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小说隐忍的爱乔慕唐北尧章节免费阅读

乔慕一怔。

医药箱在置物间的抽屉里!反正以前就放在那里……可他故意这么说,是料定了她会记得?还是在暗示这四年来,家里的摆放不曾变过?

可这是他的家啊!

他为什么非要暗示这个?

有那么一刻,乔慕很想和他分辨个清楚,和他撇清一点,或者直接明知故问地接他的话:‘老地方是哪里?’

可是看到他手背上斑斑的血迹……

“你等着。”乔慕紧了紧拳头,终究还是转身,径直走向了置物间。

这不是纠结的时候。

……

唐北尧坐在远处,看着她的背影,勾了勾唇角,自嘲一笑——

连医药箱在哪里都记得!

乔慕,你不记得的,只有我的手机号了吧?

******

在处理伤口方面,乔慕不是专业,幸好,他也只是简单的擦伤。

消毒、抹药水,不用包扎,很快就能处理完。

乔慕都很专注。她坐在他的旁边,一手托着他的手,另一手则细心上药,全程都是仔细盯着,生怕遗留一丝污染细菌……

“疼么?”末了,她才抬头询问。

视线上移,她才反应过来,她离得他有多么近!刚才,为了看清伤处,她几乎整个人都凑了上去,而唐北尧不伸手也不躲闪,就任凭她的脑袋埋在他的怀里;现在,她一抬头……

她的唇差点擦过他的下巴。

她能清晰地感觉到唐北尧的鼻息,温温热热的,喷洒在她的睫毛上……乔慕紧张地一抖,下一秒彼此便是呼吸萦绕。

周围寂静。

她却能听到空气沸腾的声音。

“那个……”乔慕僵住,对于这种情况,忘了后撤去躲。她呆呆地看着,半晌才出声扯开话题,试图化解这浓郁的暧`昧和尴尬,“你饿了吗?”

女佣给你留了晚饭……

唐北尧莞尔,目光却越发炙热霸道,他盯着她,眼底闪过一抹邪气的笑意,回答得清晰又肯定:“饿。”

哦,那就去热饭吧。

乔慕想要起身,他却在下一秒手掌一翻,握上她的手腕。他快她一步,稍用力一拽,便让乔慕整个人重心不稳地跌过去……

“你……”

她什么也没来得及问出来。

因为他扣住她的下巴,倾身吻上了她的唇。

******

“轰!”

脑袋像是轰然炸开,接下来便是一片空白。

乔慕没有去躲,而且唐北尧有所禁锢,她也不可能躲得开。她能感觉到他的唇瓣温凉,轻轻贴上她的,摩挲了几下后,温润的舌撬齿闯入……

很温柔。

也很强势。

她突然想到当年,他第一次吻她的样子——她生涩,完全不知道如何回应;他主导,动作小心又温柔,却也寸毫不留地把她啃噬干净……

那是第一次的接吻。

朦胧了漫山遍野的树影……

这次也一样。他的侵占,让乔慕同样不知道怎么躲,记忆与现实重合,她就像当年全心喜欢他的小女孩,整颗心都在战栗,在飞快跳动。

她迷失了。

迷失在了他这一手打造的陷阱里。

而唐北尧已开始兴奋,原本他只是克制不住想吻她,但是吻上之后,她的柔顺和乖巧,让他忍不住想要更多,想占据更多……

大掌在她的背部轻抚,顺着她玲珑的曲线下移,最后从她腰间衣服的空隙中探入……他的动作开始越来越急,越来越重!

他想要她!

“唔……”感觉他的大力覆上自己的后背,乔慕一惊,整个人才猛地从混沌中惊醒过来——

天哪!

她在干什么?

他们这是要干什么?

乔慕反射性地一把推开他,用了所有的力气。乔慕这才意识到,她的头发被放下了,扣子被解开几颗,嘴唇微微发麻,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喘息……

而唐北尧,不知是没有防备还是怎么的,竟被她推得半跌在沙发上,脸色……有些怪异。

乔慕没有细看。

她只知道自己犯了错,犯了不可原谅的错。

她仓惶地连退两步,在唐北尧叫住她之前……

转身就跑!

房间里更静,空气中只她心跳如鼓的声音。

乔慕抱着自己,顺着门扉,一点点地瘫坐在地上。

她突然好无助,好歉疚,好想哭!她突然明白过来,为什么爸爸当年执意要让她离开?她留在这里能做什么呢?这才仅仅几天,她就在唐北尧面前溃不成军……

怎么办?

万一盒子打开,里面的真相很“糟糕”,根本无法挽回,她要怎么办?

乔慕啊乔慕,收收心吧!

不能再这样了……

………

客房。

唐北尧走进房间,手里还拎着刚才的那个医药箱。

手机响起,他掏出看了看,按下接听键:“喂?”

“你特么的单枪匹马就去了?多等两小时会死么!”顾斯庭劈头盖脸地吼过来。明明说好的计划,等他带人过去的时候,那里……已经被唐北尧单人灭了?

要知道那个仓库,拥有相当几个班的武装火力!

“他们想撤离,计划只能提前。”唐北尧目光冷暗,提到这个,周身有淡淡的杀意笼罩,“不过东西截下来了,那些家伙死之前也招了点,我让人送过去,你帮我查查。”

“是什么?”

“玉。”一个生化实验库在研究玉器,委实奇怪。

那些人,比四年前更狡诈了。

唐北尧一边说着,一边不动声色地打开医药箱,把里面的东西一样样拿出来,只是动作有些迟缓,有些别扭……

“好。”顾斯庭应下了,顿了顿之后,才犹豫开口,“我听说……你中枪了?”

“嗯,小伤。子弹已经取出来了,没伤到要害。”唐北尧语气如常,就好像在说别人,一件无关痛痒的事。

电话的这边,他刚脱下衣服。

赤着上身,能清晰地看到他的肩膀上缠着绷带,因为刚刚用过力,那简单包扎的伤口又裂开,隐隐渗着血……

这才是他真正受伤的地方。

‘疼么?’脑海里,浮过她的询问。

唐北尧扯了扯唇角:乔慕,你刚推那一下,确实有点疼。

“不过怎么那么不小心?”电话那端,顾斯庭还在兀自抱怨,嘀嘀咕咕的,“以你的身手,应该不至于……你怎么分了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