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帅夫人不准逃大结局小说林恩恩叶韶礼林恩恩全文阅读

魏婷婷见到段寒司过激的举动,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她眼眸犀利的看向身边来接他们的司机,司机低下头,不敢看她。

叶韶礼面不改色,瞧了眼段寒司抓着自己衣领的手,“放开。”

段寒司拽他衣领的手收得更紧了,“为什么动她?”

“我以为你知道,我接她回来,她比谁都高兴。”叶韶礼深黑的眼眸锐利的睨着他,不紧不慢地道:“还不放手?”

段寒司一贯温文尔雅的姿态被打碎,他冷冷的盯着叶韶礼,随后却是松开手,一寸一寸的把叶韶礼的衣领给抚平。

他没说一句话,转身向魏婷婷走去。

他拉着不知所以的魏婷婷上车,对司机说:“回段家。”

坐在车里的魏婷婷这才回过神来,她瞧看着男人阴沉的脸,问:“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段寒司已经收敛好了情绪,闭着眼睛回应,“没什么,你先回家休息,我有事要出去一趟。”

魏婷婷静静地凝视着他,答应了一声,不再说话。

……

站在叶韶礼旁边的林恩恩,全程茫然。

见段寒司松手走了,她便问:“你们这是打什么哑谜?”

叶韶礼抚平被段寒司抓皱的衣领,说道:“苏玥已经救出,现在在医院。”

一直在他们旁边的苏晟听闻,儒雅平静的脸泛起微波,抬眸朝叶韶礼看去。

林恩恩也震惊的望向叶韶礼,她盯着他如墨的瞳眸,张着嘴,声音颤颤地问:“你说的是真的?玥玥找到了?”

叶韶礼点头,“嗯。”

林恩恩猛地伸手勾住他的脖颈,踮起脚,在他的脸上使劲地亲了一口,“叶韶礼,谢谢你!”

叶韶礼的心跳骤停,表情愣愣的低眸看她。女人已经欢脱的松开了他,“她在哪,哪个医院,她还好吗,你在哪里找到她的,什么时候找到她的?你为什么不跟我先说呢,我,我现在就想见她……”

她一连抛出许多问题,他缓了缓情绪才道:“你一下问那么多,我回答哪个?”

“不用你回答,现在带我们去,”林恩恩疯魔了,她转身兴奋地对苏晟道:“苏哥哥,我们找到玥玥了,我们终于找到她了,我们马上就可以见到她了……”

与她同样高兴的苏晟笑起来,眸底的神色异常柔和,“是啊,终于找到她了……”

他的目光落到她身边的男人时,又有些微的暗沉,“感谢少督军,找到了我的妹妹。”

叶韶礼俊美的脸上一片淡色,手环上了林恩恩纤细的腰,“我为我夫人做的,苏大少爷不用客气。”

……

郭副官到的时候,气氛莫名的诡异。

林恩恩高兴的像个傻子,苏晟和他家少督军两人的气场明显不对。他不敢说话,带着三人赶往医院。

医院苏玥的病房外,四个身体强壮,着装整齐的黑衣人,见到叶韶礼,低头鞠躬行礼,齐声喊道:“少督军好!”

叶韶礼摘掉手套,修长好看的手抬起,向他们摆了一下,带着林恩恩和苏晟走进病房。

林恩恩快步走入屋中,看到躺在病床上纤瘦,孱弱的长发女子,猛地震住了,“玥玥……”

她跑过去,抱住同样因震惊而坐起来的苏玥,她们惊喜交加,紧紧的抱着,林恩恩道:“我可见着你了,我想死你了。”

苏玥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红着眼圈镇定道:“我也想你。”

苏晟的神色不变,但搭在扶手上的大掌却不自觉的微颤。

“少爷。”一直站在床旁的阿豪,快步走过来,把他推到床边。

等林恩恩和苏玥稍微平静些,各自坐好,苏晟才握住了苏玥的手。

他深深的凝视着她,无比怜惜的抚摸着她的脑袋,声音有些哽咽的说:“瘦了不少。”

