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逆光中告白章节目录阮念初厉腾小说阅读

订阅正版,  人人有责。

丛林深处发生了激烈枪战,炮火震天响。

而这一切已经和阮念初无关。

护送她转移的,是一个高高瘦瘦的小战士,  戴头盔手套,穿迷彩服防弹衣,全副武装,脸上涂着伪装油彩,几乎分辨不出他本来的面目。

战士带阮念初上了一辆军绿色的山地越野车。

她坐在车上朝后望,透过车窗,营寨和周围的一切都在逐渐远离。她看见战士们将武装分子一一制服,看见年幼的童子兵们被抱成一团,  警惕惊恐地看着突如其来的中国军人,  看见托里试图追赶他们的汽车,  又被战士们拦下……

结束了。

阮念初没看一会儿,便收回视线,  在副驾驶上坐正了身体。

身边,  小战士一边开车,一边看地图,  谨慎避开附近的所有的地雷区。

阮念初问:“你们打算……怎么处置那些童子兵?”

“哦,那群小孩儿啊。”战士随口应了句,  道,  “应该要交给柬埔寨政府。”

她点点头,  “他们大部分都是孤儿,  挺可怜的,  而且大多本性不坏。年纪小,改造起来也容易,能不伤害他们最好。”

小战士笑起来,一口大白牙和黝黑肤色对比强烈,“你真有爱心。不过姑娘,以后再要支教献爱心,可得选对地方。柬埔寨就别来了,不太平。”

阮念初弯了弯唇,没有说话。

路途颠簸,看看手机,二十来天都没充过电,早已经自动关机。她本想给家里打个电话保平安,只能放弃。

正捣鼓着,小战士又开口了,“对了。你家乡哪儿的?”

“云城。”

“哟,那可是个好地方,一线城市。我姐姐就嫁到了云城。”小战士的性格明显很活泼,开了头,后面的话便一股脑地往外倒出来,“说起来,咱们这也算有点儿缘分?”

阮念初有些疲累,笑了下,“算吧。”

“看你年纪,还没大学毕业吧?”

“开学念大三。”

战士乐呵呵,“阳光大学生,多好啊。你们都是国家的高素质人才。”

阮念初听得失笑,目光落在窗外的某处,自言自语似的,“我本来以为,你们特种部队的人都不爱说话,很沉闷。看来只有他一个人是那样。”

小战士调转视线看她,好奇,“谁?厉哥?”

阮念初没搭话。

战士笑,接着面色就沉了下去,语气里有几分敬重几分感慨,说:“厉哥如果不是这性子,怕也没法在这样的环境里待四年。不过都过去了。四年的卧薪尝胆,没白费。”

阮念初:“为了抓坤沙和图瓦?”

战士沉默,没说话。

她头略往后仰,靠在座椅靠背上,半刻,皱起眉,有一件事怎么也想不通,“营寨封闭,图瓦又那么多疑,他在这边四年,平时是怎么跟你们联系的?”

战士自顾自开他的车,还是不说话。

阮念初明白了,“不能说?”

战士的表情有点儿为难,犹豫几秒,道:“我们在这儿有线人。也有专门的途径传递信息。”

她愣住。回想一会儿后抬起头,脑子里蹦出个猜测:“难道是阿新婆婆?她每天都会把所有人的脏衣服,拿到河边去洗……你们通过那些偶尔流走的衣服联系?衣服上有情报?”原谅她电影实在看得多。

听她说完,小战士很尴尬,干咳了几声道:“先说,这是你自个儿猜的。我可什么都没告诉你。”

大致捋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阮念初便不再多问。聊天于是终止。

之后的一路,小战士和她很默契地保持了沉默。

丛林很深,树木参天,阮念初坐在车上,甚至从车窗外看见了一些毒蛇,吐着信子,五彩斑斓。她想起之前自己曾只身一人在这里瞎晃,一阵后怕。

那天,如果不是厉腾及时阻止,她就算不进入地雷区,也会死在这片丛林。

越野车七拐八绕地又开许久,才开到一片开阔地带。前方空地上,停着几架直升飞机,周围还有原地待命的其它空降兵。

阮念初下了车,小战士紧随其后。

直升机旁的几个战士看见他们,都一愣,面露诧异,“何虎,你怎么一个人出来了……”视线转向阮念初,更狐疑,“这位又是?”

