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妃她又在惹是生非大结局小说李式微玉沉渊全章节阅读

突如其来的圣旨救了李式微,虽说她并不怕与李常流撕破脸,但母亲显然十分为难。

“公公,皇上召她……召楚王妃入宫,是为何事?”

公公睨李常流一眼,笑不达眼底:“侯爷,咱家只是来宣旨的,别的咱家不知道,不过给您一句劝,皇家之事您还是少管为妙,您说对吗?”

李常流屁都不敢放一个,连连称是。

李亦然刚被李式微冷嘲热讽,却好像一点不记仇,还主动跑去搀扶李式微:“王妃前日落了水,身子还十分虚弱,亦然扶你去马车上吧。”

公公闻声,忍不住多瞟了她几眼:“这位小姐倒是伶俐可人,生的也是花容月貌,侯爷还真是好福气。”

李常流脸上贴了金顿时大笑起来,赞赏的目光落在李亦然身上,夸赞道:“亦然真懂事。”

转向李式微时,脸色却骤然阴森,他小声地咬牙切齿:“你个孽女,等你回来再和你算账!”

李式微没作声,由着李亦然搀着她往外走去,她不客气地将大半身子都压在了李亦然身上,李亦然强撑着走了几步很是吃力。一回头,却正好对上李式微直勾勾的目光。

“王、王妃在看什么?亦然脸上有什么脏东西吗?”她满脸写着无辜,眼底深处却都是精明。

“我只是在想,刘氏有句话说的没错,推我入水再假意将我救起这种计划,凭李新月的猪脑子是想不出来的。如今李新月名声败坏无法高嫁,李常流只能想办法再包装另一个好女儿做筹码,而三四妹年纪尚小,你自然是最佳人选……”

李亦然瞳仁骤然紧缩,正要否认,但李式微满眼的洞察和犀利竟令她说不出话来。

李式微欺身上前,眼神越发狠厉,冰冷的语气裹着风霜听得人毛骨悚然。

“李亦然,我这人惯来是敌不犯我我不犯人,敌若犯我格杀勿论!今日是李新月对不住我,我必不会放过她,你若也想分一杯羹,那你可得做好心理准备了!”

话落,李式微大步踩着脚踏,头也不回地入了马车,独留李亦然愣在原地,藏在袖中的柔夷,狠狠攥紧。

一阵风卷过,李亦然才发现背上爬满冷汗,而那皇家步鸾早已走远。

步鸾一路行至宫门口,贤太妃正在等她。

此外还有各色马车陆续抵达,无一不是与皇家沾亲带故的贵族。

而前方便是巍峨雄伟的大殿,处处雕梁画栋金碧辉煌令人望而生畏,只是今日却莫名显出几分冷肃,像是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

贤太妃难得主动与她说话,神色肃穆:“跟在我身后,什么话都别说,我做什么你就做什么。”

李式微的身子禁不住奔波,方才在李家又折腾得心力交瘁。眼下整个人昏昏沉沉,怎么也想不起今日是什么重要日子,直到所有人在御慈宫外停下,她像是当头被人敲了一棒瞬间清醒。

她记起来了,上一世的今日,太后驾崩!

此刻御慈宫内外围满了人,太医院上下几十人全在殿外候命,可所有人探脉问诊最后都只能摇头而出,如丧考妣。

宣成帝本就年迈,太后更是仙人般的年纪,若是安详仙逝倒也可称得上喜丧,可问题就出在太后是突然得了重病!

殿内痛呼声不断传出,听得人整颗心也跟着紧紧揪起,然而太医们统统没了辙,宣成帝悲痛之下只能召集皇亲国戚们前来,也好及时让太后与众人见上一面。

知道今日是来送太后最后一程的,殿外众人都惊了,齐齐在殿外跪成一片,谁也不敢乱说话。

李式微一眼就看到跪在最前边的玉景麟,看他神色憔悴满脸哀戚,她只觉得分外讽刺。

——这厮此刻心里恐怕乐翻天了才对,宣成帝是出了名的孝敬,此次太后突发重病,宣成帝整个人也苍老许多,玉景麟恐怕巴不得宣成帝也一病不起才对!

“进来吧。”

大殿之中,宣成帝的声音缓缓传出,沉稳有力却透着悲凉。

此刻太后暂时恢复了平静,子孙们挨个去她病床前跪拜尽最后孝意。

长公主方协驸马爷入内,众人便听一阵仓促脚步从殿外传来,侍卫们去拦却没及时拦住,只能眼睁睁看着男子拽着个老头冲到了皇帝面前。

他风尘仆仆,衣袍上还沾着郊外湿润的泥土,正是六王爷玉寅。

“老六,都这会儿了你竟还胡闹!”宣成帝大怒,恨不得一脚将这不成器的六弟踢飞。

怎料他才一抬脚,就被玉寅稳稳躲开,接着玉寅将身后那胡子花白的糟老头推了出来。

瞬间,周遭一片倒吸气的声音!

尤其太医院众大夫,此刻更是纷纷大惊失色,十个里面竟钻出五六个管他叫师父的。

原来这便是传说中的医痴顾圣凡!

其乃上一代的太医院首席,五年前为钻研医术而辞官云游,玉寅打听到他近日在城郊出现过,不由分说便以最快的速度把人给抓了过来。

宣成帝脸上的怒气瞬间转为惊喜,赶紧请顾圣凡入内看诊。

周遭气氛也因顾圣凡的出现而松缓不少,所有人悬着的心仿佛看到了希望。

只有李式微在心里叹了口气。

记忆中,上一世顾圣凡也被抓来了,但太后病入膏肓,即便是顾圣凡也没能治好太后。

她心底突然有些难受起来,倒不是她对太后有什么不一样的感情,而是她记得玉沉渊曾与她说,他幼时贤太妃生了场大病,他便由太后照顾了两年,因此他十分敬爱太后。

他那样重情的人,若是知道此刻太后正病重难忍,恐怕会非常难过吧……

正出神,心底却又掀起一股不一样的感觉,又或者说,最近时常有这种错觉……似乎有双眼睛在暗处看着这一切似的……

“别探头探脑,像什么样子!”太妃隐忍着怒火的声音打断了她。

李式微只能乖乖的继续跪好,而周遭众人无一不是满脸哀愁,忧心忡忡地望着内殿等候消息。

突然,帘子从内掀开,只见那糟老头子兴奋不已地从里头钻了出来,他哈哈大笑着摩拳擦掌:“小魏!小魏快!给我备两把好刀子,再多拿点麻沸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