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妃她又在惹是生非最新章节李式微玉沉渊李式微小说阅读

不知为何,对上李式微阴森狠厉的眸子,李新月觉得自己绝对不能承认,要不然李式微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不是我不是我!”

她刚说完,李式微就揪住了她的头发,将她整个脑袋摁进了水里。

早春冰寒,刺骨的湖水猛然灌入口鼻,李新月挣扎着想要起身,可李式微死死地压在她身上,压根不给她反抗的机会。

就在李新月以为自己要被活活溺死时,李式微又把她脑袋从水里拽了出来。

“说!是不是你安排的?”每一声质问都直击灵魂,吓得李新月浑身发抖。

“不不!”她怎么可能承认!李式微会杀了她的!

话音刚落,李式微毫不留情,将她的脑袋再次摁进水里。

反复几次,李新月彻底成了个落汤鸡,哪里还有平日半分的嚣张跋扈,最后实在撑不住了,她终于崩溃尖叫:“是我……”

众人惊愕!

原本大家还觉得奇怪,平日和和气气的大小姐,怎么突然性格大变。

没想到原来三小姐舍身救姐是假,故意害人并妄图以此博美名才是真。也难怪大小姐雷霆大怒,三小姐那种毒妇就是活该!

接触到众人鄙夷的目光,李新月面子挂不住,不甘心地咬牙道:“是我做的又怎么样,你又没受多严重的伤,这样对我,你不觉得你做得太过分了嘛?”

李式微缓缓站起身来,居高临下地睨了她一眼,眼神轻蔑仿佛在看臭虫。

“我还有更过分的。”

话落,她一脚将李新月踹飞进了池塘!

扑通!

水花四溅,李新月尖叫响彻上空,她不善水性,整个人在池塘里浮浮沉沉,浑身挂满了淤泥,奇臭无比。伤口泡了水,更是刀割似的疼。刘氏这会儿也不敢叫嚣,只能赶紧让奴仆救人。

不同于她们的狼狈,李式微理了理衣裙,缓缓从桥上走向了满脸心疼的高氏。

“式微,你……受委屈了。”高氏的声音带着难以自控的颤抖。

李式微抱住高氏的胳膊,笑容明快:“娘,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我不委屈。我不仅能保护好自己,也能保护好娘,日后若再有此类事情发生,我绝不姑息!”

凤眸淡淡扫过四周,是警告,也是威胁!

周遭所有人顿时一怔,面露敬意。

只有高氏,感动同时却又不禁苦笑。

是她太软弱,让式微受了欺负,式微才不得不锋芒毕露,日后自己切不可再这样糊涂了。

“你的袖子都湿了,先回去换身衣裳吧。至于那对母女……这事绝不能就这么算了,娘定会替你讨回公道!”

李式微对上高氏眼中的霸气和坚定,心头顿时一暖。

李家是个是非之地,母亲这种温吞的性格早晚要吃亏,能早早强硬是再好不过。

想到这她便点了点头,也不管池塘中一片狼藉,她自云淡风轻地走远了去。

行至院门口,早等在此处的李亦然赶紧迎上来朝她行礼:“亦然昨日被二小姐蒙骗,以为她当真舍命救人,没想到她竟是陷害你之人,好在王妃您没事,还请您莫要怪罪。”

好一朵洁白的墙头草。

李式微嘴角勾起若有似无的笑:“昨日之事,当真与你无关?”

