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入尘埃的爱小说 许云兮楚慕言完本阅读

手术能不能提前?楚慕言跟在他身后,送他到了门口。许云兮现在这副样子,他难免会担心夜长梦多。若是她哪天不高兴了,往自己肚子上捅上几刀,未免得不偿失。

她是杀死他孩子的凶手,他不能就这么轻易地放过她!

慕言,恕我直言。她现在的身体状况,调理一个月之后进行手术,都未必能够成功。再提前的话,也许命都要搭进去。顾之川脸色严肃。

见他沉默片刻,顾之川再次开口:慕言,我也知道你恨她,但让她没了子宫,这种惩罚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已经够大了,若是还要她把命都搭进去,这种事情,我做不到。

我知道了。替我向伯父问声好,慢走。楚慕言若有所思。

嗯。顾之川转身,攥紧了上衣口袋里许云兮不小心掉出来被他捡到的病历单

慕言,对不起

许云兮模模糊糊地醒来,已是深夜。楚慕言留给她的房间虽小,但窗户对着西边,她能看见窗外的月亮。

上一次见到这一轮圆月时,父母尚在,而今物是人非,家人离散。对一个命不久矣的人来说,未免触碰到了伤心处。

侧首,默默地流泪。借着略明亮的月光往床尾的黑影一瞥,猛然惊觉楚慕言不知何时竟悄悄地走近。

啊!许云兮失声尖叫,楚慕言伸手,捂住了她的嘴,不耐烦地道:闭嘴!

许云兮挣脱开来,裹紧被子,防备地看着他:你要做什么?楚慕言,我知道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她语无伦次地开口,整个人都在微微发抖。

闻言,楚慕言起身,伸手开了灯。亮堂堂的灯光很是刺眼,许云兮下意识地捂住了眼睛。

楚慕言这才看清楚她此刻的样子,额头上裹着厚厚的纱布,脸上的血迹还没来得及擦去,整张脸看起来狰狞而恐怖。

曾经风光无限的许家大小姐,如今变成了这副样子,未免叫人唏嘘。

那你倒是说说,错在哪了?随手拉过一张椅子,楚慕言坐下,语气平静甚至还带着一丝愉悦,微微敞开的黑色睡袍露出胸膛,上面还有一枚红红的唇印,。

但一股巨大的压迫感此刻却笼罩在许云兮的头顶。

我不该和你顶嘴,对不起,对不起。许云兮低头说着,似乎还嫌不够,作势要跪下磕头。

楚慕言似乎很满意她这副乖顺地如同狗一般的样子,轻笑一声:放心吧,只要你乖乖的,配合手术,不伤害心儿,我不会对那个老家伙做什么的。

谢谢谢!说着,突然传来一阵眩晕,许云兮跪在床上,摇摇欲坠。

楚慕言没在意,以为只是腿软的缘故,起身离去,站在门口,悠悠地说道:许云兮,你这个样子,真让我恶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