何虎道:“她是我们救出来的一个同胞。多的别问了,先送她离开这儿,直接去大使馆。”

“谁的命令?”

“厉副队。”

听完这话,战士们不约而同地相视了一眼。何虎又道,“别你看我我看你。”往几人里扫视一圈儿,道:“就你吧,石头。你护送这位同志转移。”

阮念初下意识侧目。叫石头的战士比何虎还年轻,看上去和她差不多大。他呛了声,不太乐意,“干嘛我呀……这是我第一次出任务,我还等着随时支援呢。”

何虎皱眉,“少废话。让你送就送。”

石头无语,半晌才不情不愿地嗯了声。

何虎笑了几声,转头跟阮念初说:“行了姑娘,我就送你到这儿。放心,小石头会把你平安转移出去,送到大使馆。你很快就能回家了。”

阮念初点点头。石头三两下爬上一架飞机,招招手,“你上来吧,跟我走。”

她跟上。

“砰”一声,舱门关严。何虎检查了一下,冲驾驶室内的石头比了个手势,示意可以起飞。螺旋桨转动起来,速度越来越快,带起巨大的噪音。

黄昏残阳中,直升机缓缓升空。

何虎在外面跟她大声说着什么,她听不见,只能从战士的唇形判断出几个无声叮嘱:“这里发生的事,请务必保密。”

她点头。

与此同时,一阵爆炸声从远处传来,震耳欲聋。

阮念初五指在透明玻璃窗上收紧,眸光微闪。视野中,距离营寨几公里远的位置升起大团黑色浓云,火光依稀可见,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阮念初闭上了眼睛。

她觉得,那人有句话说得很对。这儿的种种就当一场噩梦,她正值青春,大好年华大好人生,不能为此留下太深的阴影。

那些事,和人,都忘干净。

追捕坤沙的过程,是一场苦战。

这人是出了名的狠角色,狡猾,歹毒,手下人里半数都是花钱请来的欧洲雇佣兵,火力很猛。面对空降兵战士们的围捕,他并未放弃挣扎束手就擒,而是带着一帮人负隅顽抗。

枪战一直从黄昏持续到天黑。

在晚上九点十分,厉腾狙杀了坤沙的三名近身保镖,并趁坤沙阵脚大乱时,打伤了他持枪的右手臂。

头号目标人物坤沙落网。

至此,中国空军猎鹰特种部队长达四年半的“潜蛟”绝密行动,终于宣告结束。

凌晨时分,金边市的郊区地带夜风阴冷,周围静极了,只附近村落偶尔传来几声狗叫。

一间废弃厂房内。

头顶光线昏暗,厉腾脱了上衣坐在木头凳子上,脸色冷淡微白,一身精壮的肌肉上细密一层冷汗。桌上摆着白酒,纱布,酒精灯,和一把军刀。

左臂肱二头肌处,一枚子弹凹陷在鼓囊囊的肌肉里,时间久了,模糊的血肉颜色偏黯。

旁边几个战士皱了下眉,“厉哥,要不要帮忙?”

“不用。”

厉腾语气很淡,拿嘴咬开白酒的瓶塞,浇下去,烈酒顺着紧绷的臂肌往下流淌。他垂眸看了眼伤口,手拿军刀在火上两面烤过,“呲”一声,尖刀刺入血肉,对准。

只在短短几秒间。

他面无表情,唇紧抿,握住刀柄发狠一挑,额角青筋暴起。

“叮”一声,子弹掉在了地上。

见状,何虎连忙把事先准备好的外用药给他敷上,拿起纱布,一圈一圈从他胳膊绕过去,熟练地包扎系结。

厉腾垂着眸,摸出烟盒一根烟,点燃。

这时,脚步声渐近,一个高大男人从外面走了进来。战士们立刻立正敬礼,“杨队!”

