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浪白薇薇极品继承人完整版小说全本阅读

第1章

“沈浪,你就是大街上的一条狗!”

“我家薇薇,要身材有身材,要样貌有样貌,你一个送外卖的有什么资格?”

平安市,隆盛酒店包厢内,一场生日聚会正在进行。

一个留着清爽短发的**,薄唇翘起,细眉挑动,眼角流露出浓浓的不屑。

她叫钱美兰,是沈**友的妈妈。

嘭!

钱美兰拿起桌上包装精美的礼盒,狠狠砸在沈浪头上。

里面的纪梵希正品水晶手镯,掉落在地,摔的粉碎。

沈浪为了攒钱买这件礼物,花了他整整一年的工资!

而身材高挑、容貌姣好的女友白薇薇,一直冷眼旁观,无动于衷。

“实话告诉你,薇薇已经被省城最高学府录取,全校只考上她一个此专业的研究生,前途无可**,你趁早死了这条心!”

其实,以沈浪的成绩,最有资格被省城最高学府录取,只是不知为何突然被刷下来了。

沈浪弯下腰,去捡那只碎掉的手镯,却又被一个人的脚,狠狠踩住。

他咬着牙抬头一看,是二世祖周子豪那张阴险得意的脸。

“穷鬼,就你也配得上我表妹?白日做梦!”

沈浪的手,被周子豪狠狠碾了碾,然后一脚踢开。

“姨妈,这是我送给薇薇的玩具熊,祝薇薇越来越漂亮。”

周子豪花了一百块,在路边商店随意挑了件礼物。

却见此时,钱美兰笑脸相迎的伸出双手,将玩具熊小心翼翼捧在手心。

“子豪真懂事,多么精美的礼物啊,我和薇薇都很喜欢,说句玩笑话,如果不是咱有亲戚,我都想把薇薇嫁给你了!”

周子豪与白薇薇是远房表亲,血缘不是很近,不过周子豪对校花林软软的兴趣,远大于白薇薇。

他之所以急于表现,是因为本来就与沈浪有梁子。

有次他想非礼林软软,被沈浪碰巧遇到,并阻止了他的“好事”。

这时,沈浪肩膀剧烈颤抖,紧握着双拳,快要压制不住心底的那股怒火!

花费一年工资买的纪梵希手镯,在别人眼里犹如一摊狗屎!

竟然还不如烂大街的玩具熊!

叮铃铃......

“沈浪你个废物,送个外卖居然还能撞上宝马,你已经被辞退了,那两万块赔偿你自己想办法!”

沈浪挂断电话,压制这自己的怒火,一字一顿道。

“薇薇,希望你能把我攒的两万块钱还给我,我现在真的很需要这笔钱!”

沈浪的语气,乃至呼吸,都是那么的沉重。

他利用课余时间送外卖,省吃俭用,用了大学整整四年时间攒了两万,放在白薇薇卡里保管。

他太信任女友了。

本来是当读研的学费,现在要拿这笔钱去赔偿。

相处一年的感情,白薇薇应该不会私吞这笔血汗钱吧?

“我花了。”只见白薇薇嘴角微扬,轻描淡写的回答。

听到白薇薇这样轻松的答复,沈浪却如遭雷击!

“什么?你未经我同意,怎么就花了?!”

他如鲠在喉,想吼又吼不出来。

“就你这俩臭钱,还不够我买化妆品的,我在你身上白白浪费了一年青春,这是我应得的,分手吧!”白薇薇不屑的瞥了沈浪一眼。

在她眼里,沈浪只是她的长期饭票而已。

如今考上了省城最高学府,马上就要离开平安市,更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恨不得赶紧和沈浪撇清关系。

如果让别人知道,男友竟是个送外卖的,简直丢死个人!

“我们的感情,就这么经不起考验吗?你变了好多!”

沈浪双目赤红,嘴唇抖动。

那些山盟海誓,温馨甜蜜,恍如昨日。

一夜之间,伴随着白薇薇考入全省最高学府,一切都变了!

