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渣后我逆袭了小说 苏瑾禾江晞辰免费阅读

芷萱,你先去医院,我一会儿就去看你苏瑾禾依依不舍地追了两步,却又一下子撞进江晞辰的怀里

-------------

男人身上的荷尔蒙盈满鼻翼,她伸手摸了摸他的胸膛,故意问:谁?

腕子一紧,头顶传来江晞辰的声音:不知道是谁就敢乱摸,苏小姐可真够随便的?

请叫我江太太。苏瑾禾抽回自己的手,再次主动搂上他的脖颈,口吻自信又笃定。

江晞辰看着近在咫尺的美颜,唇角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问:照过镜子了?

虽然不知道眼前的女孩,为什么跟刚与他见面时判若两人,但比起见到他懦弱害怕又抗拒的模样,显然眼前狡黠、主动的她更有趣。

我看不见。这话在他噙笑的话语里,说出来是心头总有那么一丝不安。

那你哪来的自信?他问。

遗传,我爸妈基因好。苏瑾禾昂着俏脸,身上带着一股夺目的光彩。

江晞辰看着她,一时不说话。苏瑾禾最怕他这样的眼神了,好像能将他看透似的。

可她又不能表现出心虚来,只能硬着头皮假装没有感觉。

两人就那样对视了会儿,他突然打横将她抱起。

身体突然腾空,令她下意识地搂住他的脖颈,反应过来时,男人已经迈着稳健的步伐走进餐厅,然后将她放在了桌子上。

佣人见状,自然纷纷避让出去。

他倒是镇定自若,手捧着她的脸,拇指在细腻的皮肤上摩擦。看似深情,可他不觉得这场不合时宜?

很显然,江晞辰并不觉得。

可再这样下去,苏瑾禾就快受不了了,毕竟装瞎和真瞎可不一样,要维持眼睛长期无神的状态,简直太累了,最主要的是提防他看出破绽。

也不知过了多久,男人的手才慢慢放开她的脸,开始扯领带、解衬衫扣子。

偏偏吧,他又站在她双腿之间,令她想逃避都逃避不掉。照这么发展下去,他该不是准备在餐厅跟她发生点什么吧?

稳住!

新婚夜跑的不见人影,大清早又在众目睽睽之下,他吓唬谁呢?

苏瑾禾这么想着,七上八下的心才算平稳一些,最后决定反客为主,伸手主动楼上的脖子,唇也再次亲了上去。

这次四片柔软的唇瓣算是真真实实地粘在了一起,气息交融。

可她上辈子虽然钟情陆锦川,可所有甜蜜也全靠脑补,没有一点真实的经验,所以接下来根本不知道要怎么办。

随着时间流逝,她觉得自己嘴越来越干,下意识地伸舌舔了舔。

灵巧的舌带来一片湿濡,就像扫在他的心上似的。只见江晞辰眸色一暗,托着她的后脑,突然将这个吻加深下去。

苏瑾禾觉得脑袋晕乎乎的,胸口也越来越闷,快窒息了似的。最后蓄足了全部的力量,才勉强一把将他推开,然后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空气突然灌进口鼻,呛的她不受控制地咳嗽起来:咳咳

换气都不会,还敢勾引我?江晞辰摸着自己的唇嘲笑。

不会我不会学吗?苏瑾禾不服气地还嘴。

哦?江晞辰挑眉,上半身身体前倾,道:那依我刚刚教你的,照着再来一遍。

太羞耻了。

江晞辰看她脸红的都能蒸蛋了,还故意激她:没学会?

谁说我不会?苏瑾禾嘴硬。

那你来一遍啊。一副等着她证明的表情。

救苏家吗?她可没忘自己的目的,换来的却是他一声轻嗤。

苏瑾禾见状再次将他推开,然后从桌上跳下来,拉开一张椅子坐下,对厨房里偷窥的佣人吩咐:开饭!

既然不救苏家,她跟他这浪费什么时间?

这女人翻脸比翻书还快。

江晞辰这么想着,也慢条斯理地拉开主位的椅子坐下,打了个响指,早饭才一一端上来。

因为刚刚吻过,所以总感觉怪怪的,为了缓解自己的尴尬,苏瑾禾埋头吃饭,心里也在想着接下来怎么办,靠江晞辰对自己产生感情,就目前来看进度太慢了。

江晞辰被无视,目光盯着她咬了一大口面包片咀嚼,红红的果酱沾在粉嫩的唇上,他喉结不自觉地动了下。

是不是只要能救苏家,你什么都肯做?他故意问。

苏瑾禾闻言,吃东西的动作顿住,转头看向他,挑衅道:你救了再说。

呵江晞辰回答她的又是一声嘲弄。

两人吃了饭,江晞辰就上班去了。毕竟年纪轻轻就掌管着偌大个江氏,可不是那么闲的。

至于苏瑾禾嘛,回到卧室就把自己关了起来,然后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没一会儿,手机铃声就响起来,她看了眼来电显示是爸爸苏启祥。

打给自己无非也就两个原因,要么是劝她求江晞辰帮忙公司的事,要么就是苏芷萱的事。她虽没接听,还是收了心神,然后换衣服出门。

苏芷萱是江家的人送进医院的,苏瑾禾说去医院,立马有人亲自将她送过去。陪同在身边的还有佣人王嫂,据说是江家的老人了。

两人来到病房外,王嫂敲了敲门领苏瑾禾进去,原本守在病床前的继母唐菲菲一下子站起来。

瑾禾,你来的正好。芷萱好好的,怎么才跟你去了江家一天,就摔成这样?开口就是兴师问罪。

妈苏芷萱拦她都没拦住,转眼,唐菲菲已经踩着高跟鞋来到苏瑾禾面前。

苏瑾禾却并没有停住脚步,手里的导盲杖往前,唐菲菲收腿不及,差一点就绊倒。

菲菲。还好苏启祥及时扶住了她。

启祥,你看她

唐阿姨没事吧?你说我也看不见,你怎么不慢着点呢,摔坏了可怎么办?苏瑾禾一脸担忧地开口,将唐菲菲告状的话噎了回去。

没事。唐菲菲恨的暗暗咬牙,却只能心不甘情不愿地应着。可她在家也算作威作福惯了,又怎么可能将所有话都咽回去呢?

你还没回答我,芷萱好好的一个人,怎么伤成这样?

那你就应该问她啊,我一个瞎子什么都看不见。苏瑾禾无辜地道。

难道不是你故意推她的吗?唐菲菲心里憋气,说话也跟着不客气起来。

妈,我都说了是我自己不小心,不管姐姐的事。苏芷萱连忙拉住母亲,说这话的时候却下意识瞧着苏启祥。

话是没毛病,可这委屈求全的模样,分明就是在说自己扛下了所有。

苏芷萱母女俩一唱一和,早就知道如何拿捏苏启祥的心思。只见他眉头果然皱紧,问:就算是你妹妹自己摔的,她都来医院这么久了,你怎么才来?

爸!你也知道我行动不便,不让人先及时把妹妹送来医院治疗,难道要她跟着我现在才送进来吗?谁知苏瑾禾小脸一变,瘪着嘴就是一副要哭出来的模样。

扮无辜、装可怜谁不会?怪她从前人傻嘴笨,所以常常跳进她们母女俩挖的坑里,但以后不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