杨正峰点了下头,看向厉腾,“伤怎么样了?”

“一点儿小伤,死不了。”他套上T恤,“你那儿怎么样。”

“……”杨正峰面色凝重几分,端起桌上的一杯凉水喝得精光,坐下来,猛地攥拳砸桌子,“没找到电池,也没找到电池的技术资料。那家伙老奸巨猾,压根没把那些东西带身上。”

“他那架直升机搜了没?”

“都找遍了,没有。”杨正峰拧眉,“只有带回国再慢慢审了。”

厉腾没吭声,半刻,从腰间摸出一把伞刀放到桌上。

众人一怔,“这是……”

“老高他们的刀。”

“……”

“五年前,坤沙和图瓦杀了齐博士和老高老夏之后,顺手抢了他们的刀。”厉腾道,“这是老高的那把。老夏那把,应该被坤沙带在身上。”

话音落地,整个屋子瞬间一片死静。

战士们沉默地低着头,战场上奋勇杀敌铁骨铮铮的小伙子们,竟全都红了眼睛。

良久,杨正峰用力咬了咬牙,拳头捏得咯吱响,“老子这就去替他拿回来。”说完起身就往外走去。

厉腾沉着脸没动。

不多时,第三根烟抽完,他掐了烟头站起来,刚要出去,余光里却看见窗台上摆着什么东西。等看清,他眯眼,黑瞳有一瞬的紧缩。

厉腾嗓音极低,“这谁拿回来的?”

“……啊?”石头赶忙跑过来,一看,猛拍脑门儿,“哎哟我去,差点儿忘了这茬。哥,这花是那姑娘走之前摘的,她让我带回来,给你。”

一把稻花。金黄色的花穗在夜风中飘曳。

厉腾低眸看了会儿,伸手,满是老茧的指尖碰到花穗。他想起那个云城来的姑娘,想起她白皙的脸,清亮的眼,和她长发滑过他手指的触感。凉凉的,柔软的,有点儿滑。

那边的石头还在纳闷儿,“你一大男人,她送花给你干什么?”

“还礼。”

厉腾极淡地笑了下。然后便没再管那束稻花,转身出去了。

就当是一场春梦。

再见。陌生人。

反倒是一旁的阿公瞥胖子一眼,先一步开口,斥道,“没出息。不就是个女人,哪儿找不到。”

矮胖子嘀咕,“话说得容易。女人多,但这么又白又嫩的上等货可不好找。最近忙生意的事儿,几天没开荤,正等着解馋。”

Lee冷淡,字里行间没有喜怒:“是么。”

矮胖子悻悻挤出个笑,这回,没敢吱声。

他们都是阿公图瓦手下的人,论资历,论年纪,他大Lee整一轮。但这地方,没有尊老爱幼的说法,弱肉强食,强者为王。Lee加入只短短四年,却已爬上二把手的位子,这年轻人一身铁骨,心够硬,下手狠辣,数年血雨腥风里闯出一片天,除图瓦外,一帮暴匪没人不怕他。

矮胖子在这儿只排得上七八,虽都是亡命之徒,但真和阎罗王叫板的勇气,绝不是人人都有。

于是他心下忖度,很快就有了决定。笑得咧开一口黄牙,道:“别人问我要,我肯定不愿意,但Lee哥你开口,那不一样。不就一中国妞么,既然你喜欢,老弟就忍忍痛,送你。”

Lee挑眉哂了下,“谢了。”

矮胖子嘿嘿嘿,“看你这话说的。自家兄弟,客气什么。”

隔着几米远的距离,阮念初缩在角落处,身体发抖,看那一高一矮两个人戏谑谈笑。她听不懂他们交谈的内容,只看见,那个叫Lee的男人侧对着她。他斜靠木头桌子,站姿很随意,嘴角勾着一弯弧,似笑非笑,匪气冲天。

