扑灭了那簇业火:“你疯了!”

“我只是想试试你当时有多疼。”帝曌道,露出些无辜的样子。

“你会死!”桑铃道。

帝曌像是毫不在乎的样子,满眼温柔的看着她:“我本来就该死。”

“疯子。”她咬着牙愤恨的说了一句。

忽然,一簇蓝色的红莲业火出现在她面前,这个时候她才发现,这竟然是业火本源。也就是说,帝曌将红莲业火从自己的身体之中剥离出来了。

没等她开口,帝曌就道:“我没有灵力漩涡,只能剥离这个,送给你。铃儿,对不起。我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些什么。你燃了我的神魂好吗?如果我还能活着回来,那你就再给我一次机会。”

“如果你回不来了呢?”桑铃问。业火本源还在她的眼前跳跃。

帝曌沉了沉,终于开了口:“桑醉不错,和你青梅竹马,你们又是族订婚约……”

没等他说完,桑铃就打断了他道:“我会和他亲吻,拥抱,双修,神魂交融,会给他生下孩子,帝曌……你确定你受得了吗?”

他受不了,光是听桑铃将这些话说出来他就想现在去杀了桑醉。

“帝曌,我应该给你机会吗?”她这句话说的很轻,也不知道是说给他听,还是说给自己听。

帝曌的眼睛都亮了,神魂归为,一下子将桑铃抱在怀里,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像是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这会哽咽道:“对不起,我错了。我能改。”

桑铃叹息了一声,他不是不爱,只是不会爱。

百年之后!

风铃苑里,帝曌拿着十几串糖葫芦放在桑铃的面前,笨拙道:“你吃前两个,我吃后三个。”

桑铃没忍住笑出了声:“你和月楼打架就是为了这个吗?”

帝曌面露尴尬,他去了御子街,当时那小贩就剩下这么些了,月楼故意不让小贩卖给,这才打起来的。

“糖葫芦都是一样的,并不是御子街的好吃。”桑铃说道。这句话她已经说过很多遍了。

“我觉得好吃。”帝曌咬下一颗,正准备吃就刚好对上了那漂亮的眸子。

鬼使神差的,他凑了过去,桑铃红了脸,嘴巴微微的张开了些,任由那糖葫芦在唇齿间轻轻的滚动。

万万载还很长,就算是天生神胎也不是什么会,什么都懂。

该给他机会,也该给自己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