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术异闻风水先生小说(完整版)阅读

与我们一同前去的还有外公,大壮。

一路上所有的人都没说话,我的父亲和外公脸色都很凝重。

外公手里拎着条大黑狗,这狗我认识,是村后王二家的,养了有七八年之久,外公提着黑狗的两条后腿,看样子就知道黑狗已经死了。

大壮是走在最前面的,怀里抱着两个小罐子,罐子上用红布封着,只是我不知道里面放了些什么东西,不过看向大壮吃力的样子,就感觉挺沉的。

“全有!身体一有不适你就回过头看我,摇几下头知道不。”父亲走在最后面,用显得很沧桑的声音提醒着我。

我回过头朝父亲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只见父亲手里不知什么时候多了几串绳子,怀里像是塞了很多东西,有点鼓鼓的。

我隐约察觉到了什么,但是没有说出来,这时候的我身体很虚弱,颤颤巍巍的走在路上,很怕前几天折磨我的场景又一次将临我身上,那种感觉是我这辈以来,永生难忘。

大约半刻钟,我们走进了地主老宅,在刚踏进门的那一刻,我明显察觉到周围突然变得阴凉起来,我裹了裹衣服,朝父亲说道:“爸,爸,我感觉好冷啊。”

父亲蹲下身,摸了摸我的额头,强行挤出一丝笑容对我说道:“全有乖,忍住这次你就好了。”

我点了点头,跟着父亲他们走到了枯井旁边,这个地方就是那日我、大壮、还有刘森一起玩耍的地方,也正是刘森死的地方。

枯井下面那张脸,我到现在都还能回忆起来。

大壮在一旁紧紧攥着我外公的衣角,明显是感觉到一丝害怕。

外公看了我父亲一眼,将黑狗的尸体放在地上,同时将大壮怀里的两个陶罐子捧了下来。

“大壮,你别怕,和全有站在一起,剩下的交给我。

大壮听完后,立马走到了我身边,父亲随即在原地用棍子划了一个圈,叫我和大壮站到了圈里。

他嘴里不忘叮嘱道:“记住,待会无论发生什么事,你和大壮都不能走出这个圈知道不?”

父亲叮嘱了三四遍,我和大壮点了点头。

我们是天黑才出的门,父亲带了一盏煤油灯,并不是很亮,他从怀里掏出了一个膨胀的塑料袋,里面装满了红色小布条,他将这些红色小布条一股脑的全倒了出来。

外公打开之前大壮手里捧着的两个陶罐,陶罐里面装着捣碎了的糯米,外公将捣碎的糯米沿父亲给我和大壮划好的圈里倒,同时不忘也给我们身上涂了点。

这时候我看到父亲,直接将黑狗从手里举起,朝枯井沿上,每走一步就将黑狗的头,对准沿子猛的砸过去,光听声音就知道父亲使用的力道很大。

黑狗血在空中开始四散,不一会枯井沿上沾满了鲜血,随后父亲一边和外公一起将红布沿着枯井沿子摆好,一边嘴里念念有词。

黑狗血同时也溅到了我和大壮身上一点,大壮脸上被沾了一点,正准备用袖子擦拭的时候,

外公一句暴喝:“谁叫你擦的,不许擦!你和全有呆在圈里,哪也别去,脸上的东西,衣服上的东西一点都不能动。”

大壮被外公恐吓声吓得手立马缩了回来,他全身不停的颤抖着,不知是冷还是害怕。

父亲在沿着井盖贴好红布后,开始拿起身上带来的绳子,和外公围着井边绕了大约三圈样子,而后走到我和大壮身边。

这一刻父亲的脸阴沉的可怕,他没有说话,一阵风出来,他咳嗽了几声,开始招呼外公一起用红绳围着刚刚划起的圈子绕了几圈,随后搬起院子里的大石头开始压着红绳。

“全有!相信你父亲,今天过去了,以后就没有这些事了,它们就不会缠着你了。”外公还是挺慈祥的,可能是从小就疼爱我的缘故吧,并没有像父亲脸严肃的可怕。

我估计是经历过几次缘故,心理承受能力还是比较强的,但是相对于大壮可就没有那么淡定了,大壮全身依旧不停的哆嗦的,嘴唇开始发紫,脸上毫无血色可言。

“外公!你看大壮哥,会不会有事?”看着大壮此时的模样,我着急的询问起外公来。

外公用手摸了下大壮的额头,眼色立马瞬间变了,他惊恐叫父亲过来。

而就在这时,院子里突兀的刮起了阵阵阴风,院子里唯一的一盏煤油灯直接熄灭了。

除了此时的在耳旁呼呼的风声,父亲的声音明显显得很无力,我只是依稀听到了一句:“全有,你拉紧大壮,千万别出去这个圈子。”

风刮得很大,我眼睛开始差点都睁不开。

外公此时直接将黑狗的尸体背了起来,开始坐到了我的旁边,嘴里直接念念有词道:“钱我也烧了,孩子们还小,身体都弱,禁不住你们吓,各位行行好放过孩子吧,孩子们不懂事,无意冒犯了你们,过后我在给你们多烧点纸钱。”

大壮哥全身忽然静止住一般,我搀扶着大壮哥的手,感受最明显,我疑惑的转头看向他,他开始疯笑了起来。笑的很诡异,跟他平时的声音完全不一样,听着他诡异的笑声,我在旁更加害怕起来,我拉起外公衣服的衣角,颤声道:“外公,你看看大壮哥,看看大壮哥啊!”

外公似乎并没有听见我声音般,忽然直接站起身向着井沿边奔去,我顺势一看,父亲在井沿边不停的用糯米开始向周围抛洒,井沿边发出啪啪啪的声响,像是衣服静电摩擦的声音,而就在外公奔去的同时,我看到了令我一辈子不会忘记的一幕。

一个穿着白衣服的女人,凭空出现在我父亲身后,她的头发很长,背对着我,而我父亲的前面就是井,顿时,我心里升起一丝不详的预感。

我几乎是扯着嗓子吼了出来:“爸,小心后面!”

父亲下意识的转过头看向身后,外公不知什么时候手里多了几条红布,迅速的向我父亲背后贴去。