阮念初咬唇,心头咯噔一下。预感自己处境会更糟。

那头,男人们还在聊这个绑来的女人。

矮胖子满脑□□,品咂着,说阮念初皮肤可真白,像他十年前在中国西藏看过的雪;说她脸蛋儿小,还不到人一个巴掌大;说她眼睛多大多亮,跟有星星似的。还说她身材好,细细的腰,桃子臀,看一眼就知道带劲儿。

淫词艳语不绝于耳。

Lee面无表情地听着,抽烟点烟灰,不搭腔。他又看了眼墙角。那姑娘瑟缩着蜷成小小一团,头发挡住大半张脸,脏兮兮的,怎么看,也看不出胖子嘴里的妖娆倾城色。

他嗤了声,很快便移开视线。

数分钟后,半包烟见底,地上烟头零星散落十来个。

图瓦在屋里坐半刻,乏了,起身准备离去。几人把他送到门外。

可刚走没几步,图瓦又想起什么,动作顿住,回转身。他沉声对几人道:“几天前,BOSS说有新差事要交给我们。”说着,目光看向那个二十六七岁的年轻男人,“Lee,到时候你跟我去见BOSS。”

Lee点头。

起风了,图瓦捂嘴咳嗽几声,语气缓和下来,说,“前段时间你辛苦了。这几天别出门,留在家,好好休息。”眼风扫过屋里的纤弱人影,吊嘴角,扯出个男人们心照不宣的笑容。

正如阮念初预料的那样,那一晚,她毕生难忘。

几人走出屋子的同时,她便挣扎着,四处张望,寻找范围内能用的利器。她要逃,要保命,要防身。余光瞥见一丝幽冷的光,是一把掉在地上的剪刀。阮念初一喜,急忙挪动着往那个方向靠近。

然而就在刹那间,腰上猛来一股大力,把她往上提。

阮念初很轻,被那人拎棉花似的拎起来。她惊愕,反应不及,只觉得眼前天旋地转,定神时已被那人倒扛在肩头。

是那个叫Lee的男人。

她嘴上封了胶带,本能地呜呜挣扎,几秒后意识到什么,又平静下来。不动了。这种情况下,她只能不停对自己重复冷静,冷静。这群人穷凶极恶,她绝不能轻易触怒。

Lee满脸冷漠,无视其他人,扛起她径直往外走。

柬埔寨的雨阮高温炎热,她衣着轻薄,这个姿势使衣料收短,雪白的一截后腰暴露在空气中。男人的手刚好放在那个位置。

硬硬的,很宽大,也很粗糙。

阮念初咬紧牙,浑身紧绷,被他碰到的皮肤火烧一样烫。

走出屋子,她吃力地转动脖子看四周,才发现,这是处许多木屋草屋组成的营寨,位于丛林深处,四面绿植围绕。占地面积很广,夜色下视野模糊,看不清那些屋舍的具体状貌,只有一个轮廓。中间空地位置生着一堆火,旁边围了一圈人,喝酒吃肉,放声大笑。

阮念初看见那些人身上挂的枪,心头骤凉。

她被扛到另一间木屋前。

扛她的人拿脚把门踢开,然后直接把阮念初往床上扔,动作粗暴至极。床板只是几块木头拼成,随便铺了些干草和一层床单,她被一下甩上去,硬邦邦的,疼得闷哼出声。

下一刻,Lee把灯点亮,昏暗光线驱走黑暗。他背对着她站在屋子中央,喝水,纯黑色的背影高大挺拔。

阮念初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她手脚依然被绑着,不能动,只好蜷起膝盖缩在床尾。警惕地盯着他。

这种死寂并未持续多久。

轻微一声“砰”,那人把手里的透明玻璃杯放在了桌上,然后,令阮念初没有想到的是,他开始脱衣服。完全拿她当空气。

阮念初的瞳孔瞬间紧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