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妃她又在惹是生非大结局小说李式微玉沉渊全章节阅读

“什么!白君临?”

赵掌柜的愣住。

大伙计以为他不知白君临是何人,赶紧解释道:“毒医白玄奇,乃是医痴顾圣凡的师兄,资历能力据说都远在顾圣凡之上。只是当年无心仕途所以未留在宫中,其子白君临继承其衣钵,天资聪颖过人,此次入京是为了代替魏儒风,入住太医院做太医之首的!”

想到昨日自己险些对人家动手,大伙计便心有戚戚。

“据说昨日白君临入宫后,便将《普世医经》呈递给了皇上和太后,说这医经不仅写了小病小痛,还包括了不少大病重症,涵盖齐全,思路和治病的方式都别具一格。尽管目前才出了一册,若后续能跟上,极适合举国推广人手一本!”

“什么!”

人手一本?

大燕百姓足有千万,若是人手一本,每本就算只赚五文……赵掌柜都算不过来了,想起自己先前仗着老资历,看轻了楚王妃,顿时恨不得自打几个耳刮子!

什么面子不面子的,搞钱最要紧!

“快!快!通知所有印刷坊,给我印!!”

高家名下所有印刷坊连夜赶工,两日便出了八百册,不过两日功夫全数销售一空。

而随着《普世医经》畅销,悬壶二字也随之成为了京中热议的话题。

众人无不好奇悬壶究竟是谁,只知道此人必定医术超凡,且依她知识涵盖之全面来看,她极有可能还是个上了年纪的世外高人!

赵掌柜将这些事禀告给李式微时,李式微只觉得哭笑不得,但转念想想倒也没差。

老祖宗那样的人,确实称得上世外高人!

另外,白玄奇这个名字,似乎有点耳熟,回头问问顾圣凡。

不过白君临这个名字,她肯定是没听过的,虽不知他为何要帮她,但即便他不出手,她也会请太后帮忙推广医经!

“医经的第二册,我五日后便可给你。”

赵掌柜感动得点头哈腰,虽然医经利薄,但近来却在城中掀起了一股热销狂潮,吸引了无数人前来购买,给各家书肆都带去了巨大客流量,这是极好的事情。

想到自己之前以为李式微是瞎折腾,赵掌柜就忍不住有些脸红:“对了,昨日二少爷听说医经大受欢迎,还特意询问属下,悬壶先生究竟是何方人士……”

李式微顿时神色严肃:“我也只是受人之托,你断不许透露出去,不论对谁!日后你也不必主动来见我,我自会差袖蓉去书肆买笔墨,再将手稿交于你。”

赵掌柜连连答应,虽然对李式微所谓的“受人之托”心存疑惑,但作为高家家仆,办事的规矩还是有的。

送走赵掌柜,恰巧听说某摄政王回了别苑,李式微拎着药箱就气势汹汹杀了过去。

这人把她叫来之后,晾了她足有四五天,真当她一点脾气都没有?

今天她说什么也要替他把病给看了!

主屋院内一片热闹。

男人和离落并排走在前头,千琉追在他们身后有说有笑。

御风率先注意到李式微,当即出声:“属下见过楚王妃……”

怎料一句话还没说完,就见李式微大手一挥,袖蓉随即使出人肉炸弹,直接二话不说就朝御风扑了上去,手脚并用地巴在了广陵身上,直让他无法动弹。

趁众人惊讶,李式微迅速格开离落和千琉,直接推着男人就进了屋。

“啪”的一声,是门被狠狠关上的声音。

离落和千琉碰了一鼻子灰,而周围的侍卫们也都纷纷傻了眼。

他们没看错吧?

那个楚王妃对摄政王动手动脚也就算了,摄政王还真被她给推屋子里去了!

这天底下敢这样粗鲁对待摄政王的人,还是头一个!

千琉气急败坏:“姓李的你别太过分!亏我刚对你另眼相看,你就又干这种事情!晴天白日的,你把无名哥哥抓到屋子里,你要不要脸啊!”

李式微啐:“闭嘴,医者眼中无男女!”

袖蓉气呼呼地附和:“我们娘娘只想看病,才没你那些肮脏心思,你莫要以己度人!”

门外闹哄哄一片,李式微也不管,推着男人就朝二楼撵去。

一边推一边在心里小声抱怨,这人没事生得这么人高马大作甚,推得她胳膊都酸了。全然忘了,如果男人不配合,她恐怕连一步也推不动。

一路撵到了房门口。

李式微已经累得吭哧吭哧,抬头却见他脸上还挂着悠然笑意,顿时气不打一来。

“摄政王今天心情很好嘛?”

他也不避讳:“燕帝已首肯,由燕七公主与离落太子联姻。”

平日不怎么笑的人,笑起来本就好看,他整个人在夕阳包裹下更像是镀了一层柔光,就连冷硬的面具都变得温柔起来。

印象中上一世达成和亲的也是七公主,且七公主出嫁后的几年,两国一直和平共处贸易往来,确实好事一桩。

而傲月国使臣团此次前来,除了明面上的往来交流,促成联姻也是极为重要的任务,他这些日忙得神龙见首不见尾,如今终于获得燕帝首肯,难怪心情不错。

李式微如今也算摸透了他的性格,直接将房门拍开:“既然最重要的事情忙完了,就烦请尊贵的摄政王拨出点时间,让在下尽了职责,也好早日向圣上交代!”

男人负手而进,很是配合。

玄黑披风更衬得他英姿勃发,只是偶尔不经意间流露出的精光,有着不容小觑的威慑和侵略性。但眸子微微一垂,纤长的眼睫便又其恰到好处地藏起。

李式微又指着椅子:“坐!”

她个子不算高挑,尤其在他的面前更显得小小只,他似乎随便一只手就能将她拎起来。

她这么凶巴巴的架势,像极了无所畏惧敢揪猛虎胡须的兔子,莫名地喜感。

男子轻笑,便施施然坐下,露出了骨相清晰的手腕。

李式微的表情这才稍好一些,搁置好药箱,上前替他把脉。

只是没一会儿,她脸色骤然阴沉,猛地站起身来。

“你身上有旧伤?”

男人未置可否:“好的差不多了。”

好个屁!

阳微阴弦,寸脉微弱不足,尤其左寸脉相对于其他脉象明显微弱不足,阴弦所指关尺脉象如琴弦,明显阳气亏虚,阴寒上乘,易胸痹心痛。

心脏有毛病,这问题大了去了!

李式微眉头一皱:“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