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念念严烈修汪晴天最新小说大结局阅读

严烈修冷哼一声,杰森连忙认错:严总,你和闫小姐的订婚宴,老爷和夫人似乎要私自给你定日子了,你怎么不拆穿闫小姐呢?你明明知道她是......冒充的......

严烈修冷漠的开口,你话有点多。

杰森识趣的闭嘴,但他却将一沓文案交给了严烈修。

文案上的女人生的肤白貌美,精致可人,上面清晰写着,姓名秦念念,性别女,爱好迷迭香,五年前毕业于A市景海大学,与严烈修同一所学校,而在五年前,秦家遭遇变故,秦念念父母亲车祸双亡,妹妹成了植物人,与他复明那一天对比,仅仅只差一天!

景悦拍卖宴会上,穿着晚礼服以及西装革履的男男女女,挽着伴侣,手中摇晃着高脚杯,品着高端名酒,欣赏着美妙的大提琴音,谈笑风生。

舞池中央更是聚集不少名门望族子女,翩跹起舞......

靠角落的位置,聚光灯每次都会完美错开,扫向别处,那里坐着一个女人,身穿一袭暗红色的一字肩长裙,衣裙上没有任何装饰,将她玲珑有致的身躯贴服包裹,显得纤腰愈发不盈一握,纤细柔美。

旁人都在喝酒,而她却在喝果汁......

自那日陪着宋总喝酒,伤了,也怕了。

她还在等待宴会开始,不远处响起了一阵骚动。

哇,快看,是严总!

哇,好帅啊,比财经杂志还要帅!

天呐,可惜这里不让带手机......

秦念念看见走进来的严烈修,神色立即就是一变,但想到她这里视线昏暗不该看见她的,她的心又定了下去。

而严烈修好似感觉到黑暗处有一人,他深邃的眼眸微微眯起,朝着角落看去。

秦念念心脏咯噔一下,不会吧,这都能看见,就算眼睛复明了,却也不该这么锐利吧......

她还在纠结要不要溜走,免得撞上她,就见一个温婉气质的女子走上前,自信又害羞的看着他:严总,我可以和你跳一支舞吗?

严烈修淡漠的扫了她一眼,好似看不见她的绝色,连口都不愿意开,抬步就走。

女子的脸色有些挂不住,在他的身后连忙追问:严总,你拒绝我,是因为不希望闫月月误会吗?你和她真的是男女朋友关系?

但严烈修依旧没有搭理,脚步朝黑暗处走去。

杰森跟在严烈修的身后,对女子连忙解释说:我们严总对香水过敏!

严烈修到了黑暗处,有些惊讶,他刚刚明明看见这里有人的......

而且身影莫名熟悉,像极了她!

他有些疑惑的在座位上坐了下去,只是视线一扫身前桌子,疑惑瞬间消散了。

因为他看见在桌子下面,鬼鬼祟祟躲着一个人......

他冷漠的勾唇,眼中有一抹趣味,他伸手朝着桌子上的果汁杯伸去,杰森见了,立即道:严总,你是觉得这果汁杯碍眼吗?我给你拿走!

严烈修一个冷漠的眼神扫了过去,杰森立即闭嘴。

他说错话了吗......

就见严烈修端起果汁杯,放在面前端详:这种场所喝果汁,倒是一股清流,上面竟没有口红印,难不成,是个男士喝的?

他骨节分明的手指摩挲把玩着手中果汁杯,一个普通的果汁杯仿佛在瞬间升了一个逼格,变得贵重精致了起来。

然后他嘴角微微上扬,一个不小心,杯子从手中滑落掉,啪,碎了一地......

在杯子碎裂的同时,桌子下响起了一声惊呼,并且桌子被顶起来了一下,秦念念脑袋被撞诶哟一声。

杰森一脸讶异,桌子下藏着一个人......

是谁,躲躲藏藏?杰森瞪着双眼,撅着屁股,想亲自将藏着的人拎出来。

秦念念在桌子下,乖乖钻出,眼神要多幽怨就多幽怨。

严烈修微扬着薄唇,看着她:土包子,怎么混进来的?

秦念念打量了一下自己,这身晚礼服虽然是租来的,可好歹也值个四位数,哪里土了?她明明觉得简单大方......

秦念念白了严烈修一眼:是不是混进来的,自有保镖检查过了。

之后,秦念念转身就要离开。

严烈修抓住她的手腕,阻止了她走。

秦念念讶异的看向严烈修:你干什么?

陪我跳支舞。

我拒绝。

杰森,我希望在热搜上看见,某土包子拒绝严少邀她跳舞。

杰森立即明白:好的严总,这就安排。

秦念念神色一脸,愠怒:陪你跳舞不是更出现在上面?

若是我不想,便不会有那种新闻,懂?

秦念念有些无语的看着严烈修:我,我只是一个千方百计,想引起严总你注意的小婊砸,你若是让我靠近,你就是上当了。

秦念念兀自说着,严烈修已经拉着她,往舞池走去。

秦念念想跑,却也来不及了。

舞池中央,果不其然,所有目光皆投射了过来。

他的手放在她的腰间,另外一只手抓住她的手掌,怎么看,都不似外界传言,他不近女色,过度洁癖才使得女人毫无机会。

那女人是谁啊?怎么和严总一起跳舞,这......

好嫉妒啊,待会我也要接近严总!

秦念念有些不自在的跟随着他的舞步,严总,好多人看着,我不奉陪......

她的话还没完全脱出口,严烈修将她腰放下,秦念念惊呼一声,又被拉了起来。

她狠狠瞪着严烈修,你故意的!

严烈修微扬着唇瓣,不置可否,他带着秦念念翩跹起舞,二人看去,只觉得严烈修风度翩翩,绅士有礼,完全看不出,秦念念的僵持与勉强。

她攥紧了与严烈修相握的手,一个脚步接着一个脚步快速踩去,这下轮到严烈修脸色阴沉下来了。

你故意的?

我土,没跳过舞,所以踩你的脚,不是很正常?

她轻蔑的笑着,下巴微扬,小小的巴掌脸上满是骄傲,也只有她胆敢当众去踩严烈修的脚背,而不害怕了。

严烈修薄唇微扬:今日竟是没打嗝了。

一曲终了,他将秦念念揽在怀中,鼻尖抵在她的头发上,深吸一口气:为何,不用迷迭香了?

秦念念微愕,伸手去推他,他却是紧紧的桎梏着她,不允许她逃脱,她反抗。

就算你不用迷迭香了,但我已经查出来,你就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