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叶青冉萧宸锦衣卫指挥使大结局小说萧宸叶清冉陈冰言全章节阅读

湿冷的风雪渗透斗篷侵袭满身。

眼前般配的两人让叶清冉不敢上前,慌忙转过身,匆匆离去。

身后,听到脚步声的萧宸抬起头,就看到她离去的背影。

他眼中闪过抹什么,瞬间便消失不见。

一旁的陈冰言将他的反应尽收眼底,掩在袖中的手微微收紧。

指挥使府内。

叶清冉坐在正厅的雕花木椅上,望着石雕照壁怔怔出神。

她在等,等萧宸回来。

不知不觉已到傍晚,天空逐渐泛起层层绯红。

萧宸终于回来了,可身旁竟还跟着陈冰言。

叶清冉怎么也没想到他会将人带回来,她哑声问:你们

冰言见过公主,请公主恕罪。

陈冰言打断了叶清冉的话,跪在了地上,深深叩首。

萧宸眉心一皱,俯身将人扶起来:你不必跪。

陈冰言抓着他的衣袖,眼底闪过一抹得意。

墨黑的飞鱼服上,她的手指白皙到刺眼。

叶清冉看不下去别开眼,望向萧宸:你不该和我说些什么吗?

闻言,萧宸神情并没有什么变化:公主不是已经瞧见了吗?

他反问着,好像将这一切隐藏了三年,骗了她三年的人不是他般。

叶清冉只觉得眼前有些发晕。

她深吸了一口气,强装平静问:那你为何要瞒着我?

我从未说过她死了。萧宸漠声回着。

是的,他的确没说过。

陈冰言没死,那自己这三年遭受的冷漠疏离有算什么?!

叶清冉想问,却又不知如何问。

可倘若不是因为陈冰言,那又是因为什么。

那个念头清晰的浮现在心间,她却不敢说出口。

良久,叶清冉才鼓起勇气重新开口:那现在我知晓了,你打算如何?

萧宸没有说话,看着她的目光划过抹异样。

一旁陈冰言看了眼萧宸,眼底划过抹算计,而后倏地跪了下来。

她跪行两步上前抓住叶清冉的裙摆,哀声哭求:冰言前半生漂泊无依,后半生只想安稳度日,我认识的人不多,能信的只有阿宸,还望公主大人大量,允许我搬进指挥府!

陈冰言声音呜咽,让人心生怜悯。

叶清冉没有回答,只是看着萧宸问:这也是你的意思?

如果这是他想的,她该怎么办?她又能怎么办?

叶清冉只能沉默,等着萧宸的答案。

风吹过,吹的人眼睛酸涩。

萧宸也终于开口:全凭公主决断。

他向来说一不二,没有拒绝就代表同意。

叶清冉想着,心慢慢冷彻。

我明白了。

她说着,垂眸看着满眼泪花的陈冰言:那你便搬进府里吧。

话落,叶清冉看向萧宸:这般,指挥使大人可满意?

这是她第一次没有唤他的名字,而是冷冰冰疏离的官职。

萧宸皱了皱眉,心里有些不舒服,但只是一瞬便被他忽略。

而叶清冉也再不能待下去,转身就走。

背后陈冰言感谢的话,如刀般嗟磨着她的心。

她强撑着身子回到院子,用力掐着掌心,试图用疼痛来忽略脑海中萧宸漠然的目光。

但眼前的画面反而越来越清晰。

不知为何,叶清冉只觉得心像被砸了一般,一口血咳了出来。

公主!

身旁玉泉的呼唤好像离了很远,她眼前一片昏花,最后陷入了黑暗。

再醒来,窗外竟已升起了暖阳。

隆冬季节,已经许久没见过这般炽热刺眼的太阳了。

叶清冉茫然的看了很久,慢慢坐起身。

屋内没有人,周围安静无声。

她撑着无力的身子下床,不知为何心口闷闷的,像堵了一块石头般。

玉泉

叶清冉轻唤着,慢慢向外走去。

刚到门口,就听到外面传来玉泉的声音:太医,公主身子到底如何?

下意识的,叶清冉停住了脚步。

然后就听到一道苍老的声音响起。

公主中毒已深,时日久远已伤及肺腑,怕是熬不过这半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