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和离王爷小说赵姝宁谢长霁目录阅读

再说谢长霁这边,和离后的第二天便被今上派去了军营,连着好几日没能回府,不知为何那几日他时常想起赵姝宁。

以至于刚一回府就去了沁芳院,本以为几天下来赵姝宁也该冷静了,到时大不了他再说几句软话,便可以去户部撤销了这和离书。

没想到刚一靠近沁芳院,就发觉有些不正常,不正常的安静,按捺住心慌推门进去,却发现里头早就空了。

空荡荡的什么也没剩下。

只除了小几上的那件破袍子,谢长霁认出来这就是那天晚上赵姝宁剪的,捻起一个衣角,手指在上头摩挲了几下,心里也跟这屋子一般空落落的。

李忠永远也忘不了那日王爷回来发现王妃已经离开时的脸色,他在王府待了这么些年,从来没有见过王爷发这么大的火。

自那日起,他便意识到自己怕是做错了事。

“她今日去了哪里。”书房里,案几上摆着一张和离书,那天拿回来之后他随手放的,再后来,就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了。

李忠眼皮子一跳,暗道该来的终于来了,最近王爷日日都要问这个问题,往常就算了,可今日……

“嗯?”

“回王爷的话,今日……今日王妃去了酒楼。”挣扎了一下,身体筛糠似的道,“同楚家大公子一道。”

手里的劲一时没控制住,只听撕拉一声,刚写好的奏折瞬间被撕成了两半。

“备车。”

酒楼是端王府名下的,之后赠与了赵姝宁。

谢长霁到的时候,赵姝宁正与楚洛嘉相谈甚欢。

“阿宁可打算回金陵去?”楚洛嘉剥完了最后一只虾,将整盘虾肉递到赵姝宁眼前,说道,“伯父伯母可是知晓了你和离一事?”

赵姝宁有些不好意思:“洛嘉哥这般贴心,往后嫂子可是有福了,只是往后还是让我自己来就好。”

随即又回答他的问题:“要回金陵的,只是现在我一个人,不大方便,想着等爹爹回京述职再一道回去,至于和离的事,我还没想好如何与爹娘说。”

“也好,不过如今距离年节还有些时间,恰好过些日子我要去一趟金陵,阿宁若是放心,倒是可以同我一道去。”

能早些回家自然是好的,她失去了五年的记忆,如今在京城就是人生地不熟,刚想应下,就感觉背后一凉。

“本王的王妃,就不劳烦楚公子了。”谢长霁咬牙切齿的看着眼前这对男女,心中的酸涩全都化作怒火。

“见过王爷。”

偏偏这两人丝毫没有心虚,起身落落大方的行了礼。

谢长霁长腿一迈,直接拽过赵姝宁就要走,却不料一只手横亘在身前:“王爷,大庭广众之下,您这是要做什么?”

“本王带王妃回府,怎地还要楚大人同意不成?”

“可咱们已经和离了……”还没等楚洛嘉说话,赵姝宁就先忍不住,将禁锢着自己的胳膊往下扯了扯,“王爷这般便是不合礼数。”

听到这话,谢长霁不仅没有松开手,反倒是又收紧了一些,将赵姝宁收入怀里:“怎么,就这般着急找下家?”

“王爷慎言!”楚洛嘉的声音也掺了冰似的。

谢长霁却没有继续看他,而是半抱着赵姝宁转身进了隔壁包间。

赵姝宁被压在门后,也生气了:“王爷究竟要做什么,咱们已经和离了,便当一别两宽,往后复不相见才是。”

见他抿唇不语,她又道:“王爷若是想明白了,便放臣女出去。”

谢长霁就这般盯着她的唇,眼看着她说出来的话越来越不好中听,握着她手臂的手掌蓦然加大力气,扣住她的后脑勺,低头就吻了下去。

顿时,唇瓣上传来柔软的触感,香甜的气息让谢长霁有些怔然,仿佛本就该是这样的。

“和离书作罢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