李亦然瞬间像是受惊的兔子,瞪圆的双眼满是委屈:“楚王妃您一定要相信我,亦然是您带回来的,心里对您万分感激断不会害您!对了,您昨儿落了水着了寒,亦然特意为您做了个香囊,里面放的都是驱寒的药材,望娘娘喜欢。”

李亦然的表情和话,都没有破绽。

要是上辈子,李式微肯定就相信了她,但如今的李式微知道,她虽然于李亦然有恩,但李亦然却因妒忌而憎恨着她,比世上任何人都想她死。

只可惜,这次她没证据。

李式微淡淡一笑:“多谢堂妹好意,只是我素来用惯了绫罗绸缎,香囊无一不是京中最好绣娘替我做的,你做的我怕是用不惯呢。”

“这,这样啊……”李亦然面色有一瞬的扭曲,仍想强装作若无其事模样,但显然不是很成功,只能略显狼狈地跑了。

她前脚刚走,袖蓉便忍不住捧腹大笑起来:“哈哈哈娘娘你瞧见了嘛,堂小姐气得都快将帕子揉碎了!”

“你不喜欢李亦然?”

袖蓉犹豫了一会儿才点了点头:“奴婢确实不喜欢她,往日时常见二小姐她们嚣张跋扈欺负人,堂小姐总会在这时候出来装好人,可实际上不过是假惺惺罢了,若不然也没法和二小姐玩到一块去!”

连袖蓉都能感觉到李亦然不怀好心!

李亦然啊李亦然,上一世你骗我害我那样惨,这一世你我且走着瞧,我定会将我遭受的点点滴滴,全数奉还!!

“同室操戈姐妹反目,终究也只是让旁人看了笑话,你本不必对她们恶言相向,也能妥善处理此事。”这时,一个冷淡的声音突然从树上传来。

李式微闻言抬眸,看清楚此人容貌的瞬间,整个人顿时愣在当场,浑身血液像是被抽干一般。

“三哥……”

脑海中同时出现了大哥和二哥的模样,她眼眶微热。

上一世娘为了嫁给李常流,与高家外祖闹掰,她为了和外祖斗气,对高家的几个哥哥也是爱理不理。尤其对过继给侯府的三哥高羽白,她态度更是极差。

可当她出事后,外祖也因此病逝,李常流就暴露了真面目,将娘亲赶出家门流落街头不说,还联合玉景麟一起侵吞高家财产。

一想到因为她的愚蠢,害得她这三个哥哥被五马分尸……

李式微就恨不得揍自己一拳。

高羽白听惯了她的冷言冷语,乍然间听到这一声三哥,顿时愣了一愣。但一想到李式微平日的态度,他眉头又狠狠皱起。

“在下与楚王妃并非亲兄妹,可担不起你这一声三哥!”

他冷淡地躺躺回树上,拿起手边酒坛一饮而尽,浑身俱是俊朗风流,然而桃花目中却透着躁动的醉意,树下更是散落着数个酒坛,任谁见了都要啐一声纨绔子弟。

但李式微知道,这只是高羽白的伪装,她这三个表面风流无度,实际上藏得比谁都深。

“三哥习的是君子之道,善恶是非分明,便该知晓今日我若是纵容李新月,亦是在纵容其他人效仿。真要等她们铸成大错,到时候被毁了的会是整个李家,甚至更多人!”

高羽白难以置信她口中能说出正经话:“你当真这样想?”

李式微定定地回望着他,笑:“三哥,我与你心中所想是一样的,都是想要维护好家族的安宁!”

高羽白面上明显闪过一丝愕然,眸子紧紧地盯着她,似乎在看个陌生人。

李亦然知道自己上一世伤了他的心,他一时半会儿不信任她也是正常,再次朝他鞠了一躬,便带着袖蓉回了房。

并未注意到,高羽白目送她的身影直到消失不见。

他眸中有疑惑。

同时还有一丝讶异……

若是没看错,他方才似乎在她的身边,看见了某个熟悉的人影……

李式微换好衣服后,正巧嬷嬷来传话,说是李新月起了高热,烧得意识都不清醒了。

但高氏这次说什么也不心软,责杖二十大板软禁一个月,并抄写女戒三百遍,谁也不许帮她!

“干得漂亮!”

听到李新月这么惨,大家也都放心了,哄笑一团,气氛快活。

却就在这时,管家匆匆寻来。

“娘娘,静王殿下要见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