“你应该有自知之明,我们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白薇薇眉梢眼角,写满了嫌弃。

而此时的沈浪,对白薇薇已经彻底失望。

“钱!请把两万还我,我有急用!”

“不还你能怎么着?真小气,不就两万臭钱么,至于死咬不放?看来我与你分手的决定非常正确!”白薇薇双手抱臂冷笑。

“就是,为了两万块竟然急成这样,天呐简直不可理喻!”钱美兰也鄙夷道。

至于周子豪,则用居高临下的姿态,看着沈浪说:“只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我还给你两万!”

“什么条件?”沈浪知道周子豪不会这么好心。

只见,周子豪指了指自己裆下。

“钻过去!学着狗叫钻过去!”

“你太过分了!”

“怎么?不是想要钱吗?”

“好!我钻!”沈浪眼神一凛,狠下心来。

“薇薇,你瞧瞧这条废狗,这就是你曾经的男友!”周子豪内心生出病态的**。

而白薇薇高扬着下巴,脸上写满了厌恶嫌弃的表情,“烂泥扶不上墙的狗东西,只配活在社会底层!”

可就在这一刻,沈浪突然抬脚踢在了周子豪裆下。

人穷,但不能没了尊严!

周子豪瞬间倒地,疼得他在地上胡乱打滚。

沈浪趁乱跑出包厢,骑上电动车远去。

总算逃过这一劫,可就在当晚,沈浪却被拘留。

被抓的原因很荒唐,竟是被人举报墙奸!

当晚,他明明跟好兄弟陈杰在一起借酒消愁,并不在事发地点,肯定是被冤枉的啊!

探监室内。

沈浪双眼,布满血丝,心力交瘁到了极点。

好在有不在场证据,陈杰可以帮他证明。

“阿杰,我就知道你会来,等哥们儿出去了请你撸串儿。”当沈浪目光移向陈杰时,瞬间变得温和了许多。

出了事还有好兄弟前来探望,这是沈浪仅存的一丝安慰。

此时陈杰却脸色复杂,紧张中带着一种兴奋。

只听他压低了声音,咬牙冷笑:“呵,你放心,我会给你作证,证明你就是墙奸犯!”

听到这话,沈浪面色巨变,心里咯噔一下。

“阿杰,什么意思?都这时候了别开玩笑好吧!”

沈浪一直都拿陈杰当过命的兄弟,情同手足。

“你别怪我,人往高处走,我毕业直接到周少家的酒店当经理,改变我命运的机会就摆在眼前,那可是五星级酒店啊哈哈!”

原本还心存一丝愧疚,但一想到美好的前景,陈杰眼神中的羞愧,被贪婪和兴奋吞噬。

“陈杰,你竟然帮周子豪作伪证,良心呢?被狗吃了吗?!”

沈浪怒不可遏,可怒火到了嗓子眼又被他强行压了回去。

“良心?能当饭吃吗?我可不想永远都活在社会最底层,哦对了,有件事我要告诉你,让你在狱中开心开心,知道你考研为什么被省最高学府刷下来了吗?”

“因为什么?”

难道其中另有隐情?

“你也不想想,你们专业只有一个名额,白薇薇最近和系主任眉来眼去,而周子豪又是白薇薇的表哥,把你挤掉绰绰有余,也就你这傻子还被蒙在鼓里!”

说完这话,陈杰便冷笑着离开。

此刻,沈浪的心,像是被千刀万剐,万箭穿心!

......

两周后,平安大学。

沈浪重新踏入大学校门。

法律公正,因证据不足,他被无罪释放。

不过,在学校看来,他难以洗白。

而与此同时,白薇薇却已经在省城安顿下来,开启了她的新生活。

当沈浪回到校园后,很多人看他时眼神躲避,如同见了瘟神。

就在这时,又来晴天霹雳。

明明已经谈好毕业后就入职的第一人民医院,发来了驳回邮件:永不录用,全行业封杀!

这可是平安市最权威的医院,录取率极低。

没能进入省最高学府,市医院是他仅有的后路。

可现在,还有路可走吗?

难道要继续送外卖?

就在这时,手机**响起,沈浪看了眼来电显示,脸色一变,按下接听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