苏玥的眼泪倏地滚下来,视线在他的腿上转了一圈,又重新落在他的脸上,她下床,紧紧的抱住了他,“哥……”

闺蜜情深与兄妹情深的戏码,叶韶礼看得无动于衷,只是见林恩恩高兴的快要落泪的模样,又想起她的吻,他便又觉得还能忍忍。

等三人的情绪都平稳后,林恩恩,苏晟,和苏玥互相倾吐别后思念和各自情况。

林恩恩询问了苏玥的身体情状况,得知她已经怀孕两个月,因为长期不思饮食,所以有些营养不良,孕期反应强烈,虚弱无力。

林恩恩本不想提及她的痛楚,但还是禁不住想知道实情,便问道:“玥玥,到底是怎么回事?段寒司怎么会……”

苏玥明亮的眼眸闪烁,双手紧紧地攥着腿上的被单,支支吾吾了半天,却又什么都说不出来,只是若有无意的看着苏晟。

苏晟何等的聪明,他什么都没问,斯文儒雅的笑着说:“我出来的时间太长,手里还有些事情要处理,你有事可以跟恩恩说,解决不了再找我,我先回去给你准备房间,再让人做点你喜欢吃的点心……只要你没事,哥哥什么都没关系。”

听着苏晟的话,苏玥眼睛红红的,握着他的手说:“哥,我也一样,只要你好,我什么都不要紧。”

苏晟伸手摸了摸她的头,温和的说:“你好好休息,回头我来接你。”

他随意瞥了眼叶韶礼,见他面无表情的盯着林恩恩,没有理会自己的意思,便由阿豪推出病房。

等出了医院,阿豪低声道问:“少爷,小姐已经回来了,那我们……还要继续动手么?”

苏晟面色平静,但眸光阴鸷,“继续,为什么不继续?”

他要夺回他失去的一切,不择手段也要夺回来!

阿豪停住脚步,皱起眉头,提醒道:“林三小姐……怕是会恨您。”

苏晟的手紧紧地抓着轮椅的扶手,指节发出吱吱的声响,却无比平静的说:“我会用余生,尽全力对她好。”

他必须让林恩恩知道,叶韶礼不是什么好人,这样她才不会再对叶韶礼弥足深陷。

而等那一天真的到来的时候,她也不会那么痛苦……

……

医院的病房中,苏晟走后,林恩恩对叶韶礼说,“你能先出去等着吗?我想跟玥玥单独说点话。”

叶韶礼瞥了一眼苏玥,又看了看林恩恩,“我在外面等你,有事喊我。”

等病房的门被叶韶礼关上后,林恩恩握着苏玥的手,担忧的道:“玥玥,他们都走了。”

苏玥的脸色微微发白,其实她也不是很想提起这段过往,但她知道,她得试着说出来,否则会很压抑。

她说,苏晟出事之后,段寒司便绑了她,关在一个地方软禁起来,不让她见任何人,也不许她出去。

她说,段寒司一直说他爱她,在这段时间里,无论她怎么刁难他,他都尽力的满足,她打他,他不还手,她骂他,他也由着她骂,从不还口。但是,他就是不让她出去,不给她自由。

最后,她有些失控的说:“其实我能理解,爱而不得可能是真的痛苦,但他不该,不该有心上人,有未婚妻还要让我怀他的孩子……恩恩,我不喜欢他,我讨厌他,我恨他,我甚至想杀了他——”

段寒司有多混,外人根本不可能知道,他在外人面前表现的多么风度翩翩,温和的像棉花,谁打他都好像自讨无趣一般,可她不一样。

他能宠她,能爱她,但若是有一点点想要离开的念头,他就跟疯了一样,恨不得把她的腿打断,把她往死里折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